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二王毙命真相,一个被乱拳打死

创业指导 阅读(1627)

  见山博物昨天我要分享

  这个案子太著名,绝对是八十年代上半页的头条。

  二王是新中国第一张悬赏通缉令上的通缉犯,可见其当时的影响。

  二王即王宗坊和王宗玮兄弟俩,沈阳人,震惊全国的大案“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的主角。从1983年2月12日二王在沈阳犯下第一起命案至9月18日被警方击毙的七个月间,打死打伤公安人员和平民18人。

  他们一个被击毙,另一个没有被击毙……

  

  二王中的弟弟王宗玮身材瘦小,很文静,曾在空军某部队服役,是沈阳部队的试枪员,整个沈阳兵工厂生产出的枪械送到他们手中验枪,因此私自收藏一些。计有三支54式及若干子弹。

  ——见山——

  夺冲锋枪杀人案 灭门报复为红颜 1988

  恐怖旅馆 电击枪杀死25人的血魔 1996

  抢劫银行 于双戈持枪杀人 轰动上海滩

  夺枪重案“李家三兄弟”连杀8名警察 鞍山1989

  10年抓不到的“双桥老流氓”作案380起

  被判死刑的“采花官二代” 上海流氓大案 轰动1986

  杀死42人 吃生殖器 一级恐怖 一级变态重案 1991

  特大劫持客车案 促成特警诞生

  持枪杀警 流窜10年的保险柜大盗侦破记

  呼兰大侠 没有比他更著名的凶手了

  重案回顾 2018 【目录汇总贴 】

  王宗坊(王方)身材干瘦个很高,被劳改过,事发前刚刚释放。

  之所以要逃,就是二哥刚出狱心还很野,想要偷抢财物,并从一货站盗得味精若干。被发现之后杀掉保安,开始流亡……

  

  1983年2月12日中午,王宗方、王宗玮混入沈阳空军463医院。王宗方撬开小卖部房门,入室盗窃,王宗玮在外放哨。

  此时,医院人员发现王宗玮形迹可疑,将他带到医院外科室盘查。后有抓住企图逃跑的王宗方,将他带到外科室隔壁房间审查。恼羞成怒的二王瞬间拿出枪,开枪打死打伤4人,自此开始携带武器亡命天涯。

  一路上杀人越货,武警公安轮番堵截,于闹市枪战,二人弹无虚发,枪枪毙命,部队与群众损失甚大。

  

  在七八个月内,二人一路从沈阳杀过河北,穿过北京,越过河南,深入安徽,后又潜入江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简直是杀出个黎明。

  后来惊动了中央,当时公安部发布了第一个悬赏通缉令,集全国的力量抓捕二王。

  果然,这个悬赏通缉令很奏效,在那个通讯方式落后的社会,虽然二王被多次发现,但还是被逃脱。最后二人落魄江西某山区被发现,武警公安解放军出动数万人围剿。

  

  “满大街都张贴着"二王"照片,中国人第一次看见悬赏通缉令。”

  1983年,从大年三十在沈阳持枪杀4人开始,全国流窜,杀人抢劫,直到中秋节被围捕。7个月零6天,困扰着中国人的问题是:“二王到底到哪儿了?”“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是个谜。”

  “二王案”当年前线总指挥、前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文说,“因为抓到时候已经死了,没人能说清,他们到底去过哪些地方,哪些案子是他们干的。”

  王宗王方和王宗玮,这对来自沈阳一个教师家庭的两兄弟,面对的是当时相对纯净的治安环境和薄弱的刑事侦查力量,“悬赏通缉、特警、巡警、道路检查点和"110",这些中国的刑侦网络是从"二王"开始建立”。

  “有一个武警战士叫吴增兴,牺牲了。其实事后调查,王宗王方根本不会开枪,也没打死过人,他只放了一枪,而吴增兴身上有5个弹孔。” 刘文说。

  

