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50)

励志文章 阅读(174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分钟后,警察阿姨喊来的出租车过来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留着短发的圆脸阿姨从出租车里走出来。

  “老同学,今天又要辛苦你了!”警察阿姨看到老同学从出租车里出来,急忙笑着迎上去。

  “咱们两个谁给谁呀,还说那客气话!是这位姑娘要去大塘吗?”司机阿姨笑着问警察阿姨。

  “是,就是她。”

  “这姑娘坐轮椅怎么上车呀?”司机阿姨蹙眉问一句。

  “啊啊啊”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出租车旁边,去拉出租车的门,司机阿姨看见了急忙走过去帮她把车门打开,小雪用两只手扶住轮椅的两个把手,憋足一口气,试图用爆发力把身体撑起来,可是太难了,她的臂力还没能达到足以撑起她的整个身体,其实她就是想证明给司机阿姨看看,她可以自己上车的,结果她失败了,她动了两次也没能自己坐进车里,她急得都要哭了。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看到这情形急忙走过去,她们每人架住小雪一个胳膊把她送到车后座上。

  司机阿姨关上车门,小声对警察阿姨说一句“你又给我找个大麻烦!”警察阿姨亲热地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你们有困难找警察,警察有困难就找同学喽!老同学,拜托了!还有,这位姑娘到大塘不会待太久,你等一下一定要把她拉回来哦,再次拜托!拜托!回来我一定请你去喝随喜牛肉汤!”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嘿嘿”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两个人又把小雪的轮椅折叠起来放进后备箱里。

  “走了!”司机阿姨坐到驾驶座上和警察阿姨打声招呼后,脚轻轻踩下油门,车缓缓向前滑去。“一路平安!”警察阿姨向她们招招手回到了警车上。

  大塘是距离H市二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子,现在农公路修得都好漂亮,干净平整的水泥路面,出租车跑起来也很顺利。

  不到一个小时,小雪就到了大塘村,出租车刚刚停稳,小雪的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她点开,是倩茹发过来的:姐,奶奶回来了,她问你去哪里了?她很着急!

  小雪急忙回复:小妹,你告诉奶奶我已经回到老家大塘,让她放心,我没事,有出租车在这等着我,我两个小时后就回去。

  倩茹回复:知道了,奶奶说让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可以打姑姑电话,她们会及时赶回去的。

  小雪回复:我知道了。让奶奶放心,我真的没事。我要下车了,回去再说。拜。

  倩茹回复:“拜”

  出租车停在了小雪家门口,司机阿姨把小雪的轮椅从后备箱里费力地拿出来后,拉开车门对小雪说:“姑娘,你可以自己下车吗?”

  小雪拿起随身携带的简易写字板写下一行字:阿姨,不好意思,我一个人下不去。这个是我家,我弟弟在家,麻烦你去拍拍门,让他出来一下。

  司机阿姨看了一眼小雪写字板上的内容,急忙绕过车头走到小雪家门口,抬手开始拍小雪家的红铁门。

  司机阿姨拍了有五六下,院子里才传来小雪奶奶的声音:“谁呀?”

  司机阿姨继续拍门,小雪奶奶一边继续向大门口走,一边又问:“谁呀?别拍了,我来了。”

  小雪奶奶打开门,看到一个陌生女人站在她家门口,门口还停一辆车,急忙问到:“你找谁?”

  “老奶奶,你看看车里是你什么人,坐轮椅的?她说她有个弟弟在家,你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姐姐从车里架出来,好不好?”司机阿姨笑着对小雪奶奶说道。

  “是小雪回来了?”小雪奶奶听完司机阿姨的话,急忙走到出租车旁边,趴在车窗上向车里望了一眼后,忍不住叫到“哎呦,真是小雪回来了呀!”

  小雪奶奶急忙绕过车头快步走到拉开车门的一侧,核桃树皮似的脸上堆出笑容,“小雪,你回来了呀!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奶奶好提前给你做些好吃的呀!”

  小雪面无表情地抬眼看看奶奶,“啊啊啊”地对奶奶比划着,又敲敲她的写字板。

  奶奶不识字,也不明白小雪比划的什么,急忙问司机:“她说的什么?”“她说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从车里架出来,坐轮椅上。”司机急忙回答。

  “好、好、好,我这就去喊家喜!”小雪奶奶急忙转身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兴奋地喊着:“家喜!”“家喜!”“家喜!你姐回来了!快出来!”

