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政法系统的大事

励志文章 阅读(1361)

  蒋新峰说完,看姜留洋愣了一下,便继续笑着说到“你让我安排刘明来,那总得让我附加点条件吧”姜留洋略带疑惑的问到“老弟你这是要什么附加条件啊?”蒋新峰哈哈笑了两声回到“既然让我安排刘明来县里,那也顺便带个我的人嘛,老兄你反正怎么也是开口往外调人,那就多调一个吧,把司机班的张晓亚一起要出来可好?”

  姜留洋开口让蒋新峰安排刘明的时候,蒋新峰便想到了张晓亚,自己来内临也两三个星期了,而且调动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靳水平都已经开口让自己帮忙调动司机了,现在姜留洋又求自己帮忙调动刘明,这当然是个机会。审计局毕竟不是以前的审计局了,蒋新峰虽说认识陈三槐,但是却并不熟络,姜留洋既然想调动刘明,肯定是要给陈三槐沟通的,那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姜留洋去开口,自己反而省的去找陈三槐求个人情了。

  姜留洋自然不知道蒋新峰和张晓亚中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蒋新峰说了这个要求,姜留洋还是略显考虑了一下,自己跟陈三槐交情也不是很深,本来觉得自己要走个以前的“秘书”,陈三槐应该是可以卖个面子给自己的,但是蒋新峰又提出了个人,自己就需要向陈三槐再要一个,这样会不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呢?但是如果不帮蒋新峰要出来张晓亚,那又怎么让蒋新峰帮自己安排刘明呢?尤其是刘明调到内临以后,肯定也少不了让蒋新峰多帮忙的事情,那蒋新峰现在提出这个要求,自己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姜留洋心里快速的考虑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的说到“好!既然老弟这么说了,那我就舍着这个老脸去卖卖面子,但是我丑话说头里,万一人家陈局长不同意,那今天咱俩这就当没说”姜留洋考虑,刘明现在是个副主任科员的虚职,而张晓亚就是个司机而已,这两个都不算是什么重要位置的人物,也不涉及业务,想来陈三槐应该也不会以那么难说话, 所以便这样答应了。等姜留洋说了这个话,蒋新峰也便轻松了许多,这才把自己的酒杯向前递了一下,和姜留洋的酒杯一碰,说了句“一言为定”便仰头喝下。

  官场的酒局是分很多种类的,但无论哪一个种类,同等次的第一次喝酒,总规是要多喝点的,华镇山虽然和张援朝关系不错,但和蒋新峰却是第一次喝酒,再加上蒋新峰这个实权红人的效应,自然少不了多喝几杯。酒局虽说开始的也比较早,但却一直持续到两点,蒋新峰除了和姜留洋聊了点私密话题外,其他说的都是场面上的客套话。酒局结束,因为喝的确实有点多了,蒋新峰便征求了姜留洋的意见后,让桑载德安排车,送姜留洋和华镇山回市里了,体育局的其他工作人员继续下午的工作,结束后再坐大巴车统一返回。

  蒋新峰和张援朝送走了姜留洋二人,便各自上了车,蒋新峰喝的也有小半斤的白酒,坐在车上不禁有些感慨,姜留洋和华镇山中午喝了酒,安排了工作就可以回家睡大头觉了,可是自己现在在县里,却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虽说在这里自己一把手说了算,可是毕竟没有他二人过的轻松自在。蒋新峰又想,人,尤其是官场中的人,又总是很容易自相矛盾的,就比如蒋新峰和姜留洋吧,闲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没权,想施展点什么却没有空间;忙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很累,工资待遇差不了多少的,工作量却大了几倍。

  蒋新峰就这么晕乎乎的想着,车子很快便到了县委、县政府大院,停好了车,王磊便赶紧从副驾位置下了车,帮后排的蒋新峰打开了车门,蒋新峰没有停留,直接站起身,向楼里走去。刚走到大厅,蒋新峰就碰见了秦荣国。秦荣国是从县委那边的电梯出来的,出来后向政府方向的电梯走来,很明显是从县委那边回县政府这边,走到大厅正好看见蒋新峰,便快走了两步迎了上来。

  “蒋县长好”秦荣国还是一如既往的底气十足,蒋新峰觉得这个公安局长貌似永远都是这么充满干劲儿的样子,便笑着点点头,回到“怎么,去县委那边了?”秦荣国一听,赶紧摆摆手,他知道,蒋新峰看见自己从县委那边出来,而自己又不是县委常委,只是个副县长而已,所以蒋新峰才会很敏感,他边摆手边解释“政法委张建业书记今天上午临时找我谈话,我一直在忙,两点回来才去他那里看了一下”

  蒋新峰自然是有些多疑的,但是对秦荣国他还是很放心的,秦荣国这个解释也合情合理,公检法司这几个系统毕竟是有特殊性的,秦荣国兼任公安局长来跟政法委的张建业聊点工作当然很正常。蒋新峰笑着点点头“秦老兄辛苦了啊”。

  两人便笑着在各自秘书的跟随下一同进了电梯。等进了电梯,没有了外人,秦荣国才压低了一点声音对蒋新峰说到,“张书记找我主要是跟我简单聊一下,下周周一政法系统要开大会。”蒋新峰听了这句话,并没有太明显的反应,心里略微思考了一下,政法系统开大会,莫非是有什么新的大范围的政法大事?可是最近又没有什么消息,最少,自己是没有听到什么消息的。

  秦荣国稍微顿了一下,又压低了一点声音,继续说到“听说是市里领导有调整,省政法委下派来一个女书记,听说是个雷厉风行的铁娘子,下周一任命。”蒋新峰听了这句话,才反应过来,原来秦荣国指的开大会,是说市里要开会,而并不是县里,市里领导要有调整的消息,蒋新峰最近已经听了很多了,秦荣国跟自己这么说,也是自己人才会透漏的消息,但是蒋新峰却联想到,秦荣国既然是去和政法委的张建业刚聊完,那说明这两个人私交也是很好的。

  蒋新峰想了一下,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点点头,略微停了一下,笑着回到“唉,上层领导的事情,不是咱能掺和的,我呀,现在就想怎么能把咱手头的工作干好啊”秦荣国听了,也便笑着回到“您确实比较忙,我最近刚把分管口的工作熟悉完,这两天财政局正准备给我们拨款,我等把钱花完了,再好好跟您汇报汇报!”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电梯便来到了七楼,秦荣国和蒋新峰简单做了告别,便各自回了办公室。蒋新峰坐在办公桌前,因为中午喝了酒,又没有休息,所以他便泡了一杯浓茶,既提神又解酒。考虑了一下姜留洋和自己说的事情,又想到靳水平说的那个司机的问题,便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短号“桑主任,你过来一下”。

  作者的话:很抱歉又耽误了这么久,还是老原因,编辑提醒我,不要多说,他会很难做,这或许也是解封的条件吧。今日两更,第二更稍后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