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孤独:为什么有人身处热闹却无法开口?

求职攻略 阅读(1231)

  大众卫生报3天前我要分享

  小轩看上去温和而友善,乐于助人。大家猜测他一定有很多朋友,但他自己并不承认。即使是亲朋好友聚会,在热闹的场面上,他也常常低着头刷手机,难得吐露一言,分外安静。他很像一名手机控,但别人不知道的是,手机是他的保护伞,能让他真实心理不被人看穿,其实他深感孤独,他总是觉得满腹心事,却无人可以倾诉。

  很多人会问,他不是有亲人和朋友吗?找一两个情投意合的,喝点酒谈谈,不就可以一吐为快吗?在别人觉得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对于像小轩这类深度孤独的人来说,不啻于翻山越岭去摘月亮那么艰难。

  如影随形的孤独是种什么感受?

  很多人被孤独感袭击,并不是他们身边无人。相反,他们身边人来来往往,但都无法让孤独者打开心门,他们之间只有表浅的人际互动。他们的孤独,是一种从内心深处产生的不被理解、不被看到的一种感受。他们的孤独感,是一种心理隔离,让他们仿佛独自一人,流浪在无人岛,找不到可以交流的对象。

  

  孤独,从心理意义上看,是一种主观的心理疏离感,无法与周围人建立一种稳定而持久的亲密关系,无法产生一种信任、开放的态度,把自己的内在痛苦、迟疑、负性情绪、心灵伤口、混杂想法和人格阴影等打开,对一个被评估为可靠和愿意提供支持的人无保留地展开,从而消除不被注意和照顾的凄凉感受。

  孤独者大多“说不出”或“不想说”

  很多人认为孤独者过于内向,心理顾虑太强,所以自我防卫过当而弱化了人际关系;还有人看到,孤独者的功能失调是因为信任度低,无法甄别出合适的倾听者。这些解释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个心理现象的核心,则更难以被人识别。

  从外在来看,孤独者的不交流,其实有两种表现:

  其一是说不出。就是语言能力跟不上丰富多变的内心变化。有些人从小就漠视自己的内在感受,缺乏自我关怀能力,没有理清个人情绪和想法的原因、表现和结果,所以无法将混乱的心理状态准确地表达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了,也是挂一漏万,越说越错,到最后干脆不说了,任由内心各种感受起起落落。

  

  其二是不想说。有些人愿意表达,且表达能力不错,但他们不愿意说。他们曾经也向周围人诉说,但都得不到正确的回应:有人事不关己地一脸漠然,有人讥笑他“心眼小整天瞎捉摸”,有人不关痛痒地安慰两句,有人充内行地强行给建议,有人甚至将他的痛苦作为笑料,随意兜售。这些让他们觉得,不说的话只是自己一个人憋着痛苦,说出来却还要遭受不被理解的二次伤害,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失望和痛心。

  孤独背后隐藏着“破碎的自我”

  “说不出”和“不想说”,都是阻碍交流的现实原因,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破碎的自我”。

  每个人都由自我支撑着去发展人际关系。这个自我最早起源于半岁,让人把自己和环境(抚养者也是环境的一部分)分离,独立地发展出独特的自我。

  自我的健康发展需要在各种关系里得到积极的反馈,但如果发展过程中,与自我的关系和与他人的关系都不太顺利,一个人就很难走出自己的感受。每个人对环境的认知和互动,最终都会回到对自我的认识上来,形成与自我的关系。比如,一个人如果从小被大多数的家人、朋友和更多的人际关系很好地对待,即使他遭遇了一些不太善意的人际关系,在人际关系上有过挫折,他也能够剔除消极影响,会对社会、对自己形成一个良性的看法。

  

  但有一部分很不幸,他们遭遇了更多的伤害,或许不是伤害更多,而是他陷在伤害的阴影里走不出来,对他人和环境形成了一种扭曲的片面认识,并回落到对自己的认识。比如,一个人被教养不当的父母打骂,幼小的他会认为“肯定是我不好,才会招来这些惩罚”;被不懂事的小朋友捉弄,他会觉得“我是一个可笑的人,才会引来别人的嘲弄”;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地批评,他会觉得“我不值得老师喜欢,所以被骂也是自然的”,等等。这些不良的外部关系会损害个人建构积极的自我,造成各种矛盾对立的、无法融合和分化的各种心理碎片,没能整合好完整的自我。

  这种破碎的自我,很难让自己清楚,自然就无法表达明白;同样,这些混乱的内心,内容太杂乱,意义晦暗不清,逐一理解也比较耗时辛苦,自然也很难让别人腾出整块的时间,细细地听懂。

  如何修复“破碎”走出孤独?

