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 69 无处不在的黑袍人

创业资讯 阅读(1200)


  

  三京悬着一颗心终于稍稍放松下来,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三京现在只希望什么都不想,好好睡一觉痛快。哎,不对,他不是刚刚才醒过来么……

  三京又偷偷向冷心望去,她安静地坐在一旁,神色古井无波。

  他们最后在那漫天黑羽的梦境里抱在一起了。那梦境是自己心底最恐惧的东西,想必这只是自己的梦境吧,最后的相拥也只是自己的意淫。

  是我太害怕寂寞了,所以才在梦境之中给自己这样的安慰吧……

  就像逃离空寂界那一次,他们有过一次拥吻,冷心极力否认。渐渐地,这会成为三京一个人的记忆,也许再过一些日子,它便变得虚幻不真,然后被三京遗忘。是否真实存在过,已经没有关系了。

  三京心里慢慢松下来。这时候他才感到自己两边脸隐隐发痛,轻轻触碰之下疼痛感更加清晰。

  “我的脸……怎么这么痛?”三京喃喃问道。

  “这个,真的不关我事!”神音脸红起来,“刚刚怎么叫你都醒不过来,姐姐用了最暴力的方法,然后就把你的脸打成这样了。”

  唉,神无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女人。

  “哥哥……”赤瞳怀中的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醒过来。

  “倩儿,你现在感觉怎样?”赤瞳柔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在梦里我杀了很多人,连哥哥也想杀掉。我在心里拼命叫哥哥快点离开,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这个梦,真的很可怕!”

  三京走到倩儿身边问道:“倩儿,你说之前是被一个伯伯带走,那个伯伯长什么样子?”

  倩儿回想片刻:“他穿着黑袍,还戴着一个黑色的面具,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很沙哑。那天我被小蝶姐姐她们欺负,一个人躲在湖心小亭里面哭。那伯伯就突然出现,他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去。我说好,然后他向我施了法术,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突然变得很厉害,好像什么人都不怕,好像什么人都能杀死。后来伯伯把我送到一个名叫寻香楼的地方,跟我说,在这里我想杀谁都可以,除了萧红玉姑娘。”

  听到这里三京蓦地一颤,心底泛起一阵冷意。

  “那后来呢?”三京又问。

  “后来,我跟那姐姐打起来了。”倩儿指向冷心,看着冷心的神色还是有几分不安,“姐姐把我封在晶石里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过了多久,伯伯把我放了出来,还教会我噬魂法诀,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又回到兰若寺。”

  “这么说来,那黑袍人现在还在兰若寺?!”三京惊得跳起来,焦急地四下张望,这种被人无时无刻盯着的感觉真不舒服。

  “你们口中说的那个黑袍人,我知道他是谁。”摩千楞插过话,“他是天阳教的副教主,妖国国师,最近十年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通晓很多奇异术法,实力深不可测。如果你们遇到这个人,能逃就逃,逃不掉,那就只能等死了。说实话,我自己也远远不是这样个人的对手,要是跟他对上了,我也只有死路一条。这些年来他做过几件大事,听着都叫人头皮发麻。也因为有这样一个人的辅助,天阳教这些年才发展得这么迅猛。”

  “这个人做过那些大事?”在三京迟疑不语之下,赤瞳向千楞问道。

  “他打败了妖君,并把他囚禁起来。妖族一向以实力为尊,由此可见黑袍人的实力已经凌驾于整个妖族。听闻他曾到过魔域,在魔尊那里偷了些什么东西,被魔尊发现之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魔域魔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心里都清楚,能在他手下全身而退,那黑袍人的实力强到何种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得陷入沉默之中。

  倩儿想了想又对赤瞳说:“哥哥,你还记得杀死我们的那个人吗?”

  赤瞳点点头,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一个戴着青铜面具红衣如火的身影。

  “我见那个人的样子。”倩儿低声说。

  “真的?!”

  倩儿点点头,“他跟爹打斗的时候爹把他的面具打下来了,他的样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当时爹好像很吃惊。”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赤瞳又问。

  倩儿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我说不上来,当时他的年纪跟爹差不多,他的脸容看着很威武,特别是眼睛,看着叫人害怕……这样吧,我可以把他的样子画出来!”

