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孔雀》第二章 罗曼蒂克

求职攻略 阅读(1542)

  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能有个人依靠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多么真心,多么心跳。

  严振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婚姻竟然会这么失败。

  华灯初上,一个孤独的身影踩着月光漫步在商业街上,他的眼神及其冷漠,内心明明很善良,外表却对任何人都毫不在乎的样子。

  “阿冬,怎么才来啊,都等你呢!”

  站在一家KTV门口抽着烟的高阄朝小严挥手喊道。

  “哥知道你最近挺痛苦的,今天好好放松下吧。”

  小严腼腆一笑,并跟随高阄走近包厢里。

  只见K房沙发上还坐了一个男人,他应该就是高大哥经常提起的好哥们老陈。老陈以前也来过小区里找高阄,虽然没有说过话,但小严也算见过几面。

  只见老陈先是猛吸了一口烟,然后伸出右手用力把烟头掐进烟灰缸里,那结实粗壮的小臂上布满了几条凌乱的伤疤。

  “小严啊,我听你高大哥说了你的事。现在的狗男女也真是多,等以后有机会大哥我给你报仇可好,哈哈哈哈!”

  “真是家丑啊家丑,小弟先谢谢哥的好意了。”

  小严一边抱怨起生活的不快,一边也点起一支烟来。

  正当哥仨聊得投入时,K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性感红色连衣短裙的女孩快步提着包走进了房间,那酒红色的高跟鞋跺得踏踏响。

  “怎么才一个菜啊,我们可有三个人呐。”

  高阄站起身来有些生气。

  “不好意思老板,今天生意有些忙,正好又有几个女孩回老家了,所以...”

  “哎,真是扫兴,不如换一家吧。”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一旁的老陈一边打量着小姐那火辣高挑的身材一边急忙劝说道。

  随后,小姐坐在了三人当中,她先是红唇一抿,然后熟练的说起了自我介绍。

  她坐在严振冬的左边,靠的特别近,能闻到那致命的香水味,有种廉价的冲击感,从侧面望去,女孩外表看上去放荡不拘,一双剑眉下隐藏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加上白皙的大腿很是迷人。

  吵闹的音响声中,小严什么也没听清,唯独听到了她的名字罗曼。

  “玫瑰玫瑰我爱你!!!”

  兴起的高大哥索性抄起小腰放声大唱,老陈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早已搭在了小姐的大腿上。

  挑逗,放纵,暧昧在空气中漂浮着。

  “你怎么不唱呀?”

  突然,一双美艳的红唇贴近小严的耳朵。

  害羞的严振冬急忙挪过半个身子,转过头和女孩对视了几秒。

  那女孩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和大眼睛对着小严微微地颤动着。

  小严浑身紧绷,但内心却有种莫名的心动。

  欢乐时光很快便结束了,高阄和老陈早已喝了个烂醉不省人事。严振冬好不容易扶过二人上了出租车。

  正当他准备打车回家时,背后传来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严-振-冬!”

  回头一望,是刚才KTV里的女孩,她披了一件外套走了出来。

  “额,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有东西落下了吧。”

  女孩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

  手机上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昵称是严振冬最爱的老婆。

  “嘻嘻,你很爱你的老婆吧。”

  “还行吧,谢谢你了罗曼。”

  “咦,原来你还记着我的名字呀,好多客人都不记得了。”

  幽暗的路灯照在她的侧脸上让人完全看清楚她的样子,和刚才包厢里完全是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她卸了妆,但这个样子好像比刚才清纯亲和了许多。

  “只是你的名字比较特别,让人觉得挺好记的。”

  “哈哈哈,你倒说说看。”

  “有个词叫罗曼蒂克,在欧洲是形容对爱的激情与浪漫。”

  “啊哈,原来是这样呀。”

  “刚才在里面觉得你挺奇怪的,好像格格不入,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嗯,是的呀,是朋友叫我来的。”

  “好吧,下次还是别来了,你快点回去吧,你老婆会担心了吧。”

  在罗曼转过身的一刹那,严振冬不知哪来的勇气大步走到罗曼的前面,挡住了她走进KTV大门的方向。

  “怎么了嘛?”

  罗曼的表情很诧异,在小严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可爱迷糊。

  “能留个电话吗,我是真心的!”