  破碎的内心,无法清楚而完整地表达,自然让当事人陷入孤独中,他们渴望联结他人和世界,填补内心的空虚和无助,进而修复不完整的自我。而修复,需要情感处理。

  不管是血缘,还是姻缘、业缘、友缘或萍水相逢,我们都要从这种关系里获得情感需求,比如满足归属感、亲密感、信任感、价值感和幸福感等。这种情感联结的能力,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一种爱的能力的培养和增长,比如我们要学会观察别人的情绪变化、听懂别人的言外之意、理解别人的处境并给予必要的反应、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乐于分享和照顾,并愿意接受别人的善意和亲近。

  

  如果没有发展出一定的爱的能力,就难以形成建设性的情感关系,即使是最亲近的关系,也会显得格外生分。比如我们和父母相坐一堂,却无话可说,尬聊如同挤牙膏;和子女独处就觉得浑身不自在,翻来倒去就是那几句叮嘱的话语;与伴侣经常各忙各的,闲下来竟然觉得安静的可怕;与别人共事多年,从未说过半句体己话……因此,我们要在各种关系中去学会与人进行情感倾诉、沟通与输送。

  孤独感就是联结不上的情感孤寂,一个人在尝试着找到可以帮助自己打开心门的人。对我们来说,他人即世界,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外部。我们能否信任和建立外部的深度关系,这是帮助我们摆脱孤独的心理法宝。我们对世界,需要一种友好的态度,这种态度是抚养者帮助我们建立的,通过依恋关系来达成。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卫所-李则宣、黄任之)

  【获取更多实用健康卫生资讯可关注“大众卫生报”微信公众号:dzws001欢迎一起交流】收藏举报投诉

  小轩看上去温和而友善,乐于助人。大家猜测他一定有很多朋友,但他自己并不承认。即使是亲朋好友聚会,在热闹的场面上,他也常常低着头刷手机,难得吐露一言,分外安静。他很像一名手机控,但别人不知道的是,手机是他的保护伞,能让他真实心理不被人看穿,其实他深感孤独,他总是觉得满腹心事,却无人可以倾诉。

  很多人会问,他不是有亲人和朋友吗?找一两个情投意合的,喝点酒谈谈,不就可以一吐为快吗?在别人觉得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对于像小轩这类深度孤独的人来说,不啻于翻山越岭去摘月亮那么艰难。

  如影随形的孤独是种什么感受?

  很多人被孤独感袭击,并不是他们身边无人。相反,他们身边人来来往往,但都无法让孤独者打开心门,他们之间只有表浅的人际互动。他们的孤独,是一种从内心深处产生的不被理解、不被看到的一种感受。他们的孤独感,是一种心理隔离,让他们仿佛独自一人,流浪在无人岛,找不到可以交流的对象。

  

  孤独,从心理意义上看,是一种主观的心理疏离感,无法与周围人建立一种稳定而持久的亲密关系,无法产生一种信任、开放的态度,把自己的内在痛苦、迟疑、负性情绪、心灵伤口、混杂想法和人格阴影等打开,对一个被评估为可靠和愿意提供支持的人无保留地展开,从而消除不被注意和照顾的凄凉感受。

  孤独者大多“说不出”或“不想说”

  很多人认为孤独者过于内向,心理顾虑太强,所以自我防卫过当而弱化了人际关系;还有人看到,孤独者的功能失调是因为信任度低,无法甄别出合适的倾听者。这些解释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个心理现象的核心,则更难以被人识别。

  从外在来看,孤独者的不交流,其实有两种表现:

