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书虫一枚

创业资讯 阅读(837)


  2019年08月05日 星期一 晴

  

  新书拆开了塑料封皮还在的

  妞儿从小就是一枚不折不扣的书虫,对每一本书都呵护备至。

  凡有塑料外包装封皮的书,她看完后那封皮还在的,合上书就像没有拆开一般,且书里不允许有任何折痕。

  起初,我以为她就是一般的爱护书,最多也就和我差不多,保持书的干净整洁即可。但事实根本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她对书有一种特别痴迷的钟爱。为此,我们之间有过误会,甚至还有过争吵。

  还记得有次给她收拾书架时,一眼看过去,看到好些书的塑料封皮都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拆开一般,更别说是看过了。我先入为主就想着她怎么有这么多的书都没有看,还又列了个书单给我,让我给她买新书。

  我用质问的语气数落她,只知道买书就不知道看书,买回来难不成是当摆设的?

  她一脸疑惑地听着我的数落说她没有把书当摆设啊,她的书都是看完了的。

  我指着那些“可疑”的书对她说:“买来时的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你还敢说你都看完了?”

  她“哦”了一声,好笑地把那些书从书架上取下来递到我面前翻开,我才发现这些书她真的都看过了,但外包装的封皮确实也都在的。不拿在手里翻开看,还真就像没有拆封的新书一般。

  我特别好奇她是怎么做到书都看完了包装封皮还完好的。她说:“你赶紧给我买新书,新书回来了给你演示一下,你不就知道了?”

  

  前后四个角都贴有胶布

  新书回来后,我特别留意去看她是怎么拆包装的。

  只见她动作娴熟麻利地用刀片沿着包装的塑料皮缝线处轻轻划开,然后如图用胶布把封面与封底的四个边角粘住,这样子相当于给书包了一个书皮,书看完了还像新的一样,几乎没有一点磨损。我看了着实佩服,妥妥的书虫一只。

  每次我要借她的书看时,她都很为难,一再叮嘱我不能让书沾上一点其他的“颜色”,更不能有折痕,甚至不能在看书的时候把打开的书朝下扣在桌子上,一定要保证书从外到里都是干干净净的。我看她的书时都是特别小心的,几乎不敢在看书的时候吃东西,生怕把吃的喝的东西一不小心洒在书本上。

  高三那年,我看她的一本书,看到中间时想起要收衣服,把书随手朝下扣放在茶几上时被她看到了,她相当不高兴,说我那里是看书,简直就是蹂躏书,让我以后不要再看她的书了,还说我把书的封皮也磨旧了(那本书没有保护封皮的那一层)。我那天因为一些琐碎事情心情也不怎么样,听着她那句“蹂躏书”的话觉得很不舒服,就和她吵了起来,还故意把书丢了一下。

  看着她捡起书心疼不已的样子,我特别后悔。她看到我真的生气了,也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话了。于是娘俩和解时都做出了一些让步:我看书时给书包上书皮,用书签,不折页,不朝下扣放;她也不能再对我有过多的要求,即便我有时候做的不到位,也不能再生气。

  她说她也明白,无论怎么爱护书,只要翻看的多了,自然就会有磨损的痕迹,但是她就是见不得书上有折痕之类的。

  

  不许有一点折痕

  在生活中,她并不是一个事事苛求完美的孩子,唯独对书要求不一样。我这个自认为还算爱护书的人自叹不如。和她相比,我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爱书之人,而妞儿则可以称得上是书虫了。

  我们两人的部分书是分开的,谁的就是谁的,所有权划分的很清楚,可以相互借阅,但不得随意变更所有权。

  我也从不自作主张把她的书借给别人,如果有人要借,我一定会去问她,她说可以就借,她说不借就不借。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给别人借书看,除非特别熟悉的人,且有百分之九九的把握他们也是惜书之人才会考虑借出去。

  当然,她也轻易不借别人的书,若是借来也必定是加倍爱护。这次回来借了学校图书馆的一本书,推荐给我看,还不忘叮嘱我“老规矩”,就差点要求我再包书皮了。

  受这个小书虫的影响,我现在也变得特别爱护书了。虽然每次都在拆封时会把那个塑料封皮撕掉,但我会包一个书皮上去,尽可能地保护书不受磨损。小书虫对我这一做法也比较赞赏。

  昨天给她收拾书桌时,看到她这两天正在看的《月亮与六便士》,又是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就顺手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一下。

  家有这样一枚书虫,虽然有时候觉得她对书的呵护有些苛求完美了,但她后来还是有所改变,向我靠拢过来些,这感觉还挺好的。

  

