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反对梁山招安的大有人在,为什么宋江就怕鲁智深反对

创业指导 阅读(1319)

2019

之前,有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句子。这句话说:我喜欢你听不懂我,但你做不到。这句话与卢志深和宋江的关系非常重要。

宋江想招募安(Ann),这是第一位跳出性欲的吴歌。

吴松与宋岛有着深厚的友谊,但原则问题一直以来并不一致。他站起来向宋老板抗议:“今天也要招募,明天也要招募,给弟兄们的心冷!”

可以看出,吴松深受赵安的憎恨。吴Wu具有直率的性格,如果他讨厌坏事,他不会给人以感情。这是宋江。对于其他人,吴松很生气。

随后的陆志深显然不是那么有礼貌。

卢志深说:

“只有满族武术,他们都是叛徒,被圣聪蒙蔽。就像蝎子,染成肥皂的坦率一样,怎么能清洁干净!内心的平静是不好的!那么他们会辞职,他们明天会去。”

卢志深本人从未想到凉山是一项大事业。如果这很重要,那将是分心的。什么也没有。

在此之前,吴松率先提出反对,甚至两个词“天天招募保安”都说破天只是个抱怨,宋江不介意,但上述卢志深的话做了宋江的背酷。

是的,从卢志深的话中可以看出,有两个核心。一方面,卢志深已经看到了朝廷的本质。最后招募他毫无意义。另一个意思是昭安没有意义。不如每个人都好!

宋江可以容纳卢志深,让他坐在凉山台阶的顶部,这也是两个原因:

第一个,二龙山的老板,为了平衡派系而得罪(过去我曾描述过凉山的七个主要派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一下);

其次,对和尚的身份,卢志深并不满意,但不是阴谋,只为抢劫而下山。

因此,宋江面对陆智深,既尊重又恐惧。不要说梁山在水中排名前20位,即使是整个108个,最怕宋江的也不过是他。

可以说,当真正的工人卢志深遇到吹牛的宋江时,两个人怎么会不喝一壶尿呢?但是毕竟,每个人都在江湖中混在一起。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现场,每个人仍然必须能够说出来,而不是一针见血或自大。对于宋江,单位领导和下属是斗气的,并且失去了身份。对于卢志深来说,尽管他和宋江一路走来,但他们都是单位的同事,而另一方是领导人。无需使关系如此僵化。

这两个人是在法庭上有经验并能理解的人。

但对于宋江而言,最不舒服的是,他不仅必须非常尊重陆智深的尊敬,而且即使陆智深胆怯和面对他,他也无法接受陆智深。特别是在Zhao安问题上,李伟反对他。他可能会要求人们将其拖出并观看,而李霄的腿很软。吴松反对,他还有话要说。毕竟,松江拥有吴松的风度,所以松江很难说话。

但是面对卢志深,宋江只露出了微笑,很好的解释,然后在晚上偷偷送给卢志深几个祭坛,以安抚卢志深的情绪。

据估计,作为老板,宋江的牙齿吱吱作响。

有很多练习佛教的方法。冥想是一种习惯,善行也是一种习惯。如果说杨珊是一种练习,那么惩罚也是一种练习。卢志深有着慈悲的心和杀人的心。他可以俯身倾听弱者的声音,也可以鄙视权力并憎恶邪恶。当遇到弱势群体时,道路并不平坦,这把刀得到了帮助。面对邪恶势力,“禅宗杖为生与死开辟了道路,而刀则被用来杀死不公正现象。”易准金翠莲,帮助刘太公,鄙视高太奇,暗杀何太寿,从不屈服于强者。卢志深在谋杀和纵火的生活中似乎是不讲理和不守规矩的,但他对那些不怕水火的人们有一种正义感。他值得世人。

他既流血又气质,他富有同情心和克己。在僧侣眼中,他是强盗,在强盗眼中,他是佛陀。他可以与禅宗开悟的长者亲密无间,却看不到红尘中的公众。他生活在天空中,但注定要寂寞。他猛烈地进来,安静地走着。也许他的心太大了。世界上的佛寺和凉山只能是他短暂的住所。他的真正目的地是只有西方幸福的世界。

之前,有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句子。这句话说:我喜欢你听不懂我,但你做不到。这句话与卢志深和宋江的关系非常重要。

宋江想招募安(Ann),这是第一位跳出性欲的吴歌。

吴松与宋岛有着深厚的友谊,但原则问题一直以来并不一致。他站起来向宋老板抗议:“今天也要招募,明天也要招募,给弟兄们的心冷!”

