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长歌 · 从天街到北大街,中轴线的传承与变迁

创业指导 阅读(1420)

  荣耀西安2019.7.16我要分享

  更多干货内容,也可关注我们的网站:

  序

  曾有一位文学评论家说到:“你知道为什么唐以后的诗人再也写不出那样豪气干云的诗歌了?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150米宽的天街!”

  壹

  公元823年,初春的一天。

  吏部侍郎韩退之结束早朝,从太极宫承天门信步而出。此时,天气由寒转暖,长安下着细如发丝的小雨。承天门外大街仿佛一幅还未干透的水墨画,带着一丝潮气,带着秀丽的柔光。

  这条宽达150余米的大街,由细细的白沙铺就。走在上面,伴着雨点,发出吱吱的响声。退之就这样望着若隐若现的远处,望着大街两侧宏伟却又朦胧的皇城建筑,望着似乎生出绿意的道路,还有路边在烟雾中搔首弄姿的垂柳,顿生到曲江池游玩的兴致。便托属下带上劝游诗,送给水部张员外。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韩愈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莫道官忙身老大,即无年少逐春心。

  凭君先到江头看,柳色如今深未深。

  退之的这首诗上半部分写景,下半部分劝游,正好是由唐至宋,诗歌逐渐从寄情山水到论述哲理的转变的生动体现。外向的昌黎先生景色描写得细致生动,哲理抒发得颇有一丝俏皮。而这首流传千年的诗歌,为我们所定格的,便是隋唐时期长安城的中轴线。

  

  ▲《长安十二时辰》剧照

  说到古代京城的中轴线,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便是北京城的前门大街。

  这条从正阳门向南开出的道路,是北京城最繁华的商业大道,直到今天仍然汇聚着众多老字号。通过老电影、电视剧,我们仍能听见百年不变的吆喝声、人流攒动的脚步声、无轨电车的当当声,闻见扑面而来的美食香气。它繁华、熙熙攘攘,汇聚天下客商。

  

  ▲北京前门大街

  而唐长安城中轴线则是另一番景象。

  

  ▲朱雀大街复原图

  唐代,长安的中轴大街被称作“天街”。

  它北起太极宫正南门——承天门,跨皇城正南门——朱雀门,南达长安城正南门——明德门。

  

  按照现有高速公路的建设标准,它竟然达到了双向四十车道!

  其中,皇城内(承天门至朱雀门)的这段道路被称作“承天门外大街”,两旁便植柳树,分布着大唐帝国的中央办公机构,庄严肃穆;而外郭城(朱雀门至明德门)的这段道路被称作“朱雀大街”,两旁遍植槐树。在明德门外,还建有规模宏大的天坛。

  与后世的开封、北京不同,唐都长安的格局整齐划一。外郭城每四条道路合围成一个街区,街区拥有自己的院墙,被称作“坊”。站在宽阔的朱雀大街环视四周,一个个坊显得整齐而庄严,墙内却是京城百姓平实而富足的生活,一派祥和的气息。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唐天坛 摄影:王涤非

  贰

  白沙铺就的路面避免雨天泥泞、刮风天扬尘;路面中央高、两侧低,路沿则是两条排水沟,确保了城内积水的外排。

  

  ▲日本奈良·依然保持着的青沙道路

  细沙覆地,有青草漫出,有细小的生灵穿梭;在春雨、秋花、冬雪的映照下,宽阔的道路显得秀丽而细腻。而在大朝会到来之际,宏伟的明德门、朱雀门、承天门依次向朝觐的仪仗队敞开,一排排车马组成的长龙缓步向皇城、向太极宫行进,两旁的百姓驻足而立,观摩这万国来朝的威仪。这便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各国使臣不仅带来了朝贡物品,也将大唐的文化、长安的气魄传递回去。

  如今,日本的京都与奈良,便是依照唐长安城的规划而建造的。

  三座城市相互映照,就像母亲和孩子一般继续映照着那个时代的华丽。

  

  ▲日本京都·金阁寺

  

  ▲日本奈良·唐招提寺

  

  ▲西安·青龙寺

  叁

  天街不仅气势恢宏、景色秀丽,还是长安城的重要行政分界线。

  在中国古代的行政区划中,“县”与“邑”原本是同一个概念,即由中央的城池(县城)作为行政、商业中心,周边的郊区则是田地。因此在古代,县城与其县一般是同名的。

  而大型城市不仅是县城,很多还是府城、州城、省城乃至都城,这时,各级政府同处一城,“县”便仿佛不与城市相一体,而好像依附其身一般,便被被称作“附郭县”。

  京兆府城在历史上长期是中国的首都,因为其附郭县叫做“长安”,因此得名“长安城”。但是随着城市规模的逐渐扩大,从北周起,便将长安县一分为二,即一座城市有两个附郭县——西长安、东万年,合起来便是“万年长安”之意。

  那这时,城市该依照哪个县命名呢?