  “对!我差点忘了倩儿从小就擅长画画!”赤瞳欢喜喊道。

  三京连忙从乾坤袋里拿出文房四宝,倩儿坐在地上笔触轻灵地画出一幅人像。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脸庞清瘦,双目狭长,倩儿精堪的画功把这个人的神韵画得栩栩如生。如同倩儿说的那样,这一双眼睛如同锋利的刀刃,被它盯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刺进心里,令人很不舒服。

  “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赤瞳向众人问道。

  三京和冷心都摇摇头,千楞坦言没有印象。赤瞳不由得有几分失望,只是想到如今终于有了一丝线索又心生欣慰。

  “他们已经破了我的幻羽术。”翼突然低声叹了一句。

  “你的羽幻术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妖族那边还一个左护法。”千楞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翼的肩膀,“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道那家伙的功夫现在到了什么水平。”

  “喂,你们都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千楞向众人问道。

  远处冷心默默点头,把神怒紧握在手中,眼神冰冷,气势逼人。

  赤瞳也轻轻点点头,示意倩儿跟小倩和宁采臣呆在一起。

  神音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头发银白,神情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人,神无又出现了。

  摩千楞和翼身上衣袂飘飘,战意渐浓。

  看到大家如临大敌的阵势,三京开始还有些错愕,当他想明白之后,他无奈地拍拍自己的光头:“今天的事儿真多,还有完没完啊……”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96

  一鸣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12.4

  2019.08.05 15:26

  字数 2092

  

  三京悬着一颗心终于稍稍放松下来,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三京现在只希望什么都不想,好好睡一觉痛快。哎,不对,他不是刚刚才醒过来么……

  三京又偷偷向冷心望去,她安静地坐在一旁,神色古井无波。

  他们最后在那漫天黑羽的梦境里抱在一起了。那梦境是自己心底最恐惧的东西,想必这只是自己的梦境吧,最后的相拥也只是自己的意淫。

  是我太害怕寂寞了,所以才在梦境之中给自己这样的安慰吧……

  就像逃离空寂界那一次,他们有过一次拥吻,冷心极力否认。渐渐地,这会成为三京一个人的记忆,也许再过一些日子,它便变得虚幻不真,然后被三京遗忘。是否真实存在过,已经没有关系了。

  三京心里慢慢松下来。这时候他才感到自己两边脸隐隐发痛,轻轻触碰之下疼痛感更加清晰。

  “我的脸……怎么这么痛?”三京喃喃问道。

  “这个,真的不关我事!”神音脸红起来,“刚刚怎么叫你都醒不过来,姐姐用了最暴力的方法,然后就把你的脸打成这样了。”

  唉,神无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女人。

  “哥哥……”赤瞳怀中的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醒过来。

  “倩儿,你现在感觉怎样?”赤瞳柔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在梦里我杀了很多人,连哥哥也想杀掉。我在心里拼命叫哥哥快点离开,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这个梦,真的很可怕!”

  三京走到倩儿身边问道:“倩儿,你说之前是被一个伯伯带走,那个伯伯长什么样子?”

  倩儿回想片刻:“他穿着黑袍,还戴着一个黑色的面具,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很沙哑。那天我被小蝶姐姐她们欺负,一个人躲在湖心小亭里面哭。那伯伯就突然出现,他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去。我说好,然后他向我施了法术,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突然变得很厉害,好像什么人都不怕,好像什么人都能杀死。后来伯伯把我送到一个名叫寻香楼的地方,跟我说,在这里我想杀谁都可以,除了萧红玉姑娘。”

  听到这里三京蓦地一颤,心底泛起一阵冷意。

  “那后来呢?”三京又问。

  “后来,我跟那姐姐打起来了。”倩儿指向冷心,看着冷心的神色还是有几分不安,“姐姐把我封在晶石里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过了多久,伯伯把我放了出来,还教会我噬魂法诀,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又回到兰若寺。”

  “这么说来,那黑袍人现在还在兰若寺?!”三京惊得跳起来,焦急地四下张望,这种被人无时无刻盯着的感觉真不舒服。

  “你们口中说的那个黑袍人,我知道他是谁。”摩千楞插过话,“他是天阳教的副教主,妖国国师,最近十年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通晓很多奇异术法,实力深不可测。如果你们遇到这个人,能逃就逃,逃不掉,那就只能等死了。说实话,我自己也远远不是这样个人的对手,要是跟他对上了,我也只有死路一条。这些年来他做过几件大事,听着都叫人头皮发麻。也因为有这样一个人的辅助,天阳教这些年才发展得这么迅猛。”