  书虫对书呵护备至

  96

  zero007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5

  2019.08.05 20:42*

  字数 1593

  2019年08月05日 星期一 晴

  

  新书拆开了塑料封皮还在的

  妞儿从小就是一枚不折不扣的书虫,对每一本书都呵护备至。

  凡有塑料外包装封皮的书,她看完后那封皮还在的,合上书就像没有拆开一般,且书里不允许有任何折痕。

  起初,我以为她就是一般的爱护书,最多也就和我差不多,保持书的干净整洁即可。但事实根本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她对书有一种特别痴迷的钟爱。为此,我们之间有过误会,甚至还有过争吵。

  还记得有次给她收拾书架时,一眼看过去,看到好些书的塑料封皮都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拆开一般,更别说是看过了。我先入为主就想着她怎么有这么多的书都没有看,还又列了个书单给我,让我给她买新书。

  我用质问的语气数落她,只知道买书就不知道看书,买回来难不成是当摆设的?

  她一脸疑惑地听着我的数落说她没有把书当摆设啊,她的书都是看完了的。

  我指着那些“可疑”的书对她说:“买来时的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你还敢说你都看完了?”

  她“哦”了一声,好笑地把那些书从书架上取下来递到我面前翻开,我才发现这些书她真的都看过了,但外包装的封皮确实也都在的。不拿在手里翻开看,还真就像没有拆封的新书一般。

  我特别好奇她是怎么做到书都看完了包装封皮还完好的。她说:“你赶紧给我买新书,新书回来了给你演示一下,你不就知道了?”

  

  前后四个角都贴有胶布

  新书回来后,我特别留意去看她是怎么拆包装的。

  只见她动作娴熟麻利地用刀片沿着包装的塑料皮缝线处轻轻划开,然后如图用胶布把封面与封底的四个边角粘住,这样子相当于给书包了一个书皮,书看完了还像新的一样,几乎没有一点磨损。我看了着实佩服,妥妥的书虫一只。

  每次我要借她的书看时,她都很为难,一再叮嘱我不能让书沾上一点其他的“颜色”,更不能有折痕,甚至不能在看书的时候把打开的书朝下扣在桌子上,一定要保证书从外到里都是干干净净的。我看她的书时都是特别小心的,几乎不敢在看书的时候吃东西,生怕把吃的喝的东西一不小心洒在书本上。

  高三那年,我看她的一本书,看到中间时想起要收衣服,把书随手朝下扣放在茶几上时被她看到了,她相当不高兴,说我那里是看书,简直就是蹂躏书,让我以后不要再看她的书了,还说我把书的封皮也磨旧了(那本书没有保护封皮的那一层)。我那天因为一些琐碎事情心情也不怎么样,听着她那句“蹂躏书”的话觉得很不舒服,就和她吵了起来,还故意把书丢了一下。

  看着她捡起书心疼不已的样子,我特别后悔。她看到我真的生气了,也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话了。于是娘俩和解时都做出了一些让步:我看书时给书包上书皮,用书签,不折页,不朝下扣放;她也不能再对我有过多的要求,即便我有时候做的不到位,也不能再生气。

  她说她也明白,无论怎么爱护书,只要翻看的多了,自然就会有磨损的痕迹,但是她就是见不得书上有折痕之类的。

  

  不许有一点折痕

  在生活中,她并不是一个事事苛求完美的孩子,唯独对书要求不一样。我这个自认为还算爱护书的人自叹不如。和她相比,我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爱书之人,而妞儿则可以称得上是书虫了。

  我们两人的部分书是分开的,谁的就是谁的,所有权划分的很清楚,可以相互借阅,但不得随意变更所有权。

  我也从不自作主张把她的书借给别人,如果有人要借,我一定会去问她,她说可以就借,她说不借就不借。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给别人借书看,除非特别熟悉的人,且有百分之九九的把握他们也是惜书之人才会考虑借出去。

  当然,她也轻易不借别人的书,若是借来也必定是加倍爱护。这次回来借了学校图书馆的一本书,推荐给我看,还不忘叮嘱我“老规矩”,就差点要求我再包书皮了。

  受这个小书虫的影响,我现在也变得特别爱护书了。虽然每次都在拆封时会把那个塑料封皮撕掉,但我会包一个书皮上去,尽可能地保护书不受磨损。小书虫对我这一做法也比较赞赏。

  昨天给她收拾书桌时,看到她这两天正在看的《月亮与六便士》,又是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就顺手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一下。

  家有这样一枚书虫,虽然有时候觉得她对书的呵护有些苛求完美了,但她后来还是有所改变,向我靠拢过来些,这感觉还挺好的。

  