  罗曼先是盯着小严看了一会后,轻快一笑。

  随后便爽快的留下了电话号码。

  回家的路上,严振冬并没有打车,他一路走着,享受着久未有过的激动之情,也安抚了前几天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也许!所有人都活在这个没有自尊且牵强的世界里,慢慢离开,慢慢相遇。

  

  

  虹口周蔚生

  字数 1555

  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能有个人依靠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多么真心,多么心跳。

  严振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婚姻竟然会这么失败。

  华灯初上,一个孤独的身影踩着月光漫步在商业街上,他的眼神及其冷漠,内心明明很善良,外表却对任何人都毫不在乎的样子。

  “阿冬,怎么才来啊,都等你呢!”

  站在一家KTV门口抽着烟的高阄朝小严挥手喊道。

  “哥知道你最近挺痛苦的,今天好好放松下吧。”

  小严腼腆一笑,并跟随高阄走近包厢里。

  只见K房沙发上还坐了一个男人,他应该就是高大哥经常提起的好哥们老陈。老陈以前也来过小区里找高阄,虽然没有说过话,但小严也算见过几面。

  只见老陈先是猛吸了一口烟,然后伸出右手用力把烟头掐进烟灰缸里,那结实粗壮的小臂上布满了几条凌乱的伤疤。

  “小严啊,我听你高大哥说了你的事。现在的狗男女也真是多,等以后有机会大哥我给你报仇可好,哈哈哈哈!”

  “真是家丑啊家丑,小弟先谢谢哥的好意了。”

  小严一边抱怨起生活的不快,一边也点起一支烟来。

  正当哥仨聊得投入时,K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性感红色连衣短裙的女孩快步提着包走进了房间,那酒红色的高跟鞋跺得踏踏响。

  “怎么才一个菜啊,我们可有三个人呐。”

  高阄站起身来有些生气。

  “不好意思老板,今天生意有些忙,正好又有几个女孩回老家了,所以...”

  “哎,真是扫兴,不如换一家吧。”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一旁的老陈一边打量着小姐那火辣高挑的身材一边急忙劝说道。

  随后,小姐坐在了三人当中,她先是红唇一抿,然后熟练的说起了自我介绍。

  她坐在严振冬的左边,靠的特别近,能闻到那致命的香水味,有种廉价的冲击感,从侧面望去,女孩外表看上去放荡不拘,一双剑眉下隐藏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加上白皙的大腿很是迷人。

  吵闹的音响声中,小严什么也没听清,唯独听到了她的名字罗曼。

  “玫瑰玫瑰我爱你!!!”

  兴起的高大哥索性抄起小腰放声大唱,老陈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早已搭在了小姐的大腿上。

  挑逗,放纵,暧昧在空气中漂浮着。

  “你怎么不唱呀?”

  突然,一双美艳的红唇贴近小严的耳朵。

  害羞的严振冬急忙挪过半个身子,转过头和女孩对视了几秒。

  那女孩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和大眼睛对着小严微微地颤动着。

  小严浑身紧绷,但内心却有种莫名的心动。

  欢乐时光很快便结束了,高阄和老陈早已喝了个烂醉不省人事。严振冬好不容易扶过二人上了出租车。

  正当他准备打车回家时,背后传来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严-振-冬!”

  回头一望,是刚才KTV里的女孩,她披了一件外套走了出来。

  “额,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有东西落下了吧。”

  女孩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

  手机上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昵称是严振冬最爱的老婆。

  “嘻嘻,你很爱你的老婆吧。”

  “还行吧,谢谢你了罗曼。”

  “咦,原来你还记着我的名字呀,好多客人都不记得了。”

  幽暗的路灯照在她的侧脸上让人完全看清楚她的样子,和刚才包厢里完全是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她卸了妆,但这个样子好像比刚才清纯亲和了许多。

  “只是你的名字比较特别,让人觉得挺好记的。”

  “哈哈哈,你倒说说看。”

  “有个词叫罗曼蒂克,在欧洲是形容对爱的激情与浪漫。”

  “啊哈,原来是这样呀。”

  “刚才在里面觉得你挺奇怪的,好像格格不入,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嗯,是的呀,是朋友叫我来的。”

  “好吧,下次还是别来了,你快点回去吧,你老婆会担心了吧。”

  在罗曼转过身的一刹那,严振冬不知哪来的勇气大步走到罗曼的前面,挡住了她走进KTV大门的方向。

  “怎么了嘛?”

  罗曼的表情很诧异,在小严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可爱迷糊。

  “能留个电话吗,我是真心的!”

