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翘盼我的故乡朋友作家能够留在简村里

创业点子 阅读(1186)

  我的朋友蒋坤元君真的想走了,今天一早醒来,我习惯性地打开他的主页,却发现他没有更文,大有人去楼空的感觉。我认为这次蒋坤元君离村远遁,那个“我是文人以笔作刀枪”的人可能仅仅是一个导火索吧,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蒋坤元君长期受到了不公平的挤兑打压和排挤。我们先不谈他以前被人抹黑一事,光是他持钻十万以后,照理说他在钻榜上应该位于前十强吧,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打脸了,他的文章虽然比那些名列前茅的不相上下,但他就是到不了榜首,缘自于他跟那些大佬不一样,别人抱团取暖狂撸钻,他却岿然不动如泰山,他不榜落下边才怪;后来他又持钻百万,是持钻百万的前三名中之一人,这回应该不是“孙山只在榜之末,贤郎更在孙山外”了吧,哪知结果依然如旧。我就搞不懂了,原来有人故意踩他,坚定不移地让他不能崭露头角。

  前几天有一个好摆擂台要跟人比赛文章好孬的人公然污蔑我评论蒋坤元君的文章是“溜须拍马”,在此,我用一个在蒋坤元君的文章评论区里的帖子回答他,以正视听:

  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从坤元君进简书没多久就开始了,那时真不知你是著名作家和企业家,因为我从不看作者的简介,只看文章,直到上次简书里有人抹黑你,我为你鸣不平,才看了你的简介,后来我陆续写了几篇文章礼赞你。简书中鲜有人的作品被我关注这么久,这应该是你的作品接地气,飘溢着泥土芬芳,不拽华丽的辞藻玩虚的,而是脚踏实地写下了一篇篇简洁朴素的文章。至于有些不知情况的简友说三道四,不必介意。哪个人后不被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是作家的铁粉,你跟我亦师亦友,惺惺相惜,不存在那些人说的东东。

  再说了,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大多是打油诗,贴近他的文章而打的油,不存在溢美之辞。可是有人不服,好像他那满篇都是毁谤中伤恶骂的文章,是天下第一似的。其实,即便你文章再好,也应该清楚古语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是什么意思,自己去想。我认为来到简村的写作者,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写作目的,没有必要剑拔弩张,理应淡泊宁静著文章,和谐相处在当场。

  

  Mr_稻香老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4.8

  字数 826

  我的朋友蒋坤元君真的想走了,今天一早醒来,我习惯性地打开他的主页,却发现他没有更文,大有人去楼空的感觉。我认为这次蒋坤元君离村远遁,那个“我是文人以笔作刀枪”的人可能仅仅是一个导火索吧,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蒋坤元君长期受到了不公平的挤兑打压和排挤。我们先不谈他以前被人抹黑一事,光是他持钻十万以后,照理说他在钻榜上应该位于前十强吧,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打脸了,他的文章虽然比那些名列前茅的不相上下,但他就是到不了榜首,缘自于他跟那些大佬不一样,别人抱团取暖狂撸钻,他却岿然不动如泰山,他不榜落下边才怪;后来他又持钻百万,是持钻百万的前三名中之一人,这回应该不是“孙山只在榜之末,贤郎更在孙山外”了吧,哪知结果依然如旧。我就搞不懂了,原来有人故意踩他,坚定不移地让他不能崭露头角。

  前几天有一个好摆擂台要跟人比赛文章好孬的人公然污蔑我评论蒋坤元君的文章是“溜须拍马”,在此,我用一个在蒋坤元君的文章评论区里的帖子回答他,以正视听:

  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从坤元君进简书没多久就开始了,那时真不知你是著名作家和企业家,因为我从不看作者的简介,只看文章,直到上次简书里有人抹黑你,我为你鸣不平,才看了你的简介,后来我陆续写了几篇文章礼赞你。简书中鲜有人的作品被我关注这么久,这应该是你的作品接地气,飘溢着泥土芬芳,不拽华丽的辞藻玩虚的,而是脚踏实地写下了一篇篇简洁朴素的文章。至于有些不知情况的简友说三道四,不必介意。哪个人后不被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是作家的铁粉,你跟我亦师亦友,惺惺相惜,不存在那些人说的东东。

  再说了,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大多是打油诗,贴近他的文章而打的油,不存在溢美之辞。可是有人不服,好像他那满篇都是毁谤中伤恶骂的文章,是天下第一似的。其实,即便你文章再好,也应该清楚古语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是什么意思,自己去想。我认为来到简村的写作者,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写作目的,没有必要剑拔弩张,理应淡泊宁静著文章,和谐相处在当场。

  我的朋友蒋坤元君真的想走了,今天一早醒来,我习惯性地打开他的主页,却发现他没有更文,大有人去楼空的感觉。我认为这次蒋坤元君离村远遁,那个“我是文人以笔作刀枪”的人可能仅仅是一个导火索吧,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蒋坤元君长期受到了不公平的挤兑打压和排挤。我们先不谈他以前被人抹黑一事,光是他持钻十万以后,照理说他在钻榜上应该位于前十强吧,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打脸了,他的文章虽然比那些名列前茅的不相上下,但他就是到不了榜首,缘自于他跟那些大佬不一样,别人抱团取暖狂撸钻,他却岿然不动如泰山,他不榜落下边才怪;后来他又持钻百万,是持钻百万的前三名中之一人,这回应该不是“孙山只在榜之末,贤郎更在孙山外”了吧,哪知结果依然如旧。我就搞不懂了,原来有人故意踩他,坚定不移地让他不能崭露头角。

  前几天有一个好摆擂台要跟人比赛文章好孬的人公然污蔑我评论蒋坤元君的文章是“溜须拍马”,在此,我用一个在蒋坤元君的文章评论区里的帖子回答他,以正视听:

  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从坤元君进简书没多久就开始了,那时真不知你是著名作家和企业家,因为我从不看作者的简介,只看文章,直到上次简书里有人抹黑你,我为你鸣不平,才看了你的简介,后来我陆续写了几篇文章礼赞你。简书中鲜有人的作品被我关注这么久,这应该是你的作品接地气,飘溢着泥土芬芳,不拽华丽的辞藻玩虚的,而是脚踏实地写下了一篇篇简洁朴素的文章。至于有些不知情况的简友说三道四,不必介意。哪个人后不被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是作家的铁粉,你跟我亦师亦友,惺惺相惜,不存在那些人说的东东。

  再说了,我评论坤元君的文章大多是打油诗,贴近他的文章而打的油,不存在溢美之辞。可是有人不服,好像他那满篇都是毁谤中伤恶骂的文章,是天下第一似的。其实,即便你文章再好,也应该清楚古语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是什么意思,自己去想。我认为来到简村的写作者,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写作目的,没有必要剑拔弩张,理应淡泊宁静著文章,和谐相处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