  5万人的搜山进行到第4天,谢竹生带着警犬卫南时不时需要停下来休息。同来的另13条警犬第一天就已经全部累趴下了,12条被人背下了山,1条脱水死亡。

  “9月13日,发现"二王"的第一天,搜山的每人发了8个硬皮月饼,像包子似的,一点点馅,其他的进口警犬连闻都不闻,只有卫南,和我分吃一块。”

  4天里不断接到情况,谢竹生带着卫南和王宗玮的一只鞋,来到每一个可疑地点。

  “9月18日凌晨接到山民报告,说自家厨房的饭和腌菜被偷吃了,还找到一只鞋。卫南一闻鞋,一下子"放线"了,两只眼睛发亮,尾巴绷直了,和身体成了水平线。”队伍开始在卫南指引下搜寻,除了警犬是技术条件,搜山只剩下了人海战术。

  “我和卫南各走一个山坳,相隔几米远。从山顶到山脚下,1米1人,排成一条线。”约2.5万名武警战士,夹杂七八百江西广昌的公安民警。

  命令是:“向左移动。”队伍像梳子一样在南坑山上寻找,“卫南不断发现王宗玮28厘米长的脚印,我们俩的速度比其他人都快”。

  到一个岔路,卫南忽然奔跑起来。谢竹生说他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空虚。“无名的紧张,我刑侦考试门门第一,向来打冲锋,那天前后看看就我一个,觉得心凉。”

  “卫南回来!”谢竹生大喊,过了七八分钟后面的人才赶到,“王宗玮就在卫南那条道上,"二王"是向右移动,我要是自己往里走就完了!

  到下午16点多,谢竹生的前方突然响了一枪。“刹那间,整个现场没有一丝动静。”

  停顿了几秒钟,谢竹生大喊一声“是二王!”

  这时山上山下的枪全响了,“我带着卫南就往里冲!”他先松开了卫南的牵引带。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跑着,我左上方就出现了战士甘,他中枪了,再往前还是战士郑,我问他"二王"呢?他说跑了,往山下走了!”

  “几步就看见王宗玮正要抓着一根毛竹往下跳,我离他只有几米,卫南的训练是"动哪咬哪",它一下子就扑上去咬住了王宗玮抓毛竹的左手。”

  宅邸汽车 合法持有

  配重合理 武力威猛

  :锤子

  

  王宗玮右手拿着枪,“我猛地抱住了他”。

  两个人带一条狗,一起往山下滚去。

  “他1.85米,我1.73米,但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后来尸检发现,“二王”胃里只有一点山上产的莲子的渣。

  “我扳过他的左肩死死卡在地上,一看,都是血。子弹从左肩贯穿从左下颚打出,不是致命伤。”

  卫南还死死咬住王宗玮的左手,“我说:你老实点!他说:我是好人。”谢竹生现在想起来还要冷笑,他回问:“你还是好人哪?”

  

  根据二王案件改编的连环画

  谢竹生在王宗玮口袋里搜出20多发子弹,1把匕首,“脚上绑了个救命包,有1万块钱和他美国姑父的地址”。

  谢竹生和卫南一路把王宗玮拖下了山,“又来了3个战士,一起拖”。把王宗玮拉到路边上,一直坐镇的江西省公安厅杨厅长也来了:“抓到哪一个?”谢竹生说:“个子很高,可能是王宗玮。”大家一翻他的嘴:“两边都是假牙,是王宗玮!”

  杨厅长大声指示:“马上汇报!我们已经活捉了王宗玮!活的!”