  北周时期,遵循汉以降的惯例,继续沿用“长安”作为城名。隋代,京兆府城从西汉旧址向东南方向迁建,这便是宇文恺建设的新都。

  

  ▲北周疆域图

  新都仍然以长安、万年作为附郭县;而因杨坚曾被封为大兴郡公,便将万年县改为“大兴县”,新修的皇宫也便叫做“大兴宫”,而城市也以大兴县而得名“大兴城”。

  唐代,大兴宫改名“太极宫”,大兴县改回万年县;城名也重新依长安县而改回“长安”。

  而长安县和万年县的分界线,便是朱雀大街,及其向南直达终南山的延伸线。我们在看唐代诗人的籍贯时,经常会看到“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等字样,会觉得奇怪,怎么同在一座城市,却有两个籍贯?

  实际上,因为“长安城”并非行政区划,所以我们在写籍贯时,只写其所在州与县。所谓“京兆长安人”,便是指他家住长安城朱雀大街以西;而“京兆万年人”,便是指他家住长安城朱雀大街以东。

  长安、万年分治长安城的区划,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才再次合并为长安县。只是,万年县后来经过数次更名而定名咸宁县,而京兆府在明代则更名为西安府。

  最终,在1928年长安城设市时,为将城区与已剥离开的附郭县相区分,城关依明清府名而得名“西安市”、县城已迁至他处的附郭县则沿用长安县,自此,“长安城”这一名字才逐渐被“西安城”彻底替代。

  

  ▲依西安府学、长安县学、咸宁县学而得名的三条街道

  唐长安城的天街可谓是大唐盛世的象征,在中国历史上也留下了惊鸿一瞥。

  但是,对于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而言,它的历史也“并不算”太长,“不过才”1400多年。从周丰镐城,到秦咸阳城,再到汉长安城,这座城市的每一圈年轮,都为我们镌刻出那个时代的中轴线。

  由于历时久远,加之“国人暴动”、犬戎入侵两次战争,以及汉武帝开凿昆明池对故城的破坏,如今,我们已经很难考证丰镐城这座《周礼·考工记》模板城市了;由于秦末战争、项羽焚烧,加之渭河改道,咸阳城焦黑的遗址也静静地躺在渭河水下,尚待探究。

  目前这座城市考证清晰的最久远的中轴线,是汉长安城的安门内大街。它南起汉城正南门安门,经过武库、长乐宫、明光宫,最终与宣平门内大街相交。与唐城不同,汉城也许为了城市易守难攻、也许出于风水考量,除面向渭河的宣平门与厨城门外,其余各门之间均无直通道路。而城内所有的道路中,安门内大街是最重要的。它不仅宽阔笔直、在所有道路中最长,更重要的是,皇宫均以它而呈较为对称的分布。

  肆

  目前这座城市考证清晰的最久远的中轴线,是汉长安城的安门内大街。

  它南起汉城正南门安门,经过武库、长乐宫、明光宫,最终与宣平门内大街相交。与唐城不同,汉城也许为了城市易守难攻、也许出于风水考量,除面向渭河的宣平门与厨城门外,其余各门之间均无直通道路。而城内所有的道路中,安门内大街是最重要的。它不仅宽阔笔直、在所有道路中最长,更重要的是,皇宫均以它而呈较为对称的分布。

  

  值得玩味的是,汉城中轴线又与唐城西城墙基本位于同一轴线上。

  不知是巧合,还是隋唐长安城设计者宇文恺的独具匠心,但无论如何,这使得汉赋与唐诗穿越时空相结合,城市文脉便因此长传、生生不息。

  

  五代以降,长安不再是中国首都。由于朱雀门封闭之故,跨越该门的天街重要性便逐渐下降,逐渐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之中。与此同时,与朱雀门、天街同时代简称的安上门及安上门内大街的重要性却与日俱增,尤其是明代再次扩城之后,永宁门(安上门改名而来)及其内外的大街便彻底代替了朱雀门,成为了城市新的中轴线,直到今天。

  如今的西安城,以钟楼作为中心坐标,辐射向东长乐、西安定、南永宁、北玄武各有一条大街。

  其中,南大街、北大街作为连接永宁门、钟楼、安远门的大街,连同向南延伸的南关正街、长安路,向北延伸的北关正街、未央路便是中轴线。

  

  ▲钟楼夜景 荣耀西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