  其一是说不出。就是语言能力跟不上丰富多变的内心变化。有些人从小就漠视自己的内在感受,缺乏自我关怀能力,没有理清个人情绪和想法的原因、表现和结果,所以无法将混乱的心理状态准确地表达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了,也是挂一漏万,越说越错,到最后干脆不说了,任由内心各种感受起起落落。

  

  其二是不想说。有些人愿意表达,且表达能力不错,但他们不愿意说。他们曾经也向周围人诉说,但都得不到正确的回应:有人事不关己地一脸漠然,有人讥笑他“心眼小整天瞎捉摸”,有人不关痛痒地安慰两句,有人充内行地强行给建议,有人甚至将他的痛苦作为笑料,随意兜售。这些让他们觉得,不说的话只是自己一个人憋着痛苦,说出来却还要遭受不被理解的二次伤害,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失望和痛心。

  孤独背后隐藏着“破碎的自我”

  “说不出”和“不想说”,都是阻碍交流的现实原因,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破碎的自我”。

  每个人都由自我支撑着去发展人际关系。这个自我最早起源于半岁,让人把自己和环境(抚养者也是环境的一部分)分离,独立地发展出独特的自我。

  自我的健康发展需要在各种关系里得到积极的反馈,但如果发展过程中,与自我的关系和与他人的关系都不太顺利,一个人就很难走出自己的感受。每个人对环境的认知和互动,最终都会回到对自我的认识上来,形成与自我的关系。比如,一个人如果从小被大多数的家人、朋友和更多的人际关系很好地对待,即使他遭遇了一些不太善意的人际关系,在人际关系上有过挫折,他也能够剔除消极影响,会对社会、对自己形成一个良性的看法。

  

  但有一部分很不幸,他们遭遇了更多的伤害,或许不是伤害更多,而是他陷在伤害的阴影里走不出来,对他人和环境形成了一种扭曲的片面认识,并回落到对自己的认识。比如,一个人被教养不当的父母打骂,幼小的他会认为“肯定是我不好,才会招来这些惩罚”;被不懂事的小朋友捉弄,他会觉得“我是一个可笑的人,才会引来别人的嘲弄”;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地批评,他会觉得“我不值得老师喜欢,所以被骂也是自然的”,等等。这些不良的外部关系会损害个人建构积极的自我,造成各种矛盾对立的、无法融合和分化的各种心理碎片,没能整合好完整的自我。

  这种破碎的自我,很难让自己清楚,自然就无法表达明白;同样,这些混乱的内心,内容太杂乱,意义晦暗不清,逐一理解也比较耗时辛苦,自然也很难让别人腾出整块的时间,细细地听懂。

  如何修复“破碎”走出孤独?

  破碎的内心,无法清楚而完整地表达,自然让当事人陷入孤独中,他们渴望联结他人和世界,填补内心的空虚和无助,进而修复不完整的自我。而修复,需要情感处理。

  不管是血缘,还是姻缘、业缘、友缘或萍水相逢,我们都要从这种关系里获得情感需求,比如满足归属感、亲密感、信任感、价值感和幸福感等。这种情感联结的能力,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一种爱的能力的培养和增长,比如我们要学会观察别人的情绪变化、听懂别人的言外之意、理解别人的处境并给予必要的反应、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乐于分享和照顾,并愿意接受别人的善意和亲近。

  

  如果没有发展出一定的爱的能力,就难以形成建设性的情感关系,即使是最亲近的关系,也会显得格外生分。比如我们和父母相坐一堂,却无话可说,尬聊如同挤牙膏;和子女独处就觉得浑身不自在,翻来倒去就是那几句叮嘱的话语;与伴侣经常各忙各的,闲下来竟然觉得安静的可怕;与别人共事多年,从未说过半句体己话……因此,我们要在各种关系中去学会与人进行情感倾诉、沟通与输送。

  孤独感就是联结不上的情感孤寂,一个人在尝试着找到可以帮助自己打开心门的人。对我们来说,他人即世界,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外部。我们能否信任和建立外部的深度关系,这是帮助我们摆脱孤独的心理法宝。我们对世界,需要一种友好的态度,这种态度是抚养者帮助我们建立的,通过依恋关系来达成。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精卫所-李则宣、黄任之)

  【获取更多实用健康卫生资讯可关注“大众卫生报”微信公众号:dzws001欢迎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