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病态化”的青春影像呈现

创业故事 阅读(578)

  达达先生2019.7.9我要分享

  人,纵然是坏人,但其往往比我们想象的更为简单和胸怀朴直,我们也确实如此。

  《蓝天白云》单从片名听起来更像是活力洋溢的青春片,片中可能有穿着白色衬衫的阳光少年与懵懂青涩的校园初恋。严格意义上来说,《蓝天白云》也算是青春片的一种,明朗的影像风格与年轻化的表现题材,只不过区别于往常以校园爱情为主线的青春电影,影片用杀戮与死亡将一种更为残酷与晦暗的青春影像展现。

  

  影片改编自发生在伦敦的真实案件,19岁的香港移民少女伙同男友将自己的父母杀死。影片讲述了少女Connie因家庭扭曲到遭遇校园暴力,一向隐忍的Connie终于爆发,伙同一位同性恋同学将父母谋杀后抛尸。影片表现主体虽然是身处校园的青春男女,但导演并未将影片包装成传统意义上的青春电影,也未选择用犯罪类型的影片风格讲述故事,反而用以一种更为婉转、隐晦的方式展示一种带有痛感的青春影像,使其更加符合文艺片的影像气质。《蓝天白云》的叙事重点并不是案件本身,更多的是少女弑父杀母背后所牵及的对家庭、社会、以及青春的反思。导演将影片焦点对准了香港的底层社会,描绘了阴郁灰暗的青春以及挣扎在绝望中的人们。

  

  影片开端是一段较为写意的空镜头,静止的城市与不断翻滚的云层形成鲜明的对比,隐喻了平静的表象下绝望与孤独的暗涌。用谋杀案作为影片故事架构的开端成为影片表现的重点,与普通犯罪电影不同,影片并未着重渲染扑朔迷离的案件线索,而是在一开始就交代了案件的结局,与犯罪嫌疑人。所以,不难看出,相比结果,导演更想呈现的是少女“弑父杀母”这一案件的动机与成因,并用以一种冷静的视角触及人物内心,试图解开少女谋杀案背后的原因及社会制度层面的因素。

  

  校园暴力、贫富差距、社会等级,影片碎片化地呈现了导致社会悲剧发生的多种原因,本应相对纯洁的校园成为罪恶的温床,野蛮成长的校园青春孵化出畸形扭曲的价值观念,与外界更为直观的阶级相比,校园则形成了一个相对隐晦封闭的等级制度,有人颐指气使,有人忍气吞声,间接促使了Connie走上极端而孤独的犯罪道路。从压抑的校园环境到破碎的家庭纽带,Connie所生活的环境只有冷漠与暴力,长久的压抑累积下致使Connie选择一种最为极端的方式作以反抗。最终的杀戮不只是情感的宣泄,更是对长久以来压抑的生活的反击,但人类最为直接的求生本能却将Connie直接导向了犯罪与死亡,试想生活又是怎样的残忍与冰冷?这大概也是导演最为高明之处了。

  

  如果说Connie所展现的生活是混乱与失衡的,那女警Angela所代表的便是冷漠与压抑了。片中的女警Angela应该算是处于社会中层的代表,稳定的工作与看似美满的家庭生活让其成为多数人打拼奋斗的目标,但随着对Connie谋杀案件的深入了解后,Angela却逐渐发现自己也有杀死父亲的想法,巨大的恐惧与压力使她陷入了终日的惶恐之中,面对逐渐失去自理能力的父亲,Angela决定将父亲送到养老院避免悲剧的重演。

  某种程度上来说,Connie的悲剧不是一个人的悲剧,是以其为代表的一类人的悲剧,是社会化、公共化的悲剧,而相对中产、宽裕的女警Angela的悲剧则更倾向于私人化、个体化,相同的是两人都陷入一种孤独的绝境,这两种看似不同的悲剧境遇却在某处相遇,产生一种极为奇妙的化学反应,彼此照应,相互映射。

  

  与其说影片展现了一个失衡扭曲的社会制度,倒不如说影片中所建构的人物本身就是一种病态化的呈现。从Connie一家到女警Angela,片中的人物或多或少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生活状态,女主角Connie天生患有饱受心漏病,生活全靠埋藏在身体里的一根铁线拉扯,父亲荒淫无度,游手好闲,母亲是一个神婆,身患腿疾,行动不便,在家中供奉男性的生殖器官;Angela的父亲患有阿兹海默综合症,行为与意识逐渐退化,市场在饭桌上失禁……从身体的病态到心理的病态,重压下的人物逐渐丧失对生活勇气与期冀,进而走向失控与毁灭。

  导演别有用心的将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划分为人生中不同的阶段,从女孩到女人再到母亲,少女Connie弑父杀母的行为间接激起女警Angela内心深处的矛盾,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家庭温情的缺失,当绝对把父亲送往养老院的那一刻起,Angela以完成所谓心理层面的“弑父”。

  

  与克制含蓄的类型电影相比,影片《蓝天白云》将绝望挣扎的真实案件重新结构与演绎,在压抑的背后,我们看到比残酷青春更为残酷的是爱的缺失与对生活的投降,在道德与法律的束缚下,一种更为畸形与病态的家庭伦理关系逐渐孵化,现代文明与社会制度只是在表面构成制度的框架,而实际上,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头被驯化与捆绑的野兽。以悲剧收尾的《蓝天白云》在带来生活警示的同时,也将一种更为尖锐的社会问题引出“每个孩子都是家长的病”。影片借以“蓝天白云”的意象隐喻父母与子女的相处关系,蓝天孕育了白云,但蓝天是否能与白云相互辉映,影片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这也许同样是影片对社会抛出的问题。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收藏举报投诉