  谢竹生到现在都记得躺在地上的王宗玮的眼神,“那应该就叫凶残吧!他谁都看,但一句话不说”。

  

  哥哥王宗王方只有1.65米,不会用枪,就在谢竹生抓王宗玮的平行过去8米远的地方。“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但还能看见王宗王方的人影。”武警的枪齐齐扫射过去。10分钟后王宗王方被几个武警抬下山。

  谢竹生说,“从脖子以下到大腿根部,整齐的9个弹孔,是一梭子弹打死的”。

  “武警战士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孩子,当时情绪特别激动,开始殴打王宗玮。”两小时后,王宗玮也因伤毙命。

  谢竹生的叙述在24年后变得异常珍贵,因为所有当时报道都说"二王"被当场击毙”。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谢竹生完全理解战士们的情绪,“那么多人4天在深山老林里摸索。"二王"多坏啊!”大家都处于兴奋期,“胜利了!”的欢呼响彻山谷。

  

  基础工作薄弱,队伍素质差,公安部被逼出了悬赏通缉令。

  2月12日沈阳案发,3月刘文被公安部指派做“二王”案总指挥。

  3月底他来到武汉的岱山派出所时,“二王”刚刚打死3名警察,并抢劫枪支逃跑。“我到的时候,正有一帮群众,围住了派出所,他们说,公安局干脆换牌子,改叫粮食局算了!”刘文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公安,所谓刑事科,15块钱以上的事全管,“没有应对暴力犯罪的经验”。

  “文革”结束后,社会治安和风气都有所变化,刘文说,"二王"是一个转折点”。

  “二王”案时间之长、地域之广、投入之大,从新中国建立以来前所未有。“到现在,我们还是没有对"二王"的活动做出准确判断。沈阳连杀4人后,能够肯定的是"二王"的4次露头,从北京开往广州的47次列车上开枪,湖南衡阳打死1人,湖北岱山、武汉打死4人,安徽淮阴抢劫2.1万元,一直到江西广昌被击毙。”刘文说,“而且都是因为打了遭遇战。我们的人开了3枪,一枪没中,还被人家给打死了。”

  “二王”案结束以后,刘文说自己情绪完全提不起来,“7个月才破案,应该吸取教训!有什么英雄可言?”

  同年夏,邓小平在北戴河召开会议,第一次做出了“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指示。

  

  2月至4月,公安部门的压力越来越大。

  5月,悬赏2000元的通缉令一夜间贴满了大街小巷。刘文至今还保存着这张发黄的“文革”后第一张A级通缉令。除了“二王”的相貌特征,背面还印着“只许张贴,不准广播登报”。

  “当时害怕影响不好,通缉令也来不及让各地去印,只好我们印好,派飞机运往全国各地。”

  新中国成立后从没悬过赏,刘文曾仔细研究了香港、台湾地区,清朝和民国时代的“悬赏通缉”。“我当时对领导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不该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专利。”刘文笑着说,现在悬赏50万元的多了。当时送到,批示“同意”,但是悬赏奖金从5000元改为2000元。

  此后刘文背着一台十几斤重的电话,跑遍了广东、安徽、江苏、湖北、河南、陕西和河北。“那个电话是最高级的了,瑞典的。还带着个电台。”

  因为还没有专车,刘文去很多发现线索的边远地区都要坐公共汽车。“当地的公安局给我们开个证明,说有两个警察同志要坐车,麻烦保留两个座位。”

  

  刘文还特地买了100件防弹背心,“200块钱一件,到一个地方只发一件”。刘文说到自己走过的每一处,都会激动地站起来讲,“我们在广东白云山也是围堵了,武汉还调动了军用直升机,还是没逮到”。

  上世纪80年代公安的装备也很落后,没有110报警电话、巡警、特警和检查点。“连传真机也是为了"二王"买的,好赶紧把照片传往全国。”

  当时全国各地都出现线索,“每天都有电话来说,"一高一矮又来了",搞得上上下下都紧张,但经查证,都是假的。

  特别是出现了很多"假二王",冒充"二王"到处作案,我在大连围堵了半天,抓到了一高一矮,他们还"承认"自己是二王呢!”特别是悬赏通缉令发布后,提供线索就可以奖励1000元,查实的奖励2000元。