  “这个人做过那些大事?”在三京迟疑不语之下,赤瞳向千楞问道。

  “他打败了妖君,并把他囚禁起来。妖族一向以实力为尊,由此可见黑袍人的实力已经凌驾于整个妖族。听闻他曾到过魔域,在魔尊那里偷了些什么东西,被魔尊发现之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魔域魔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心里都清楚,能在他手下全身而退,那黑袍人的实力强到何种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得陷入沉默之中。

  倩儿想了想又对赤瞳说:“哥哥,你还记得杀死我们的那个人吗?”

  赤瞳点点头,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一个戴着青铜面具红衣如火的身影。

  “我见那个人的样子。”倩儿低声说。

  “真的?!”

  倩儿点点头,“他跟爹打斗的时候爹把他的面具打下来了,他的样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当时爹好像很吃惊。”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赤瞳又问。

  倩儿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我说不上来,当时他的年纪跟爹差不多,他的脸容看着很威武,特别是眼睛,看着叫人害怕……这样吧,我可以把他的样子画出来!”

  “对!我差点忘了倩儿从小就擅长画画!”赤瞳欢喜喊道。

  三京连忙从乾坤袋里拿出文房四宝,倩儿坐在地上笔触轻灵地画出一幅人像。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脸庞清瘦,双目狭长,倩儿精堪的画功把这个人的神韵画得栩栩如生。如同倩儿说的那样,这一双眼睛如同锋利的刀刃,被它盯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刺进心里,令人很不舒服。

  “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赤瞳向众人问道。

  三京和冷心都摇摇头,千楞坦言没有印象。赤瞳不由得有几分失望,只是想到如今终于有了一丝线索又心生欣慰。

  “他们已经破了我的幻羽术。”翼突然低声叹了一句。

  “你的羽幻术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妖族那边还一个左护法。”千楞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翼的肩膀,“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道那家伙的功夫现在到了什么水平。”

  “喂,你们都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千楞向众人问道。

  远处冷心默默点头,把神怒紧握在手中,眼神冰冷,气势逼人。

  赤瞳也轻轻点点头,示意倩儿跟小倩和宁采臣呆在一起。

  神音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头发银白,神情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人,神无又出现了。

  摩千楞和翼身上衣袂飘飘,战意渐浓。

  看到大家如临大敌的阵势,三京开始还有些错愕,当他想明白之后,他无奈地拍拍自己的光头:“今天的事儿真多,还有完没完啊……”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三京悬着一颗心终于稍稍放松下来,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三京现在只希望什么都不想,好好睡一觉痛快。哎,不对,他不是刚刚才醒过来么……

  三京又偷偷向冷心望去,她安静地坐在一旁,神色古井无波。

  他们最后在那漫天黑羽的梦境里抱在一起了。那梦境是自己心底最恐惧的东西,想必这只是自己的梦境吧,最后的相拥也只是自己的意淫。

  是我太害怕寂寞了,所以才在梦境之中给自己这样的安慰吧……

  就像逃离空寂界那一次,他们有过一次拥吻,冷心极力否认。渐渐地,这会成为三京一个人的记忆,也许再过一些日子,它便变得虚幻不真,然后被三京遗忘。是否真实存在过,已经没有关系了。

  三京心里慢慢松下来。这时候他才感到自己两边脸隐隐发痛,轻轻触碰之下疼痛感更加清晰。

  “我的脸……怎么这么痛?”三京喃喃问道。

  “这个,真的不关我事!”神音脸红起来,“刚刚怎么叫你都醒不过来,姐姐用了最暴力的方法,然后就把你的脸打成这样了。”

  唉,神无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女人。

  “哥哥……”赤瞳怀中的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醒过来。

  “倩儿,你现在感觉怎样?”赤瞳柔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在梦里我杀了很多人,连哥哥也想杀掉。我在心里拼命叫哥哥快点离开,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这个梦,真的很可怕!”

