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清风残月刀(37)大闹王府

求职攻略 阅读(1634)

  ? ? 林玉霄等人经过几番周旋终于是在以和为贵的前提下,见到了南宫尚,自然心中窃喜。

  本以为事情到此也就告一段落,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大闹了王府,王不哭的面子肯定是折了,当然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也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而林玉霄等人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林玉霄最想看到的结果。

  圣手将双锤交于张默,便转身想要离开内堂,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路过大刀铁马身边的时候,大刀铁马突然发难,将手中宝刀握紧,猛然左脚一迈,跨到圣手身旁,寒光瞬间刺入他的身体。

  事发突然,在场所有的人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而圣手更是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大刀铁马,这似乎就像是一种诅咒,诅咒着持刀之人不得好死。

  而大刀铁马则一脸的平静,甚至他那粗糙坑洼的脸上还淡淡地扬起一丝微笑,他看着眼前那发出呜呜声音的男人,不,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将死之人,抽回了宝刀,鲜血瞬间随宝刀的离去而喷涌开来。

  时间仿佛在此刻进入了慢动作,圣手诧异地看着伤口,瞳孔在一点点扩散,他的余光看到见了王不哭怒吼的表情,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直至眼前一黑。

  王不哭看着自己心爱的部下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怒气涨红了他的脸,他颤抖的抬起手指着大刀铁马,“你、你、你……”

  连说了三声你,之后却气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大刀铁马则冷静地很,他转身对王不哭说:“王帮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这手下前几日无缘无故地杀死了我手下铁麻子,这事你可知道?”

  “放屁,我不知!我只知道你大刀铁马竟然敢在我的府内,杀死了我的手下!你简直是找死!”说完王不哭抽出宝剑便冲了上去。

  王不哭的手下看到圣手的死也早已是满腔怒火,现在王不哭率先冲了上去,大家也跟着一拥而上。

  瞬间曾安静无比的内堂,变得极度吵闹,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二人背对背,用出浑身解数,来抵挡攻势。

  二人且战且退,尽量靠近门口的方向,只见飞刀无情看准时机,袖内飞刀一出,瞬间便有几人胸口展开了血雾之花。

  说时迟那时快,飞刀无情回头看向大刀铁马,喊了一声走!二人便纵身一跳,逃到园中。

  飞刀无情到了园中以后,并未选择继续逃走,而是从火中取出竹筒,朝着天空放出了一道红光。

  红光之速虽不快,但足以将周围映入赤红之内,然就在这道红光即将下落之际,突然炸裂开来,分成无数个小的红光四散。

  原本安静的街道在红光消散的时候,开始变得吵闹了起来。无数壮汉,手持兵刃,将王府团团围住。另外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撞击王府的大门。

  果然不错所料,大刀铁马二人确实有备而来。这一下子整个王府变得无比的热闹。

  外面的人想要杀进来,里面人奋力抵抗。

  而王不哭和岭南四盗也向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发起了凶猛地攻势。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刀铁马二人的身上已经分别挂了彩,而王不哭则冷笑一声,锋芒毕现,一手华山剑法在他的运用下,处处杀机,滴水不漏。

  想到刚才他二人叫嚣的样子,王不哭的剑法越发的凶狠。丝毫想要在此结果了二人的性命。

  看着局势顺转直下,林玉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这次三方的算计中,没人真的胜出,但却又没有输家,可眼前这番场景若自己不出手,势必大刀铁马二人会陷入死境。

  林玉霄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些靠着一些武功在市井间生存的江湖人为了利益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至自己的性命于不顾。

  但他,林玉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倒在这血泊之中。

  林玉霄叹了一口气,说了句照顾好南宫兄,便抽出自己的黑色短刀,杀了进去。

  由于之前的虫蛊加强,现在的林玉霄内功深厚并且体魄强壮。

  只见他纵身一跃,跳到了双方之间,对王不哭说道:“王帮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之事确实是马兄有所得罪,希望王帮主大人有大量,放我等离开。”

  “哼!林兄弟好一个大人有大量,我要是量再大一些,估计今日我这王府便要血流成河了!林兄弟我看你与南宫兄弟是朋友,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恩怨,不然一会儿打起来刀剑无眼,要是伤到了林兄弟可就不好了。”

  话至如此,看来王不哭是不会退让了,林玉霄暗自叹了口气,今天他势必要站在大刀铁马这边,毕竟人是他请来帮忙的。

  而岭南四盗早就想要活动一下筋骨,看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四人一拥而上。

  今日的林玉霄早已今非昔比,他在江湖闯荡了这两年,明白了一个道理:话语权只掌握在强者的手中。

  所以他双目怒瞪,抽中黑曜宝刀,一跃而起。一式“春风渡玉关”斩向四人。

  岭南四盗看着他冲自己四人而来,不由得笑了,笑林玉霄的不自量力,笑他的以卵击石。

  一对四,林玉霄短刀迎击四把兵刃。

  轰的一声巨响,内力的比拼在此爆裂,只见岭南四盗如离弦的风筝,倒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人的丹田之气一阵翻腾,喉咙一紧,舌尖一甜,一口鲜血吐出。