  小雪奶奶疾步走到院子里又走进堂屋,五分钟才把萎靡不振的家喜从堂屋里拉出来,一边拉着家喜向门口走,一边唠叨着:“你说你怎么那么困呢!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觉!快醒醒吧,你姐回来了!快去把你姐接家里来!快呀!”家喜被奶奶连拉带拽跌跌撞撞走到大门口。

  “小伙子,快过来,帮把手,把你姐从车上架出来!”司机看到家喜急忙招呼他。

  “嗯”家喜揉揉眼睛,走到出租车旁边,探身架起姐姐的一直胳膊,司机阿姨架起小雪的另一只胳膊,两个人共同把小雪从出租车里架出来放到轮椅上。

  “家喜,快把你姐推回家!”奶奶兴奋地催促孙子。家喜很听话,走到姐姐后面,推起姐姐的轮椅就走。

  小雪对司机阿姨“啊啊啊”的比划着,“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会等你的!”司机阿姨急忙回应小雪。

  家喜把姐姐推到堂屋里,她奶奶脸上刚才在门口堆起的笑容已经褪去,愁眉苦脸地对小雪说道:“小雪,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说明天进城去找你呢!你看家喜怎么办呀?学不上了,让她去你哪里,他也不去,天天在家睡大觉,快愁死我了,你说怎么办呀?”

  小雪面无表情看看奶奶,又看看家喜,拍拍旁边一把椅子让家喜做,家喜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坐在了姐姐旁边。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到:弟弟,你为什么不愿上学?然后拉拉弟弟,让弟弟看。

  家喜抬眼看了一下姐姐写的内容,闷声闷气地回一声“我就是不想上了。”

  “能告诉姐姐,不想上学的原因吗?”小雪又写下一行字让弟弟看。

  家喜看看姐姐写的内容,停顿片刻,忽然抽泣起来:“姐,爸妈突然都死了,我心里难受……”

  (未完待续)

  96

  来慧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8.1

  2019.08.17 05:54*

  字数 21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分钟后,警察阿姨喊来的出租车过来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留着短发的圆脸阿姨从出租车里走出来。

  “老同学,今天又要辛苦你了!”警察阿姨看到老同学从出租车里出来,急忙笑着迎上去。

  “咱们两个谁给谁呀,还说那客气话!是这位姑娘要去大塘吗?”司机阿姨笑着问警察阿姨。

  “是,就是她。”

  “这姑娘坐轮椅怎么上车呀?”司机阿姨蹙眉问一句。

  “啊啊啊”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出租车旁边,去拉出租车的门,司机阿姨看见了急忙走过去帮她把车门打开,小雪用两只手扶住轮椅的两个把手,憋足一口气,试图用爆发力把身体撑起来,可是太难了,她的臂力还没能达到足以撑起她的整个身体,其实她就是想证明给司机阿姨看看,她可以自己上车的,结果她失败了,她动了两次也没能自己坐进车里,她急得都要哭了。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看到这情形急忙走过去,她们每人架住小雪一个胳膊把她送到车后座上。

  司机阿姨关上车门,小声对警察阿姨说一句“你又给我找个大麻烦!”警察阿姨亲热地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你们有困难找警察,警察有困难就找同学喽!老同学,拜托了!还有,这位姑娘到大塘不会待太久,你等一下一定要把她拉回来哦,再次拜托!拜托!回来我一定请你去喝随喜牛肉汤!”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嘿嘿”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两个人又把小雪的轮椅折叠起来放进后备箱里。

  “走了!”司机阿姨坐到驾驶座上和警察阿姨打声招呼后,脚轻轻踩下油门,车缓缓向前滑去。“一路平安!”警察阿姨向她们招招手回到了警车上。

  大塘是距离H市二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子,现在农公路修得都好漂亮,干净平整的水泥路面,出租车跑起来也很顺利。

  不到一个小时,小雪就到了大塘村,出租车刚刚停稳,小雪的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她点开,是倩茹发过来的:姐,奶奶回来了,她问你去哪里了?她很着急!

  小雪急忙回复:小妹,你告诉奶奶我已经回到老家大塘,让她放心,我没事,有出租车在这等着我,我两个小时后就回去。

  倩茹回复:知道了,奶奶说让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可以打姑姑电话,她们会及时赶回去的。

  小雪回复:我知道了。让奶奶放心,我真的没事。我要下车了,回去再说。拜。

  倩茹回复:“拜”

  出租车停在了小雪家门口,司机阿姨把小雪的轮椅从后备箱里费力地拿出来后,拉开车门对小雪说:“姑娘,你可以自己下车吗?”

  小雪拿起随身携带的简易写字板写下一行字:阿姨,不好意思,我一个人下不去。这个是我家,我弟弟在家,麻烦你去拍拍门,让他出来一下。

  司机阿姨看了一眼小雪写字板上的内容,急忙绕过车头走到小雪家门口,抬手开始拍小雪家的红铁门。

  司机阿姨拍了有五六下,院子里才传来小雪奶奶的声音:“谁呀?”

