您对孩子发过脾气吗?不对孩子发脾气您可以做得到

创业点子 阅读(552)

  2019-08-13 17:12:31 育儿地带儿

  

  在前几篇谈论“寻求关注”的文章里,我曾经多次使用这个句子:“能忽略就忽略,不能忽略就坚定而温和地制止,但是不必发脾气,不必对孩子生气或者吼孩子。”在家长的回应里,有种声音特别突出:“这可能吗?在那种急火攻心的情形之下,怎么才能不发火?”

  所以接下来,我将分别从“器”和“道”两方面说说不对孩子发脾气这件事。今天从“器”的层面来说:家长如何面对自己的愤怒情绪。我倾向于使用“面对”而非“管理”这个词,是因为我坚信,直面自己的情绪,不抵触、不打压、不逃避是最好的方式。目的并不是要控制情绪的产生,而是在情绪产生以后,主动直接地去面对自己的情绪。

  90秒规则——接纳自己的情绪

  90秒规则是个能够让大脑的前额叶重新掌控局面的办法。前额叶执掌着人类大脑的最高级功能,即在这个复杂世界解决问题的功能。我在吉尔·泰勒博士的 《我的中风之洞见:一个脑科学家的亲身经历》

  泰勒博士说:“当我们经历诸如悲伤、快乐、愤怒、沮丧或激动等情绪时,这些情绪由大脑边缘系统所产生。一旦这些情绪被触发了,由边缘系统产生的化学物质会迅速传遍全身,我能体会到由此引起的生理上的反应。然而,在90秒之内,因愤怒而产生的化学物质已经完全稀释在血液里了,我的本能反应(战斗或逃跑)也消失了。”[2

  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

  如果你接受了这个关于情绪的生理层面解释,那么,应对发脾气的办法也很简单清晰——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

  如果孩子做了什么,触发了你的情绪,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突然心跳加快血往上涌的时候,让自己停下,从当前的事件中暂时抽离,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具体操作如下:当你突然有了上述生理反应,马上就要上演怒吼的戏码时,暂停一下,对孩子说:“对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很生气,需要去‘ 暂停’一下。我需要平静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想好了再说。”(请注意表述为“某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对某种行为很生气,而不是孩子”。)

  然后,尽量去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面对自己的情绪,仔细体会那些化学物质引起的生理反应,体会自己的心跳,体会肌肉的紧张,或者头部温度地升高等等,体会任何身体细微的变化,体会这种情绪在影响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

  当我们倾听自己的身体时,也就无法在脑子里一再重复刚才的戏码以及自己的解释,那么也就不会继续触发愤怒的情绪,90秒之后,负面情绪流过身体,被稀释得没有踪影了。

  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家长在给孩子无形中传递这样的信息,积极的“暂停”不是惩罚,是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让自己感觉好起来,以便能随后更好地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更棘手的情况,是当孩子的行为已经从寻求过渡关注,发展到了与家长争夺XX或报复的层面。面对孩子的挑衅和报复行为,家长的本能反应可能是:一定得做些什么才行。然而,在这种心态下的“做些什么”,接受的一方还会体会到羞辱或者愤怒,这有可能会激发孩子更多的挑衅或报复行为。所以,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请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使用正面的教养方式,先回应孩子的情绪,再回应孩子的行为。

  

  在前几篇谈论“寻求关注”的文章里,我曾经多次使用这个句子:“能忽略就忽略,不能忽略就坚定而温和地制止,但是不必发脾气,不必对孩子生气或者吼孩子。”在家长的回应里,有种声音特别突出:“这可能吗?在那种急火攻心的情形之下,怎么才能不发火?”

  所以接下来,我将分别从“器”和“道”两方面说说不对孩子发脾气这件事。今天从“器”的层面来说:家长如何面对自己的愤怒情绪。我倾向于使用“面对”而非“管理”这个词,是因为我坚信,直面自己的情绪,不抵触、不打压、不逃避是最好的方式。目的并不是要控制情绪的产生,而是在情绪产生以后,主动直接地去面对自己的情绪。

  90秒规则——接纳自己的情绪

  90秒规则是个能够让大脑的前额叶重新掌控局面的办法。前额叶执掌着人类大脑的最高级功能,即在这个复杂世界解决问题的功能。我在吉尔·泰勒博士的 《我的中风之洞见:一个脑科学家的亲身经历》

  泰勒博士说:“当我们经历诸如悲伤、快乐、愤怒、沮丧或激动等情绪时,这些情绪由大脑边缘系统所产生。一旦这些情绪被触发了,由边缘系统产生的化学物质会迅速传遍全身,我能体会到由此引起的生理上的反应。然而,在90秒之内,因愤怒而产生的化学物质已经完全稀释在血液里了,我的本能反应(战斗或逃跑)也消失了。”[2

  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

  如果你接受了这个关于情绪的生理层面解释,那么,应对发脾气的办法也很简单清晰——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

  如果孩子做了什么,触发了你的情绪,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突然心跳加快血往上涌的时候,让自己停下,从当前的事件中暂时抽离,给自己一个积极的“暂停”。具体操作如下:当你突然有了上述生理反应,马上就要上演怒吼的戏码时,暂停一下,对孩子说:“对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很生气,需要去‘ 暂停’一下。我需要平静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想好了再说。”(请注意表述为“某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对某种行为很生气,而不是孩子”。)

  然后,尽量去一个不被打扰的地方面对自己的情绪,仔细体会那些化学物质引起的生理反应,体会自己的心跳,体会肌肉的紧张,或者头部温度地升高等等,体会任何身体细微的变化,体会这种情绪在影响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

  当我们倾听自己的身体时,也就无法在脑子里一再重复刚才的戏码以及自己的解释,那么也就不会继续触发愤怒的情绪,90秒之后,负面情绪流过身体,被稀释得没有踪影了。

  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家长在给孩子无形中传递这样的信息,积极的“暂停”不是惩罚,是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让自己感觉好起来,以便能随后更好地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更棘手的情况,是当孩子的行为已经从寻求过渡关注,发展到了与家长争夺XX或报复的层面。面对孩子的挑衅和报复行为,家长的本能反应可能是:一定得做些什么才行。然而,在这种心态下的“做些什么”,接受的一方还会体会到羞辱或者愤怒,这有可能会激发孩子更多的挑衅或报复行为。所以,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请克制住自己的冲动,使用正面的教养方式,先回应孩子的情绪,再回应孩子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