  四人同时惊讶地看着站立在原地的少年。

  林玉霄一式破四盗,完全没有丝毫的破绽,身后的王不哭看到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他也无法同时击退岭南四盗,并且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他真的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起初若不是因为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的逼迫,单纯这几个小毛孩前来,他定不会为他们打开王府的大门。

  而林玉霄身后的二人则窃喜,因为当然夜里大战绿鳄人,他们已经见识过林玉霄的能耐,但是如今他们仍然暗自乍舌,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本事居然这么大。

  林玉霄持刀未动,他只是看着王不哭,再次笑道:“王帮主,你我皆是南宫兄的朋友,不如这件事就给林某人一个面子,放我们离开。”

  王不哭知道,人家这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他憋红了脸,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哈哈,当然,我们是朋友,自然要给足面子,大家都停手吧,让他们离开。”说完便转头背对着他们。

  林玉霄双手抱拳,说道:“谢王帮主!”便使了个眼色,让白羽生他们赶紧离开。

  只是这命运却总是喜欢与人玩笑,就在几人想要离开之时,忽然听到了几声惨叫,然后飞刀无情的几个手下从门外飞了进来,撞在石阶之上,气绝身亡!

  “今天我来了,你们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走!”门外之人说话声音沙哑却又有着一份威严。

  林玉霄眉头一紧,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仍然会节外生枝。

  王不哭听到声音后,瞬间转过头,眼睛一红,扑通跪倒在地,朝着门外连连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师傅,您终于来了。您要给徒弟做主啊。”

  这时一位身高五尺的老者缓缓地走进来,手持宝剑,一身湛蓝色布衣,头插红玉龙头簪。

  他的身后跟着四位小道童,同样一身湛蓝色布衣,手持宝剑。

  老者入门后,先是走向自己的徒弟将他扶起,叹了口气:“当初我就对二人说过,学艺不精,莫下山来。如今可好,你也真是丢尽了我华山派柳渝的脸呀。”

  听了他的话,王不哭再一次跪倒在恩师面前,说着徒儿知错了之类的话。

  柳渝摆了摆手,让他起来,便转头看向林玉霄等人道:“虽说我徒弟学艺不精,当毕竟是我华山派剑宗弟子,也不是什么市井的阿猫阿狗可以欺负的。”

  华山派主要分成两宗,剑宗与气宗。剑宗主修剑法、轻功,气宗则只修内功心法。

  多年来他们二宗在掌门叶九风的带领下越大光大门庭,华山派的江湖地位也越来越高。

  今天来的柳渝则是华山派剑宗宗主的四师弟,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威名。

  他此次前来许州,一是来替徒弟寻找凶手,二是来参加沈老爷子的大寿。

  柳渝的话,着实有些刺耳,背着南宫尚的张默听不下去了,居然回道:“哼,你那好徒弟绑了在下的好兄弟,我们只是来要人,怎么还成了我们的不是。”

  柳渝看了眼张默,说道:“你是何人啊?”

  “在下张默!”张默看不惯柳渝那套官僚做派,丝毫不畏惧地回敬道。

  “张默?”柳渝眼珠子一转,“莫非是铁拳北虎王一鸣的弟子?”

  “在下正是,敢问阁下与家师是旧相识?”听到柳渝提到了王一鸣,张默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哈哈哈哈,我与你家师何止是旧相识,凡是与张一鸣有交情的人,我都要将他们挫骨扬灰,来报答当年他对我的羞辱之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拙言的阿三

  字数 3047

  ? ? 林玉霄等人经过几番周旋终于是在以和为贵的前提下,见到了南宫尚,自然心中窃喜。

  本以为事情到此也就告一段落,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大闹了王府,王不哭的面子肯定是折了,当然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也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而林玉霄等人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林玉霄最想看到的结果。

  圣手将双锤交于张默,便转身想要离开内堂,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路过大刀铁马身边的时候,大刀铁马突然发难,将手中宝刀握紧,猛然左脚一迈,跨到圣手身旁,寒光瞬间刺入他的身体。

  事发突然,在场所有的人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而圣手更是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大刀铁马,这似乎就像是一种诅咒,诅咒着持刀之人不得好死。

  而大刀铁马则一脸的平静,甚至他那粗糙坑洼的脸上还淡淡地扬起一丝微笑,他看着眼前那发出呜呜声音的男人,不,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将死之人,抽回了宝刀,鲜血瞬间随宝刀的离去而喷涌开来。

  时间仿佛在此刻进入了慢动作,圣手诧异地看着伤口,瞳孔在一点点扩散,他的余光看到见了王不哭怒吼的表情,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直至眼前一黑。

  王不哭看着自己心爱的部下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怒气涨红了他的脸,他颤抖的抬起手指着大刀铁马,“你、你、你……”

  连说了三声你,之后却气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大刀铁马则冷静地很,他转身对王不哭说:“王帮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这手下前几日无缘无故地杀死了我手下铁麻子,这事你可知道?”