  刘文说,“和现在动辄50万元悬赏捉拿在逃犯可不一样,有人说公安无能,拿钱买人民的自尊,也有人说这样省警力、省经费”。

  ——见山——

  重案回顾 2018 【目录汇总贴 】

  收藏举报投诉

  这个案子太著名,绝对是八十年代上半页的头条。

  二王是新中国第一张悬赏通缉令上的通缉犯,可见其当时的影响。

  二王即王宗坊和王宗玮兄弟俩,沈阳人,震惊全国的大案“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的主角。从1983年2月12日二王在沈阳犯下第一起命案至9月18日被警方击毙的七个月间,打死打伤公安人员和平民18人。

  他们一个被击毙,另一个没有被击毙……

  

  二王中的弟弟王宗玮身材瘦小,很文静,曾在空军某部队服役,是沈阳部队的试枪员,整个沈阳兵工厂生产出的枪械送到他们手中验枪,因此私自收藏一些。计有三支54式及若干子弹。

  ——见山——

  夺冲锋枪杀人案 灭门报复为红颜 1988

  恐怖旅馆 电击枪杀死25人的血魔 1996

  抢劫银行 于双戈持枪杀人 轰动上海滩

  夺枪重案“李家三兄弟”连杀8名警察 鞍山1989

  10年抓不到的“双桥老流氓”作案380起

  被判死刑的“采花官二代” 上海流氓大案 轰动1986

  杀死42人 吃生殖器 一级恐怖 一级变态重案 1991

  特大劫持客车案 促成特警诞生

  持枪杀警 流窜10年的保险柜大盗侦破记

  呼兰大侠 没有比他更著名的凶手了

  重案回顾 2018 【目录汇总贴 】

  王宗坊(王方)身材干瘦个很高,被劳改过,事发前刚刚释放。

  之所以要逃,就是二哥刚出狱心还很野,想要偷抢财物,并从一货站盗得味精若干。被发现之后杀掉保安,开始流亡……

  

  1983年2月12日中午,王宗方、王宗玮混入沈阳空军463医院。王宗方撬开小卖部房门,入室盗窃,王宗玮在外放哨。

  此时,医院人员发现王宗玮形迹可疑,将他带到医院外科室盘查。后有抓住企图逃跑的王宗方,将他带到外科室隔壁房间审查。恼羞成怒的二王瞬间拿出枪,开枪打死打伤4人,自此开始携带武器亡命天涯。

  一路上杀人越货,武警公安轮番堵截,于闹市枪战,二人弹无虚发,枪枪毙命,部队与群众损失甚大。

  

  在七八个月内,二人一路从沈阳杀过河北,穿过北京,越过河南,深入安徽,后又潜入江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简直是杀出个黎明。

  后来惊动了中央,当时公安部发布了第一个悬赏通缉令,集全国的力量抓捕二王。

  果然,这个悬赏通缉令很奏效,在那个通讯方式落后的社会,虽然二王被多次发现,但还是被逃脱。最后二人落魄江西某山区被发现,武警公安解放军出动数万人围剿。

  

  “满大街都张贴着"二王"照片,中国人第一次看见悬赏通缉令。”

  1983年,从大年三十在沈阳持枪杀4人开始,全国流窜,杀人抢劫,直到中秋节被围捕。7个月零6天,困扰着中国人的问题是:“二王到底到哪儿了?”“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是个谜。”

  “二王案”当年前线总指挥、前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文说,“因为抓到时候已经死了,没人能说清,他们到底去过哪些地方,哪些案子是他们干的。”

  王宗王方和王宗玮,这对来自沈阳一个教师家庭的两兄弟,面对的是当时相对纯净的治安环境和薄弱的刑事侦查力量,“悬赏通缉、特警、巡警、道路检查点和"110",这些中国的刑侦网络是从"二王"开始建立”。

  “有一个武警战士叫吴增兴,牺牲了。其实事后调查,王宗王方根本不会开枪,也没打死过人,他只放了一枪,而吴增兴身上有5个弹孔。” 刘文说。

  