  人,纵然是坏人,但其往往比我们想象的更为简单和胸怀朴直,我们也确实如此。

  《蓝天白云》单从片名听起来更像是活力洋溢的青春片,片中可能有穿着白色衬衫的阳光少年与懵懂青涩的校园初恋。严格意义上来说,《蓝天白云》也算是青春片的一种,明朗的影像风格与年轻化的表现题材,只不过区别于往常以校园爱情为主线的青春电影,影片用杀戮与死亡将一种更为残酷与晦暗的青春影像展现。

  

  影片改编自发生在伦敦的真实案件,19岁的香港移民少女伙同男友将自己的父母杀死。影片讲述了少女Connie因家庭扭曲到遭遇校园暴力,一向隐忍的Connie终于爆发,伙同一位同性恋同学将父母谋杀后抛尸。影片表现主体虽然是身处校园的青春男女,但导演并未将影片包装成传统意义上的青春电影,也未选择用犯罪类型的影片风格讲述故事,反而用以一种更为婉转、隐晦的方式展示一种带有痛感的青春影像,使其更加符合文艺片的影像气质。《蓝天白云》的叙事重点并不是案件本身,更多的是少女弑父杀母背后所牵及的对家庭、社会、以及青春的反思。导演将影片焦点对准了香港的底层社会,描绘了阴郁灰暗的青春以及挣扎在绝望中的人们。

  

  影片开端是一段较为写意的空镜头,静止的城市与不断翻滚的云层形成鲜明的对比,隐喻了平静的表象下绝望与孤独的暗涌。用谋杀案作为影片故事架构的开端成为影片表现的重点,与普通犯罪电影不同,影片并未着重渲染扑朔迷离的案件线索,而是在一开始就交代了案件的结局,与犯罪嫌疑人。所以,不难看出,相比结果,导演更想呈现的是少女“弑父杀母”这一案件的动机与成因,并用以一种冷静的视角触及人物内心,试图解开少女谋杀案背后的原因及社会制度层面的因素。

  

  校园暴力、贫富差距、社会等级,影片碎片化地呈现了导致社会悲剧发生的多种原因,本应相对纯洁的校园成为罪恶的温床,野蛮成长的校园青春孵化出畸形扭曲的价值观念,与外界更为直观的阶级相比,校园则形成了一个相对隐晦封闭的等级制度,有人颐指气使,有人忍气吞声,间接促使了Connie走上极端而孤独的犯罪道路。从压抑的校园环境到破碎的家庭纽带,Connie所生活的环境只有冷漠与暴力,长久的压抑累积下致使Connie选择一种最为极端的方式作以反抗。最终的杀戮不只是情感的宣泄,更是对长久以来压抑的生活的反击,但人类最为直接的求生本能却将Connie直接导向了犯罪与死亡,试想生活又是怎样的残忍与冰冷?这大概也是导演最为高明之处了。

  

  如果说Connie所展现的生活是混乱与失衡的,那女警Angela所代表的便是冷漠与压抑了。片中的女警Angela应该算是处于社会中层的代表,稳定的工作与看似美满的家庭生活让其成为多数人打拼奋斗的目标,但随着对Connie谋杀案件的深入了解后,Angela却逐渐发现自己也有杀死父亲的想法,巨大的恐惧与压力使她陷入了终日的惶恐之中,面对逐渐失去自理能力的父亲,Angela决定将父亲送到养老院避免悲剧的重演。

  某种程度上来说,Connie的悲剧不是一个人的悲剧,是以其为代表的一类人的悲剧,是社会化、公共化的悲剧,而相对中产、宽裕的女警Angela的悲剧则更倾向于私人化、个体化,相同的是两人都陷入一种孤独的绝境,这两种看似不同的悲剧境遇却在某处相遇,产生一种极为奇妙的化学反应,彼此照应,相互映射。

  

  与其说影片展现了一个失衡扭曲的社会制度,倒不如说影片中所建构的人物本身就是一种病态化的呈现。从Connie一家到女警Angela,片中的人物或多或少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生活状态,女主角Connie天生患有饱受心漏病,生活全靠埋藏在身体里的一根铁线拉扯,父亲荒淫无度,游手好闲,母亲是一个神婆,身患腿疾,行动不便,在家中供奉男性的生殖器官;Angela的父亲患有阿兹海默综合症,行为与意识逐渐退化,市场在饭桌上失禁……从身体的病态到心理的病态,重压下的人物逐渐丧失对生活勇气与期冀,进而走向失控与毁灭。

  导演别有用心的将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划分为人生中不同的阶段,从女孩到女人再到母亲,少女Connie弑父杀母的行为间接激起女警Angela内心深处的矛盾,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家庭温情的缺失,当绝对把父亲送往养老院的那一刻起,Angela以完成所谓心理层面的“弑父”。

  

  与克制含蓄的类型电影相比,影片《蓝天白云》将绝望挣扎的真实案件重新结构与演绎,在压抑的背后,我们看到比残酷青春更为残酷的是爱的缺失与对生活的投降,在道德与法律的束缚下,一种更为畸形与病态的家庭伦理关系逐渐孵化,现代文明与社会制度只是在表面构成制度的框架,而实际上,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头被驯化与捆绑的野兽。以悲剧收尾的《蓝天白云》在带来生活警示的同时,也将一种更为尖锐的社会问题引出“每个孩子都是家长的病”。影片借以“蓝天白云”的意象隐喻父母与子女的相处关系,蓝天孕育了白云,但蓝天是否能与白云相互辉映,影片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这也许同样是影片对社会抛出的问题。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