  罗曼先是盯着小严看了一会后,轻快一笑。

  随后便爽快的留下了电话号码。

  回家的路上,严振冬并没有打车,他一路走着,享受着久未有过的激动之情,也安抚了前几天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也许!所有人都活在这个没有自尊且牵强的世界里,慢慢离开,慢慢相遇。

  

  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能有个人依靠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多么真心,多么心跳。

  严振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婚姻竟然会这么失败。

  华灯初上,一个孤独的身影踩着月光漫步在商业街上,他的眼神及其冷漠,内心明明很善良,外表却对任何人都毫不在乎的样子。

  “阿冬,怎么才来啊,都等你呢!”

  站在一家KTV门口抽着烟的高阄朝小严挥手喊道。

  “哥知道你最近挺痛苦的,今天好好放松下吧。”

  小严腼腆一笑,并跟随高阄走近包厢里。

  只见K房沙发上还坐了一个男人,他应该就是高大哥经常提起的好哥们老陈。老陈以前也来过小区里找高阄,虽然没有说过话,但小严也算见过几面。

  只见老陈先是猛吸了一口烟,然后伸出右手用力把烟头掐进烟灰缸里,那结实粗壮的小臂上布满了几条凌乱的伤疤。

  “小严啊,我听你高大哥说了你的事。现在的狗男女也真是多,等以后有机会大哥我给你报仇可好,哈哈哈哈!”

  “真是家丑啊家丑,小弟先谢谢哥的好意了。”

  小严一边抱怨起生活的不快,一边也点起一支烟来。

  正当哥仨聊得投入时,K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性感红色连衣短裙的女孩快步提着包走进了房间,那酒红色的高跟鞋跺得踏踏响。

  “怎么才一个菜啊,我们可有三个人呐。”

  高阄站起身来有些生气。

  “不好意思老板,今天生意有些忙,正好又有几个女孩回老家了,所以...”

  “哎,真是扫兴,不如换一家吧。”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一旁的老陈一边打量着小姐那火辣高挑的身材一边急忙劝说道。

  随后,小姐坐在了三人当中,她先是红唇一抿,然后熟练的说起了自我介绍。

  她坐在严振冬的左边,靠的特别近,能闻到那致命的香水味,有种廉价的冲击感,从侧面望去,女孩外表看上去放荡不拘,一双剑眉下隐藏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加上白皙的大腿很是迷人。

  吵闹的音响声中,小严什么也没听清,唯独听到了她的名字罗曼。

  “玫瑰玫瑰我爱你!!!”

  兴起的高大哥索性抄起小腰放声大唱,老陈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早已搭在了小姐的大腿上。

  挑逗,放纵,暧昧在空气中漂浮着。

  “你怎么不唱呀?”

  突然,一双美艳的红唇贴近小严的耳朵。

  害羞的严振冬急忙挪过半个身子,转过头和女孩对视了几秒。

  那女孩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和大眼睛对着小严微微地颤动着。

  小严浑身紧绷,但内心却有种莫名的心动。

  欢乐时光很快便结束了,高阄和老陈早已喝了个烂醉不省人事。严振冬好不容易扶过二人上了出租车。

  正当他准备打车回家时,背后传来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严-振-冬!”

  回头一望,是刚才KTV里的女孩,她披了一件外套走了出来。

  “额,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有东西落下了吧。”

  女孩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

  手机上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昵称是严振冬最爱的老婆。

  “嘻嘻,你很爱你的老婆吧。”

  “还行吧,谢谢你了罗曼。”

  “咦,原来你还记着我的名字呀,好多客人都不记得了。”

  幽暗的路灯照在她的侧脸上让人完全看清楚她的样子,和刚才包厢里完全是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她卸了妆,但这个样子好像比刚才清纯亲和了许多。

  “只是你的名字比较特别,让人觉得挺好记的。”

  “哈哈哈,你倒说说看。”

  “有个词叫罗曼蒂克,在欧洲是形容对爱的激情与浪漫。”

  “啊哈,原来是这样呀。”

  “刚才在里面觉得你挺奇怪的,好像格格不入,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嗯,是的呀,是朋友叫我来的。”

  “好吧,下次还是别来了,你快点回去吧,你老婆会担心了吧。”

  在罗曼转过身的一刹那,严振冬不知哪来的勇气大步走到罗曼的前面,挡住了她走进KTV大门的方向。

  “怎么了嘛?”

  罗曼的表情很诧异,在小严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可爱迷糊。

  “能留个电话吗,我是真心的!”

  罗曼先是盯着小严看了一会后,轻快一笑。

  随后便爽快的留下了电话号码。

  回家的路上,严振冬并没有打车,他一路走着,享受着久未有过的激动之情,也安抚了前几天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也许!所有人都活在这个没有自尊且牵强的世界里,慢慢离开,慢慢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