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新工作让她感觉舒适又安逸,却因为一双蝴蝶结皮鞋惹怒老板

励志文章 阅读(977)

  小说:新工作让她感觉舒适又安逸,却因为一双蝴蝶结皮鞋惹怒老板

  “吱吱吱吱”蛐蛐在院子花丛里叫个不停,招弟在莲花浴缸里伸伸胳膊,满脸惬意地自言自语,“这样洗澡好舒服啊!”说完舒展着腰扭了扭身体,跑到浴室大镜子前看看自己,“我身材其实也挺不错呀,就是胸小点,不过也可以了!”说完冲镜子吐吐舌头,回身把浴缸里的小熊捞出来拧干,用电吹风吹了吹,挂在毛巾勾上。

  在卧室换上新买的睡衣后,招弟想想在新家度过的这一周,满脸欢喜地坐在书桌台灯下,聚精会神看着那本贴满透明胶带的破旧专业课书。

  时间过得飞快,招弟看下手机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就往书里塞了个书签,走出书房又把每个房间转了一遍,感叹道,“真好,什么时候就有这样的家了?好完美!就是地板太俗气了”,说完又走到浴室抱着还没有干的小熊,来到客厅落地窗前,靠着窗帘看着外面的夜景。

件只能供一个上大学,弟弟过两年也要高考,那是招弟第一次尝到绝望的滋味。

  但胖子好像命中注定是自己的救星,刚参加工作的胖子回到村里,西服白衬衣还有锃亮皮鞋,焗油的头发是那么风光,在招弟父母面前吹嘘说,‘随便一个大学毕业生,一个月也能拿三千块’。

件是要招弟保证毕业后得供弟弟上学和成家。

  刚进入大学,生活比自己想得美好很多,室友们也特别亲热,比起种地收庄稼,不仅轻松而且充满着快乐和新奇。但是在经历了大一、大二、大三后,渐渐地招弟发现每个人都在变化,室友们头发拉直、裙子越来越飘逸、化妆品越来越多,唯独自己矗立在原点。

  每天在食堂帮工的招弟,从免费吃饭的喜悦,到后来开始戴上口罩生怕被人认出来,而且用胶水粘破口运动鞋,也只会在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才做,偶尔还会悄悄喷室友的发胶,甚至试图用电夹板自己拉直头发,最后才知道别人花百十块钱做的头发,不是一个借来得电夹板可以解决的。

  一天在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招弟看到了那个在网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帅气男孩,第一次招弟体会到心蹦蹦乱跳的感觉,从此每天路过网球场都要站在铁丝网外,看看有没有那个帅气男孩在有力地挥动球拍,有时好久看不到他,招弟就禁不住傻傻站着等很久,希望他能出现并能回头看自己一眼。

  不过幸运也偶尔降临,这个帅气男孩有时会到自己所在窗口打饭,招弟拼命给他盛饭直到放不下为止。

  男孩似乎对太多的分量并不关注,甚至有一次还说,“太多了,都不好拿了。”老板娘看到几乎往外掉的饭菜,愤怒眼神给招弟带来的恐惧,也随即被帅气男孩冲自己微笑冲得烟消云散。

  为此招弟晚上躲在被子里偷笑了好久,最后流出的泪把被子也打湿了。

  但直到学校运动会时,这个帅气男孩拉着一个身材高挑时髦女孩的情景,瞬间摧毁招弟一年的迷梦。

  在雨里走了很久,回到宿舍后招弟抱着隔壁床的蔷薇哭得死去活来,蔷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抱着不停地安慰这个平日里坚韧的女孩。

  从那天起,招弟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小熊陪着自己。

  虽然这些往事已经过去了几年,但每每想起,招弟眼圈还是会红红的。

  回忆着过去的往事,招弟紧紧抱着小熊,自我安慰地倾诉道,“现在好多了,不用再那么烦心!”

  尽管在新家的日子过得安逸,但招弟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两个小女孩怎么还不来?拿了人家工资却没事可做,这让招弟甚至有些无所适从。而胖子每次在电话里总说,“不要着急,小宝贝就这两天到”,可好像总是遥遥无期,还有那个奇怪的韩助理,虽然不让人讨厌,但总感觉有点阴冷。

街就是森林公园。周一上午公园里人很少,大河两边是绿绿的草地和茂密树林,阳光也照得人暖暖的。

  招弟找了个幽静的地方,树叶遮挡着太阳,树下修剪整齐的草坪像一张绿色大床。招弟把床单平整地铺好,苹果橘子放在一边,微风吹过水面,凉爽地让人感觉所有毛孔都透着气。惬意的招弟坐在床单上靠着一棵大树,仰起头仔细闻着花草香味,把双手张开左右伸了伸,就像一只被囚禁了很久的小鸟伸展着翅膀,最后索性把鞋一脱,整个人躺在床单上。

  从树枝叶缝隙射进来的阳光打在脸上,不是那么刺眼,招弟调皮地用脚夹着小熊做了个发狠的表情,学着男人粗粗的嗓音,“你知道什么是自由吗?”说完哈哈笑着把小熊抱着放在了身边。

  很久没有如此放松的招弟光着脚,一会儿走来走去感受柔柔的草地,一会儿又用手勾着树转来转去,一直转到头晕乎乎的,直到有些累了,才躺在花格子的床单上,脸上露着幸福的笑容。花草的清香,树木散发出充足的氧气,加上暖暖的阳光让招弟渐渐有了些困意......