  5万人的搜山进行到第4天,谢竹生带着警犬卫南时不时需要停下来休息。同来的另13条警犬第一天就已经全部累趴下了,12条被人背下了山,1条脱水死亡。

  “9月13日,发现"二王"的第一天,搜山的每人发了8个硬皮月饼,像包子似的,一点点馅,其他的进口警犬连闻都不闻,只有卫南,和我分吃一块。”

  4天里不断接到情况,谢竹生带着卫南和王宗玮的一只鞋,来到每一个可疑地点。

  “9月18日凌晨接到山民报告,说自家厨房的饭和腌菜被偷吃了,还找到一只鞋。卫南一闻鞋,一下子"放线"了,两只眼睛发亮,尾巴绷直了,和身体成了水平线。”队伍开始在卫南指引下搜寻,除了警犬是技术条件,搜山只剩下了人海战术。

  “我和卫南各走一个山坳,相隔几米远。从山顶到山脚下,1米1人,排成一条线。”约2.5万名武警战士,夹杂七八百江西广昌的公安民警。

  命令是:“向左移动。”队伍像梳子一样在南坑山上寻找,“卫南不断发现王宗玮28厘米长的脚印,我们俩的速度比其他人都快”。

  到一个岔路,卫南忽然奔跑起来。谢竹生说他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空虚。“无名的紧张,我刑侦考试门门第一,向来打冲锋,那天前后看看就我一个,觉得心凉。”

  “卫南回来!”谢竹生大喊,过了七八分钟后面的人才赶到,“王宗玮就在卫南那条道上,"二王"是向右移动,我要是自己往里走就完了!

  到下午16点多,谢竹生的前方突然响了一枪。“刹那间,整个现场没有一丝动静。”

  停顿了几秒钟,谢竹生大喊一声“是二王!”

  这时山上山下的枪全响了,“我带着卫南就往里冲!”他先松开了卫南的牵引带。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跑着,我左上方就出现了战士甘,他中枪了,再往前还是战士郑,我问他"二王"呢?他说跑了,往山下走了!”

  “几步就看见王宗玮正要抓着一根毛竹往下跳,我离他只有几米,卫南的训练是"动哪咬哪",它一下子就扑上去咬住了王宗玮抓毛竹的左手。”

  宅邸汽车 合法持有

  配重合理 武力威猛

  :锤子

  

  王宗玮右手拿着枪,“我猛地抱住了他”。

  两个人带一条狗,一起往山下滚去。

  “他1.85米,我1.73米,但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后来尸检发现,“二王”胃里只有一点山上产的莲子的渣。

  “我扳过他的左肩死死卡在地上,一看,都是血。子弹从左肩贯穿从左下颚打出,不是致命伤。”

  卫南还死死咬住王宗玮的左手,“我说:你老实点!他说:我是好人。”谢竹生现在想起来还要冷笑,他回问:“你还是好人哪?”

  

  根据二王案件改编的连环画

  谢竹生在王宗玮口袋里搜出20多发子弹,1把匕首,“脚上绑了个救命包,有1万块钱和他美国姑父的地址”。

  谢竹生和卫南一路把王宗玮拖下了山,“又来了3个战士,一起拖”。把王宗玮拉到路边上,一直坐镇的江西省公安厅杨厅长也来了:“抓到哪一个?”谢竹生说:“个子很高,可能是王宗玮。”大家一翻他的嘴:“两边都是假牙,是王宗玮!”

  杨厅长大声指示:“马上汇报!我们已经活捉了王宗玮!活的!”

  谢竹生到现在都记得躺在地上的王宗玮的眼神,“那应该就叫凶残吧!他谁都看,但一句话不说”。

  

  哥哥王宗王方只有1.65米,不会用枪,就在谢竹生抓王宗玮的平行过去8米远的地方。“太阳已经快下山了,但还能看见王宗王方的人影。”武警的枪齐齐扫射过去。10分钟后王宗王方被几个武警抬下山。

  谢竹生说,“从脖子以下到大腿根部,整齐的9个弹孔,是一梭子弹打死的”。

  “武警战士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孩子,当时情绪特别激动,开始殴打王宗玮。”两小时后,王宗玮也因伤毙命。