  书虫对书呵护备至

  2019年08月05日 星期一 晴

  

  新书拆开了塑料封皮还在的

  妞儿从小就是一枚不折不扣的书虫,对每一本书都呵护备至。

  凡有塑料外包装封皮的书,她看完后那封皮还在的,合上书就像没有拆开一般,且书里不允许有任何折痕。

  起初,我以为她就是一般的爱护书,最多也就和我差不多,保持书的干净整洁即可。但事实根本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她对书有一种特别痴迷的钟爱。为此,我们之间有过误会,甚至还有过争吵。

  还记得有次给她收拾书架时,一眼看过去,看到好些书的塑料封皮都在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拆开一般,更别说是看过了。我先入为主就想着她怎么有这么多的书都没有看,还又列了个书单给我,让我给她买新书。

  我用质问的语气数落她,只知道买书就不知道看书,买回来难不成是当摆设的?

  她一脸疑惑地听着我的数落说她没有把书当摆设啊,她的书都是看完了的。

  我指着那些“可疑”的书对她说:“买来时的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你还敢说你都看完了?”

  她“哦”了一声,好笑地把那些书从书架上取下来递到我面前翻开,我才发现这些书她真的都看过了,但外包装的封皮确实也都在的。不拿在手里翻开看,还真就像没有拆封的新书一般。

  我特别好奇她是怎么做到书都看完了包装封皮还完好的。她说:“你赶紧给我买新书,新书回来了给你演示一下,你不就知道了?”

  

  前后四个角都贴有胶布

  新书回来后,我特别留意去看她是怎么拆包装的。

  只见她动作娴熟麻利地用刀片沿着包装的塑料皮缝线处轻轻划开,然后如图用胶布把封面与封底的四个边角粘住,这样子相当于给书包了一个书皮,书看完了还像新的一样,几乎没有一点磨损。我看了着实佩服,妥妥的书虫一只。

  每次我要借她的书看时,她都很为难,一再叮嘱我不能让书沾上一点其他的“颜色”,更不能有折痕,甚至不能在看书的时候把打开的书朝下扣在桌子上,一定要保证书从外到里都是干干净净的。我看她的书时都是特别小心的,几乎不敢在看书的时候吃东西,生怕把吃的喝的东西一不小心洒在书本上。

  高三那年,我看她的一本书,看到中间时想起要收衣服,把书随手朝下扣放在茶几上时被她看到了,她相当不高兴,说我那里是看书,简直就是蹂躏书,让我以后不要再看她的书了,还说我把书的封皮也磨旧了(那本书没有保护封皮的那一层)。我那天因为一些琐碎事情心情也不怎么样,听着她那句“蹂躏书”的话觉得很不舒服,就和她吵了起来,还故意把书丢了一下。

  看着她捡起书心疼不已的样子,我特别后悔。她看到我真的生气了,也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话了。于是娘俩和解时都做出了一些让步:我看书时给书包上书皮,用书签,不折页,不朝下扣放;她也不能再对我有过多的要求,即便我有时候做的不到位,也不能再生气。

  她说她也明白,无论怎么爱护书,只要翻看的多了,自然就会有磨损的痕迹,但是她就是见不得书上有折痕之类的。

  

  不许有一点折痕

  在生活中,她并不是一个事事苛求完美的孩子,唯独对书要求不一样。我这个自认为还算爱护书的人自叹不如。和她相比,我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爱书之人,而妞儿则可以称得上是书虫了。

  我们两人的部分书是分开的,谁的就是谁的,所有权划分的很清楚,可以相互借阅,但不得随意变更所有权。

  我也从不自作主张把她的书借给别人,如果有人要借,我一定会去问她,她说可以就借,她说不借就不借。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给别人借书看,除非特别熟悉的人,且有百分之九九的把握他们也是惜书之人才会考虑借出去。

  当然,她也轻易不借别人的书,若是借来也必定是加倍爱护。这次回来借了学校图书馆的一本书,推荐给我看,还不忘叮嘱我“老规矩”,就差点要求我再包书皮了。

  受这个小书虫的影响,我现在也变得特别爱护书了。虽然每次都在拆封时会把那个塑料封皮撕掉,但我会包一个书皮上去,尽可能地保护书不受磨损。小书虫对我这一做法也比较赞赏。

  昨天给她收拾书桌时,看到她这两天正在看的《月亮与六便士》,又是塑料封皮都没有去掉,就顺手拍了几张照片记录一下。

  家有这样一枚书虫,虽然有时候觉得她对书的呵护有些苛求完美了,但她后来还是有所改变,向我靠拢过来些,这感觉还挺好的。

  

  书虫对书呵护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