  鸟儿“叽叽喳喳”吵闹着,睡醒的招弟睁开眼睛看看正午的太阳,像个慵懒的少妇伸伸胳膊,不紧不慢收拾好东西,脚步轻盈地离开了公园。

,回到了小区。

  哼着歌的招弟上了楼,正准备拿钥匙开门,背后的脚步声让她无意扭头看了一眼,却看到戴着墨镜的韩冰正走上楼梯,消瘦的脸在深色衣服陪衬下显得更加惨白。

  招弟见是老板,急忙转过身客气地说道,“韩助理您好!”

  韩冰看看招弟和她手里的东西,轻声问道,“住这儿还适应吧?”

  招弟忙连忙点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再次见到韩冰会莫名地紧张。

  韩冰微微笑了笑柔声说道,“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过几天她们就过来!”

  韩冰平和的话语让招弟感觉轻松了很多,于是急忙打开门准备把韩冰往屋子里让,这时对面的门突然开了,一个脸宽宽的,皮肤白嫩,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内。

  “韩助理!”中年妇女说话的时候满脸笑容,韩冰“哦”了一声要进对门,又扭过头吩咐道,“以后有什么事不懂就请教王姐”并用手随意的指了下中年女人。

  “好的”招弟赶忙答应着,可突然发觉王姐正瞪着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自己那双蝴蝶结皮鞋。

  这时,正准备往屋里走的韩冰也回过头,往招弟脚上看去,王姐急忙收回眼神招呼韩冰说道,“韩助理快换了鞋吧!”但韩冰还是看到了招弟那双新鞋,眼睛呆呆地盯着上面那个漂亮俏丽的蝴蝶结,面瘫的左脸微微抽搐,有些愤怒地猛回头快步进了屋子。

  王姐埋怨地瞪了招弟一眼,赶忙关上了门。

  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招弟满头雾水愣在那里,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漂亮的蝴蝶结皮鞋,纳闷地回到自己屋子。

  下午三点,招弟放下书扭扭有些酸痛的腰背,心神不宁地嘟囔道,“没想到韩助理就住在对面,不就是一双鞋嘛,有什么好看的?”

  正当招弟胡思乱想,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招弟从猫眼里一看是王姐就赶忙开了门,满脸严肃的王姐一进门,就用力往地上放了个鞋盒,脸紧紧绷着也不说话直接坐到沙发上。

  招弟忙给倒了杯水,看到王姐脸色不好 就捋了捋头发坐在了一边。

  沉默了一会儿,招弟看了看门口的鞋盒,感觉到王姐应该是为了鞋的事,就怯怯地问道,“王姐,是不是我的鞋不合适呀?”

  王姐一听招弟的话,扭过来脸语气里充满了焦急,“不是不合适,是非常不合适,小许呀,你刚来,但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穿有蝴蝶结的鞋了,你知道吗?她以前最爱穿蝴蝶结的鞋!”王姐边说边用惊恐的眼睛打量着招弟。

  王姐玄密的话和语气让招弟听得寒毛直竖,急忙站起身拉着王姐胳膊问道,“什么她呀?王姐你别吓我啊!”

  王姐看到招弟着急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看你挺面善的,是这样,以前韩助理的爱人就喜欢穿你那种鞋,后来她出了点事儿,所以你不要再穿了,免得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儿”

  招弟一听,满脸懊悔地跺着脚说道,“哎呀,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到招弟着急的样子,王姐起身把鞋盒拿到面前,把里面的鞋摆在地上,“你看能穿上吗?”

  招弟咬咬嘴唇,着急地说,“丢了这个工作可咋办,不行,我自己买,自己买!”

  一听招弟的话,王姐用力在她胳膊上抽了一巴掌,严厉地说道,“让你穿就穿,我们这些伺候人的都不容易,省一分是一分,还能让你再花钱买一双,俗话说得好,穷人不能为难穷人。”

  王姐同病相怜的语气,让招弟感动地用力点着头,穿上了王姐带来的鞋在地上走了走。

  王姐看挺和脚就满意地笑着点点头,凑近招弟身边悄悄说道,“这呀!是她买的,都没穿过,很高档的,韩助理让我全扔了,我呀就把她没穿过的悄悄放起来,有蝴蝶结的都扔了,你看今天用上了吧!”

  招弟低头看了又看这双漂亮的新皮鞋,喜忧参半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姐看了眼招弟忧虑的脸,笑着说道,“放心,你别看韩助理冷冰冰的,其实真是个好人,不会为这事开除你,就是以后千万别提他爱人的事,孩子回来也别提,我呀,比你年纪大,遇的人多事也多,谁遇上韩助理都是她的福气。哎,不过好人都一个样,命苦!”王姐说到最后嘴唇竟有些发抖。

  招弟虽然并不清楚王姐说的是什么,但看到她悲切的面容,也不禁心里也有些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