  谢竹生的叙述在24年后变得异常珍贵,因为所有当时报道都说"二王"被当场击毙”。微信公号 JSBWZZ 见山博物愉快阅读。敏感话题在新浪微博“见山观察”。谢竹生完全理解战士们的情绪,“那么多人4天在深山老林里摸索。"二王"多坏啊!”大家都处于兴奋期,“胜利了!”的欢呼响彻山谷。

  

  基础工作薄弱,队伍素质差,公安部被逼出了悬赏通缉令。

  2月12日沈阳案发,3月刘文被公安部指派做“二王”案总指挥。

  3月底他来到武汉的岱山派出所时,“二王”刚刚打死3名警察,并抢劫枪支逃跑。“我到的时候,正有一帮群众,围住了派出所,他们说,公安局干脆换牌子,改叫粮食局算了!”刘文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公安,所谓刑事科,15块钱以上的事全管,“没有应对暴力犯罪的经验”。

  “文革”结束后,社会治安和风气都有所变化,刘文说,"二王"是一个转折点”。

  “二王”案时间之长、地域之广、投入之大,从新中国建立以来前所未有。“到现在,我们还是没有对"二王"的活动做出准确判断。沈阳连杀4人后,能够肯定的是"二王"的4次露头,从北京开往广州的47次列车上开枪,湖南衡阳打死1人,湖北岱山、武汉打死4人,安徽淮阴抢劫2.1万元,一直到江西广昌被击毙。”刘文说,“而且都是因为打了遭遇战。我们的人开了3枪,一枪没中,还被人家给打死了。”

  “二王”案结束以后,刘文说自己情绪完全提不起来,“7个月才破案,应该吸取教训!有什么英雄可言?”

  同年夏,邓小平在北戴河召开会议,第一次做出了“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指示。

  

  2月至4月,公安部门的压力越来越大。

  5月,悬赏2000元的通缉令一夜间贴满了大街小巷。刘文至今还保存着这张发黄的“文革”后第一张A级通缉令。除了“二王”的相貌特征,背面还印着“只许张贴,不准广播登报”。

  “当时害怕影响不好,通缉令也来不及让各地去印,只好我们印好,派飞机运往全国各地。”

  新中国成立后从没悬过赏,刘文曾仔细研究了香港、台湾地区,清朝和民国时代的“悬赏通缉”。“我当时对领导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不该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专利。”刘文笑着说,现在悬赏50万元的多了。当时送到,批示“同意”,但是悬赏奖金从5000元改为2000元。

  此后刘文背着一台十几斤重的电话,跑遍了广东、安徽、江苏、湖北、河南、陕西和河北。“那个电话是最高级的了,瑞典的。还带着个电台。”

  因为还没有专车,刘文去很多发现线索的边远地区都要坐公共汽车。“当地的公安局给我们开个证明,说有两个警察同志要坐车,麻烦保留两个座位。”

  

  刘文还特地买了100件防弹背心,“200块钱一件,到一个地方只发一件”。刘文说到自己走过的每一处,都会激动地站起来讲,“我们在广东白云山也是围堵了,武汉还调动了军用直升机,还是没逮到”。

  上世纪80年代公安的装备也很落后,没有110报警电话、巡警、特警和检查点。“连传真机也是为了"二王"买的,好赶紧把照片传往全国。”

  当时全国各地都出现线索,“每天都有电话来说,"一高一矮又来了",搞得上上下下都紧张,但经查证,都是假的。

  特别是出现了很多"假二王",冒充"二王"到处作案,我在大连围堵了半天,抓到了一高一矮,他们还"承认"自己是二王呢!”特别是悬赏通缉令发布后,提供线索就可以奖励1000元,查实的奖励2000元。

  刘文说,“和现在动辄50万元悬赏捉拿在逃犯可不一样,有人说公安无能,拿钱买人民的自尊,也有人说这样省警力、省经费”。

  ——见山——

  重案回顾 2018 【目录汇总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