  司机阿姨继续拍门,小雪奶奶一边继续向大门口走,一边又问:“谁呀?别拍了,我来了。”

  小雪奶奶打开门,看到一个陌生女人站在她家门口,门口还停一辆车,急忙问到:“你找谁?”

  “老奶奶,你看看车里是你什么人,坐轮椅的?她说她有个弟弟在家,你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姐姐从车里架出来,好不好?”司机阿姨笑着对小雪奶奶说道。

  “是小雪回来了?”小雪奶奶听完司机阿姨的话,急忙走到出租车旁边,趴在车窗上向车里望了一眼后,忍不住叫到“哎呦,真是小雪回来了呀!”

  小雪奶奶急忙绕过车头快步走到拉开车门的一侧,核桃树皮似的脸上堆出笑容,“小雪,你回来了呀!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奶奶好提前给你做些好吃的呀!”

  小雪面无表情地抬眼看看奶奶,“啊啊啊”地对奶奶比划着,又敲敲她的写字板。

  奶奶不识字,也不明白小雪比划的什么,急忙问司机:“她说的什么?”“她说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从车里架出来,坐轮椅上。”司机急忙回答。

  “好、好、好,我这就去喊家喜!”小雪奶奶急忙转身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兴奋地喊着:“家喜!”“家喜!”“家喜!你姐回来了!快出来!”

  小雪奶奶疾步走到院子里又走进堂屋,五分钟才把萎靡不振的家喜从堂屋里拉出来,一边拉着家喜向门口走,一边唠叨着:“你说你怎么那么困呢!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觉!快醒醒吧,你姐回来了!快去把你姐接家里来!快呀!”家喜被奶奶连拉带拽跌跌撞撞走到大门口。

  “小伙子,快过来,帮把手,把你姐从车上架出来!”司机看到家喜急忙招呼他。

  “嗯”家喜揉揉眼睛,走到出租车旁边,探身架起姐姐的一直胳膊,司机阿姨架起小雪的另一只胳膊,两个人共同把小雪从出租车里架出来放到轮椅上。

  “家喜,快把你姐推回家!”奶奶兴奋地催促孙子。家喜很听话,走到姐姐后面,推起姐姐的轮椅就走。

  小雪对司机阿姨“啊啊啊”的比划着,“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会等你的!”司机阿姨急忙回应小雪。

  家喜把姐姐推到堂屋里,她奶奶脸上刚才在门口堆起的笑容已经褪去,愁眉苦脸地对小雪说道:“小雪,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说明天进城去找你呢!你看家喜怎么办呀?学不上了,让她去你哪里,他也不去,天天在家睡大觉,快愁死我了,你说怎么办呀?”

  小雪面无表情看看奶奶,又看看家喜,拍拍旁边一把椅子让家喜做,家喜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坐在了姐姐旁边。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到:弟弟,你为什么不愿上学?然后拉拉弟弟,让弟弟看。

  家喜抬眼看了一下姐姐写的内容,闷声闷气地回一声“我就是不想上了。”

  “能告诉姐姐,不想上学的原因吗?”小雪又写下一行字让弟弟看。

  家喜看看姐姐写的内容,停顿片刻,忽然抽泣起来:“姐,爸妈突然都死了,我心里难受……”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分钟后,警察阿姨喊来的出租车过来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留着短发的圆脸阿姨从出租车里走出来。

  “老同学,今天又要辛苦你了!”警察阿姨看到老同学从出租车里出来,急忙笑着迎上去。

  “咱们两个谁给谁呀,还说那客气话!是这位姑娘要去大塘吗?”司机阿姨笑着问警察阿姨。

  “是,就是她。”

  “这姑娘坐轮椅怎么上车呀?”司机阿姨蹙眉问一句。

  “啊啊啊”小雪急忙把轮椅转到出租车旁边,去拉出租车的门,司机阿姨看见了急忙走过去帮她把车门打开,小雪用两只手扶住轮椅的两个把手,憋足一口气,试图用爆发力把身体撑起来,可是太难了,她的臂力还没能达到足以撑起她的整个身体,其实她就是想证明给司机阿姨看看,她可以自己上车的,结果她失败了,她动了两次也没能自己坐进车里,她急得都要哭了。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看到这情形急忙走过去,她们每人架住小雪一个胳膊把她送到车后座上。

  司机阿姨关上车门,小声对警察阿姨说一句“你又给我找个大麻烦!”警察阿姨亲热地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你们有困难找警察,警察有困难就找同学喽!老同学,拜托了!还有,这位姑娘到大塘不会待太久,你等一下一定要把她拉回来哦,再次拜托!拜托!回来我一定请你去喝随喜牛肉汤!”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嘿嘿”司机阿姨和警察阿姨两个人又把小雪的轮椅折叠起来放进后备箱里。

  “走了!”司机阿姨坐到驾驶座上和警察阿姨打声招呼后,脚轻轻踩下油门,车缓缓向前滑去。“一路平安!”警察阿姨向她们招招手回到了警车上。

  大塘是距离H市二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子,现在农公路修得都好漂亮,干净平整的水泥路面,出租车跑起来也很顺利。

  不到一个小时,小雪就到了大塘村,出租车刚刚停稳,小雪的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她点开,是倩茹发过来的:姐,奶奶回来了,她问你去哪里了?她很着急!

