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汉代买房奔小康:汉朝人住“两室一厅”算什么标准?

创业点子 阅读(1422)


在现代,如果你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可以算作小康人家;如果你在一线城市有一套及以上住房,可以算作人生赢家。 我们不禁感叹:现代人生活难啊! 要是生活在地广人稀的古代,是不是就可以轻松住上大房子了? 错! 这可真不一定。 让咱们来看看汉代的住房小康标准吧!


在汉代,“买房”是一件简单而又不简单的事。

对家境殷实的人家而言,在汉代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比现代人要容易许多。就拿“得汉中可得天下”的军政要地汉中来说,作为汉代数得上的一线城市,当地房屋皆按“处”来交易。不同规格的房屋,即便有细小的差异,价钱等级也可能一样。

这一点,就比连半个平方也要斤斤计较的现代要“大方”许多。

那买一处落脚之地,需要花费几何?根据当时的市价,普通民居从1万钱到7万钱不等,价格越贵,地段自然越好、越豪华,面积也更大。而根据《后汉书》中记载,东汉时身有官位之人,一年最低也能领到近百斛米粮,折合起来不到一万钱。若是遇到米价上涨的年份,也许更多。

如此算来,不吃不喝将收入全部积攒起来,一年就能买上一套房子。仅是这一点,就要羡煞不少人。

在汉代买房奔小康:汉朝人住“两室一厅”算什么标准?

湖边小屋/图源 pixiabay

既然房价稳定,会不会滋生汉代的“炒房一族”呢?这一点倒不必担心,因为在汉代,土地的交易受到严格的法律监管,“兼并”是统治者最不想见到的词汇。若使豪强兼并土地,势必会造成富有者愈富,贫穷者愈贫。一旦后者失去容身之地,社会动荡便不远了。

故而,一向被史书记载为“母老虎”的吕后,也曾英明果决地颁布了一条跟房屋有关的政策。其中心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想买大房子?先让我瞧瞧你的爵位。

没错,汉代人民名下的宅邸大小,需得跟爵位挂钩,爵位越高者,可购买的宅基地就越大。最高的爵位是“彻侯”,及至汉武帝刘彻即位,为了不冲撞皇帝名讳,就改为了我们熟悉的“列侯”。列侯名下的房子,可以达到“百五宅”,也就是105个宅基地大小。一“宅”的面积很大,相当于1800平方米,可见列侯住宅之宽广。

这大约就体现了步辇的必要性了——不使几个身强力壮者抬着,随便就要走上千米的路,还真是挺漫长的。

在汉代买房奔小康:汉朝人住“两室一厅”算什么标准?

清·裕亲王府结构图

而根据法令,身无爵位的平民,也能拥有一宅之地。照这样看,岂不是汉代平民都能建1800平米的房屋?听上去也算豪宅了。

然而,真正能按律法规定的上限来建房的平民,实在是少之又少。除去家境富裕的当地富商,大多汉代平民所期盼的住所与现代人也没太大差别——只要有“两室一厅”,他们就十分满足了。

与先秦时一样,汉代百姓最常见的住房就是“一堂二室”,屋前则围着一个小院子。“堂”即为中间的厅堂,“室”则是两间内屋,虽然大多也是“屋上覆瓦、大木为梁”的高顶屋子,通风又宽敞,但也改变不了其“两室一厅”的本质。这一点,在《汉书·晁错传》中也有所体现,百姓“家有一堂二内,门户之闭,置器物焉”,可见多数平民的屋子都是如此。

故而,那些房屋动辄占地上千平米的印象,其实是我们对古代生活错误的畅想而已。事实上,两室一厅已经是古代的小康标准了,再贫苦些的人家,就像杜甫老先生叹息的那样,风一来都可以吹走屋上“三重茅”,连瓦片房都混不上。

《后汉书》中记载,张禹治下的地方,“茅屋草庐千户,屠酤成市”,有上千户的人家住着茅草屋,而这已经是地方官员勤勉、当地繁荣的体现了。可见,贫民之家能够住上木屋的已经难得,茅屋草庐才是流行产物,混得再差一点,露宿街头也不少见。想在古代活得好,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汉代,茅屋也被称为“白屋”,因为屋顶覆盖着白茅,不覆瓦片、不施色彩,就像“白衣”一样粗陋,也与“白衣”一样,常成为平民、贫苦者的代称。《汉书》就记载,王莽在篡位之前是个相当贤良的人,他常常“开门延士,下及白屋”。这就是说,王莽坚持“不拘一格降人才”,只要是有识之士,就算家里是住白屋的贫苦人,一样能成为他的座上宾。

有如此的贤良名声,其实早就暴露了王莽志在天下的野心了吧?

有了更加普遍的茅草屋作为衬托,能住上“两室一厅”的套房,绝对是不错的待遇。毕竟,还有一些地方的贫民连白屋都住不上,更别谈套房了。

《后汉书》记载,东汉年间深受大儒蔡邕欣赏的士子申屠蟠,就曾经为躲避“焚书坑儒”的命运,而躲到山村之中,“因树为屋,自同佣人”,因此逃过一劫。以树屋为家、给自己当佣人的不止申屠蟠一个,当地人都“依桑树以为栋”,也就是在盖房子时,借着周遭的树木来建,省时省力省材料,但是使用年限显然不会很长,总体脱不了一个词——简陋。

这样简陋的平民之屋,就像《盐铁论》中所说的一样,“足御寒暑,蔽风雨而已”,用砍下的树干和茅草搭建的房子,不过只有这两种功效罢了。一旦赶上灾年,一场大雨、一次狂风,足以让一个家庭流离失所。

所以,若有两室一厅,再建一个小庭院,就是人们理想的田园生活了。既然有了庭院,以汉代百姓精打细算的心思来看,绝对不能让它被闲置。庭院中植树、建厕所、盖猪圈的习惯,在当时还是很普遍的。

在汉代买房奔小康:汉朝人住“两室一厅”算什么标准?

古代庭院风格

汉乐府诗歌中,就有对庭院树木的描写: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如此看来,华夏子孙植树种菜的本领,的确是自老祖宗那里传承的。在庭院中,能够种植树木、植物的地方,几乎都被利用起来了,实在是实用性、欣赏性都兼具了。

而厕所、猪圈则往往盖在一起,这样可以节约空间。在《汉书》中就写道,“厕中豕群出”,即从厕所中跑出一群猪来。根据汉代出土的大量“陶厕”,也就是陶土捏制的微型厕所陪葬品,可以看出,猪圈与厕所实在有分不开的关系。

有的陶厕所展示的,下方是猪圈,上方为厕所,甚至还有栩栩如生的母猪育仔形态;有的则将厕所安置在猪圈的高台上,区分较为明确;还有的汉代厕所更加“先进”,已经出现了男女之分,在猪圈两旁一边一个……

在汉代买房奔小康:汉朝人住“两室一厅”算什么标准?

出土的汉代陶厕随葬品,可见鸡鸭狗猪

总之,厕所和猪圈就是庭院里的双生兄弟,就算家中无钱养猪了,也得给猪预留上一席之地,万一将来富起来了呢?人们之所以认为猪不爱干净,大约就是因为它们的住宿环境欠佳吧!

能有木屋住,有厅堂宴客,有院子植树,有猪圈养畜,大概就是朴实的汉代百姓心目中的“和谐小康生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