可以看出,吴松深受赵安的憎恨。吴Wu具有直率的性格,如果他讨厌坏事,他不会给人以感情。这是宋江。对于其他人,吴松很生气。

随后的陆志深显然不是那么有礼貌。

卢志深说:

“只有满族武术,他们都是叛徒,被圣聪蒙蔽。就像蝎子,染成肥皂的坦率一样,怎么能清洁干净!内心的平静是不好的!那么他们会辞职,他们明天会去。”

卢志深本人从未想到凉山是一项大事业。如果这很重要,那将是分心的。什么也没有。

在此之前,吴松率先提出反对,甚至两个词“天天招募保安”都说破天只是个抱怨,宋江不介意,但上述卢志深的话做了宋江的背酷。

是的,从卢志深的话中可以看出,有两个核心。一方面,卢志深已经看到了朝廷的本质。最后招募他毫无意义。另一个意思是昭安没有意义。不如每个人都好!

宋江可以容纳卢志深,让他坐在凉山台阶的顶部,这也是两个原因:

第一个,二龙山的老板,为了平衡派系而得罪(过去我曾描述过凉山的七个主要派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一下);

其次,对和尚的身份,卢志深并不满意,但不是阴谋,只为抢劫而下山。

因此,宋江面对陆智深,既尊重又恐惧。不要说梁山在水中排名前20位,即使是整个108个,最怕宋江的也不过是他。

可以说,当真正的工人卢志深遇到吹牛的宋江时,两个人怎么会不喝一壶尿呢?但是毕竟,每个人都在江湖中混在一起。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现场,每个人仍然必须能够说出来,而不是一针见血或自大。对于宋江,单位领导和下属是斗气的,并且失去了身份。对于卢志深来说,尽管他和宋江一路走来,但他们都是单位的同事,而另一方是领导人。无需使关系如此僵化。

这两个人是在法庭上有经验并能理解的人。

但对于宋江而言,最不舒服的是,他不仅必须非常尊重陆智深的尊敬,而且即使陆智深胆怯和面对他,他也无法接受陆智深。特别是在Zhao安问题上,李伟反对他。他可能会要求人们将其拖出并观看,而李霄的腿很软。吴松反对,他还有话要说。毕竟,松江拥有吴松的风度,所以松江很难说话。

但是面对卢志深,宋江只露出了微笑,很好的解释,然后在晚上偷偷送给卢志深几个祭坛,以安抚卢志深的情绪。

据估计,作为老板,宋江的牙齿吱吱作响。

有很多练习佛教的方法。冥想是一种习惯,善行也是一种习惯。如果说杨珊是一种练习,那么惩罚也是一种练习。卢志深有着慈悲的心和杀人的心。他可以俯身倾听弱者的声音,也可以鄙视权力并憎恶邪恶。当遇到弱势群体时,道路并不平坦,这把刀得到了帮助。面对邪恶势力,“禅宗杖为生与死开辟了道路,而刀则被用来杀死不公正现象。”易准金翠莲,帮助刘太公,鄙视高太奇,暗杀何太寿,从不屈服于强者。卢志深在谋杀和纵火的生活中似乎是不讲理和不守规矩的,但他对那些不怕水火的人们有一种正义感。他值得世人。

他既流血又气质,他富有同情心和克己。在僧侣眼中,他是强盗,在强盗眼中,他是佛陀。他可以与禅宗开悟的长者亲密无间,却看不到红尘中的公众。他生活在天空中,但注定要寂寞。他猛烈地进来,安静地走着。也许他的心太大了。世界上的佛寺和凉山只能是他短暂的住所。他的真正目的地是只有西方幸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