  小雪急忙回复:小妹,你告诉奶奶我已经回到老家大塘,让她放心,我没事,有出租车在这等着我,我两个小时后就回去。

  倩茹回复:知道了,奶奶说让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可以打姑姑电话,她们会及时赶回去的。

  小雪回复:我知道了。让奶奶放心,我真的没事。我要下车了,回去再说。拜。

  倩茹回复:“拜”

  出租车停在了小雪家门口,司机阿姨把小雪的轮椅从后备箱里费力地拿出来后,拉开车门对小雪说:“姑娘,你可以自己下车吗?”

  小雪拿起随身携带的简易写字板写下一行字:阿姨,不好意思,我一个人下不去。这个是我家,我弟弟在家,麻烦你去拍拍门,让他出来一下。

  司机阿姨看了一眼小雪写字板上的内容,急忙绕过车头走到小雪家门口,抬手开始拍小雪家的红铁门。

  司机阿姨拍了有五六下,院子里才传来小雪奶奶的声音:“谁呀?”

  司机阿姨继续拍门,小雪奶奶一边继续向大门口走,一边又问:“谁呀?别拍了,我来了。”

  小雪奶奶打开门,看到一个陌生女人站在她家门口,门口还停一辆车,急忙问到:“你找谁?”

  “老奶奶,你看看车里是你什么人,坐轮椅的?她说她有个弟弟在家,你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姐姐从车里架出来,好不好?”司机阿姨笑着对小雪奶奶说道。

  “是小雪回来了?”小雪奶奶听完司机阿姨的话,急忙走到出租车旁边,趴在车窗上向车里望了一眼后,忍不住叫到“哎呦,真是小雪回来了呀!”

  小雪奶奶急忙绕过车头快步走到拉开车门的一侧,核桃树皮似的脸上堆出笑容,“小雪,你回来了呀!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奶奶好提前给你做些好吃的呀!”

  小雪面无表情地抬眼看看奶奶,“啊啊啊”地对奶奶比划着,又敲敲她的写字板。

  奶奶不识字,也不明白小雪比划的什么,急忙问司机:“她说的什么?”“她说让她弟弟出来帮我把她从车里架出来,坐轮椅上。”司机急忙回答。

  “好、好、好,我这就去喊家喜!”小雪奶奶急忙转身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兴奋地喊着:“家喜!”“家喜!”“家喜!你姐回来了!快出来!”

  小雪奶奶疾步走到院子里又走进堂屋,五分钟才把萎靡不振的家喜从堂屋里拉出来,一边拉着家喜向门口走,一边唠叨着:“你说你怎么那么困呢!一天到晚就知道睡觉!快醒醒吧,你姐回来了!快去把你姐接家里来!快呀!”家喜被奶奶连拉带拽跌跌撞撞走到大门口。

  “小伙子,快过来,帮把手,把你姐从车上架出来!”司机看到家喜急忙招呼他。

  “嗯”家喜揉揉眼睛,走到出租车旁边,探身架起姐姐的一直胳膊,司机阿姨架起小雪的另一只胳膊,两个人共同把小雪从出租车里架出来放到轮椅上。

  “家喜,快把你姐推回家!”奶奶兴奋地催促孙子。家喜很听话,走到姐姐后面,推起姐姐的轮椅就走。

  小雪对司机阿姨“啊啊啊”的比划着,“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会等你的!”司机阿姨急忙回应小雪。

  家喜把姐姐推到堂屋里,她奶奶脸上刚才在门口堆起的笑容已经褪去,愁眉苦脸地对小雪说道:“小雪,你回来的正好,我正说明天进城去找你呢!你看家喜怎么办呀?学不上了,让她去你哪里,他也不去,天天在家睡大觉,快愁死我了,你说怎么办呀?”

  小雪面无表情看看奶奶,又看看家喜,拍拍旁边一把椅子让家喜做,家喜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坐在了姐姐旁边。小雪拿出轮椅侧兜里的写字板写到:弟弟,你为什么不愿上学?然后拉拉弟弟,让弟弟看。

  家喜抬眼看了一下姐姐写的内容,闷声闷气地回一声“我就是不想上了。”

  “能告诉姐姐,不想上学的原因吗?”小雪又写下一行字让弟弟看。

  家喜看看姐姐写的内容,停顿片刻,忽然抽泣起来:“姐,爸妈突然都死了,我心里难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