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少年心机初显,几千名修士,不知不觉中被玩转于计谋之中

求职攻略 阅读(1359)

友情提示:关注后,可在连载翻看整本小说

故事:少年心机初显,几千名修士,不知不觉中被玩转于计谋之中

“距离大部队六百米处,东南方向,发现武修小队,人数七人。”

“距离大部队四百米处,西南方向,发现武修小队,人数十一人,向大部队方向移动。”

“距离大部队一千一百米米处,东南方向,发现法修小队正在和武修小队战斗,武修小队两人,法修小队人数四人。”

不时有斥候通过传音魔卡传递回消息,大部队也不时会排出十到二十人的小队前往斥候说明的地点。

为了避免暴露,以及遇到攻击而导致小队人员减少,最终这些斥候小队的成员都是单独行动的。

很快法修大部队将近一半的人都被派出去,消失在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夜色之中,有一些成功伏击斥候小队之前遇到的队伍,并带回了旗帜。有一些则是空手而归,被伏击的小队并没有旗帜。也有极少的几队真的消失于黑夜之中,再没有回来大部队。

为了保险起见,外出伏击的小队都会把旗帜暂存在大部队,回来再取。所以消失的这几队叛逃的几率很小,何况传音魔卡也联系不上这几队的人员,想来是伏击不成,反被料理。

而且对方很有可能就是用白天苏银辉用的方法:放出一两个人做诱饵。

苏银辉也带着蓝月凡两人外出伏击过两次,很可惜两次都空手而归。

“距离大部队一千米处,西北方向,发现武修小队,人数两人。”

传音魔卡再次传回斥候的消息。

“人数两人,该不会又是埋伏什么的吧?”有队长疑惑道。

“很有可能!”一名队长肯定的说。

“不管是不是,我这边这次不去了,那会遇到一个武修,我派出去四个人,结果现在都联系不上。”

看着众队长争论,隐隐有放掉这两人,等下个消息的意思。

苏银辉回头看向躺在地上的蓝月凡和坐在他身边的蓝月心,“要不我们去试试?”

蓝月凡:“好啊。”

蓝月心:“万一是埋伏呢?”

两人不同回答之后,对望了一眼。

蓝月凡:“算了吧。”

蓝月心:“那走吧。”

再次对望。

“行了行了。去试试,我有办法。”不等二人在变话,苏银辉笑着摆手。

和其他队长支会了一声,见没人有要抢的意思,三人起身离开暂作休息的大部队驻点。

赶去斥候小队说的地点的路上,蓝月凡撇了撇嘴角,“这群人,有好处了抢的头破血流,有危险了就都怂了,看着有些闹心啊。”

蓝月凡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第一次斥候小队传回发现一名武修,而且疑似刚战斗过,衣服略微凌乱的时候,十几个队长都抢着派人前去伏击。

开玩笑,刚战斗过那剩存的这个人身上肯定有旗帜啊,何况就一个人。就算真的倒霉没有旗帜,那收拾起来也不会费什么事。没风险,还有可能会有很大收获,怎么算都很划算。

都要派人,又不可能为了一个人整个大部队出动吧,为此十几个队长打起口水仗,甚至有几人人说红了脸,都动起手来,要不是被及时劝住,这个大部队说不定还因为这么一个武修而闹内讧。

最终苏银辉建议干脆就按队伍人数排序,队伍人多的优先选择,下次队伍人数排第二的优先选择,这样以此类推。

苏银辉队伍就三个人,怎么排他这队都在最后了,众人想要再争,却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争。

结果就如刚才那一幕,几次都遇到了埋伏,旗帜没有带回不说,自己派出去的人也没了。这次又遇到这种情况,嘴上再怎么说,心里下意识都觉得这又是个埋伏。

“呵呵,正常。”

苏银辉对于蓝月凡的抱怨呵呵一笑,这会没有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隐藏,对蓝月凡说出了自己的算计。

“第一次传回这个消息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如果只是剩一个人我还不觉得有什么,可能顶多是个独行侠而已。但从衣着来看,明显战斗过这就不合常理。”

“怎么了?”蓝月凡不解。

“正常情况谁会在受伤或者状态很差的情况下到处瞎逛啊!”苏银辉为蓝月凡智商担忧。

“哦~”还好,蓝月凡只是没反应过来而已,苏音会这么一说就懂了,“所以白天你当诱饵的时候才没有乔装受伤什么的啊。”

“那怎么没有劝阻他们呢?”蓝月心却是问到。

苏银辉微微一笑。

“你是想说,他们如果被埋伏,发生人员损失,其实就是我们大部队的损失,对吗?”

见蓝月心轻轻点头,苏银辉继续说到,“这也是临时想到的吧,算是赵刚给我提的醒。”

“怎么说怎么说?”蓝月凡好奇起来。

“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夺旗,但旗帜就那么多,我们今晚伏击了大半的武修,再加上武修内部消耗。到明天天亮,如果情况理想,武修剩余的人数可能不足五百,而且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减少,因为考核圈的缩小,各个队伍撞见的几率也会增大。”

说完苏银辉略作停顿,辨别了一下前进的方向,确认后继续开口说到,“但我们不同,因为斥候小队的存在,大部队始终和其他人保持的安全距离,同时还是因为斥候小队的存在,我们派出去的队伍都保持相对安全的环境。最终我们人数始终维持在五百多人,而武修却只剩一两百的时候,我们这个大部队如何处理?”

“嘿~”蓝月凡惊咦一声,“这个还真是个问题,你不说我还没发现。”

“怎么了?法修剩的多不好吗?”蓝月心还不明就里,向二人询问道。

“好也不好。”苏银辉没有直接解释。

蓝月凡却是最疼蓝月心,直接解释到,“刚才银辉不是说了吗,是赵刚提的醒。意思是说如果法修人数远远多于武修后,我们这个大部队就会再次面临旗帜分配的问题,不同于上次的情况。这次武修的威胁已经微乎其微,那么他们考虑如何获取更多旗帜的心思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有第一个人为了争夺更多旗帜向大部队内的其他法修下黑手!”

说到这,蓝月凡看着正认真听自己解释的蓝月心,自己停下了脚步,苏银辉依旧保持着淡笑,不过也跟着停下,蓝月心同样。

蓝月凡:“然后法修大乱斗就开始了!而且因为五百多人大乱斗的缘故,更可怕的情况就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