  三京走到倩儿身边问道:“倩儿,你说之前是被一个伯伯带走,那个伯伯长什么样子?”

  倩儿回想片刻:“他穿着黑袍,还戴着一个黑色的面具,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他说话的声音很沙哑。那天我被小蝶姐姐她们欺负,一个人躲在湖心小亭里面哭。那伯伯就突然出现,他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到一个好玩的地方去。我说好,然后他向我施了法术,接着我就感觉自己突然变得很厉害,好像什么人都不怕,好像什么人都能杀死。后来伯伯把我送到一个名叫寻香楼的地方,跟我说,在这里我想杀谁都可以,除了萧红玉姑娘。”

  听到这里三京蓦地一颤,心底泛起一阵冷意。

  “那后来呢?”三京又问。

  “后来,我跟那姐姐打起来了。”倩儿指向冷心,看着冷心的神色还是有几分不安,“姐姐把我封在晶石里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过了多久,伯伯把我放了出来,还教会我噬魂法诀,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又回到兰若寺。”

  “这么说来,那黑袍人现在还在兰若寺?!”三京惊得跳起来,焦急地四下张望,这种被人无时无刻盯着的感觉真不舒服。

  “你们口中说的那个黑袍人,我知道他是谁。”摩千楞插过话,“他是天阳教的副教主,妖国国师,最近十年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物,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通晓很多奇异术法,实力深不可测。如果你们遇到这个人,能逃就逃,逃不掉,那就只能等死了。说实话,我自己也远远不是这样个人的对手,要是跟他对上了,我也只有死路一条。这些年来他做过几件大事,听着都叫人头皮发麻。也因为有这样一个人的辅助,天阳教这些年才发展得这么迅猛。”

  “这个人做过那些大事?”在三京迟疑不语之下,赤瞳向千楞问道。

  “他打败了妖君,并把他囚禁起来。妖族一向以实力为尊,由此可见黑袍人的实力已经凌驾于整个妖族。听闻他曾到过魔域,在魔尊那里偷了些什么东西,被魔尊发现之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

  魔域魔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心里都清楚,能在他手下全身而退,那黑袍人的实力强到何种程度自然不言而喻。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得陷入沉默之中。

  倩儿想了想又对赤瞳说:“哥哥,你还记得杀死我们的那个人吗?”

  赤瞳点点头,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一个戴着青铜面具红衣如火的身影。

  “我见那个人的样子。”倩儿低声说。

  “真的?!”

  倩儿点点头,“他跟爹打斗的时候爹把他的面具打下来了,他的样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当时爹好像很吃惊。”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赤瞳又问。

  倩儿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我说不上来,当时他的年纪跟爹差不多,他的脸容看着很威武,特别是眼睛,看着叫人害怕……这样吧,我可以把他的样子画出来!”

  “对!我差点忘了倩儿从小就擅长画画!”赤瞳欢喜喊道。

  三京连忙从乾坤袋里拿出文房四宝,倩儿坐在地上笔触轻灵地画出一幅人像。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脸庞清瘦,双目狭长,倩儿精堪的画功把这个人的神韵画得栩栩如生。如同倩儿说的那样,这一双眼睛如同锋利的刀刃,被它盯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刺进心里,令人很不舒服。

  “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赤瞳向众人问道。

  三京和冷心都摇摇头,千楞坦言没有印象。赤瞳不由得有几分失望,只是想到如今终于有了一丝线索又心生欣慰。

  “他们已经破了我的幻羽术。”翼突然低声叹了一句。

  “你的羽幻术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妖族那边还一个左护法。”千楞嘻笑一声,轻轻拍了拍翼的肩膀,“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道那家伙的功夫现在到了什么水平。”

  “喂,你们都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千楞向众人问道。

  远处冷心默默点头,把神怒紧握在手中,眼神冰冷,气势逼人。

  赤瞳也轻轻点点头,示意倩儿跟小倩和宁采臣呆在一起。

  神音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头发银白,神情已经完全变了另一个人,神无又出现了。

  摩千楞和翼身上衣袂飘飘,战意渐浓。

  看到大家如临大敌的阵势,三京开始还有些错愕,当他想明白之后,他无奈地拍拍自己的光头:“今天的事儿真多,还有完没完啊……”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