  “放屁,我不知!我只知道你大刀铁马竟然敢在我的府内,杀死了我的手下!你简直是找死!”说完王不哭抽出宝剑便冲了上去。

  王不哭的手下看到圣手的死也早已是满腔怒火,现在王不哭率先冲了上去,大家也跟着一拥而上。

  瞬间曾安静无比的内堂,变得极度吵闹,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二人背对背,用出浑身解数,来抵挡攻势。

  二人且战且退,尽量靠近门口的方向,只见飞刀无情看准时机,袖内飞刀一出,瞬间便有几人胸口展开了血雾之花。

  说时迟那时快,飞刀无情回头看向大刀铁马,喊了一声走!二人便纵身一跳,逃到园中。

  飞刀无情到了园中以后,并未选择继续逃走,而是从火中取出竹筒,朝着天空放出了一道红光。

  红光之速虽不快,但足以将周围映入赤红之内,然就在这道红光即将下落之际,突然炸裂开来,分成无数个小的红光四散。

  原本安静的街道在红光消散的时候,开始变得吵闹了起来。无数壮汉,手持兵刃,将王府团团围住。另外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撞击王府的大门。

  果然不错所料,大刀铁马二人确实有备而来。这一下子整个王府变得无比的热闹。

  外面的人想要杀进来,里面人奋力抵抗。

  而王不哭和岭南四盗也向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发起了凶猛地攻势。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刀铁马二人的身上已经分别挂了彩,而王不哭则冷笑一声,锋芒毕现,一手华山剑法在他的运用下,处处杀机,滴水不漏。

  想到刚才他二人叫嚣的样子,王不哭的剑法越发的凶狠。丝毫想要在此结果了二人的性命。

  看着局势顺转直下,林玉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这次三方的算计中,没人真的胜出,但却又没有输家,可眼前这番场景若自己不出手,势必大刀铁马二人会陷入死境。

  林玉霄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些靠着一些武功在市井间生存的江湖人为了利益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至自己的性命于不顾。

  但他,林玉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倒在这血泊之中。

  林玉霄叹了一口气,说了句照顾好南宫兄,便抽出自己的黑色短刀,杀了进去。

  由于之前的虫蛊加强,现在的林玉霄内功深厚并且体魄强壮。

  只见他纵身一跃,跳到了双方之间,对王不哭说道:“王帮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之事确实是马兄有所得罪,希望王帮主大人有大量,放我等离开。”

  “哼!林兄弟好一个大人有大量,我要是量再大一些,估计今日我这王府便要血流成河了!林兄弟我看你与南宫兄弟是朋友,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恩怨,不然一会儿打起来刀剑无眼,要是伤到了林兄弟可就不好了。”

  话至如此,看来王不哭是不会退让了,林玉霄暗自叹了口气,今天他势必要站在大刀铁马这边,毕竟人是他请来帮忙的。

  而岭南四盗早就想要活动一下筋骨,看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四人一拥而上。

  今日的林玉霄早已今非昔比,他在江湖闯荡了这两年,明白了一个道理:话语权只掌握在强者的手中。

  所以他双目怒瞪,抽中黑曜宝刀,一跃而起。一式“春风渡玉关”斩向四人。

  岭南四盗看着他冲自己四人而来,不由得笑了,笑林玉霄的不自量力,笑他的以卵击石。

  一对四,林玉霄短刀迎击四把兵刃。

  轰的一声巨响,内力的比拼在此爆裂,只见岭南四盗如离弦的风筝,倒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人的丹田之气一阵翻腾,喉咙一紧,舌尖一甜,一口鲜血吐出。

  四人同时惊讶地看着站立在原地的少年。

  林玉霄一式破四盗,完全没有丝毫的破绽,身后的王不哭看到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他也无法同时击退岭南四盗,并且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他真的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起初若不是因为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的逼迫,单纯这几个小毛孩前来,他定不会为他们打开王府的大门。

  而林玉霄身后的二人则窃喜,因为当然夜里大战绿鳄人,他们已经见识过林玉霄的能耐,但是如今他们仍然暗自乍舌,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本事居然这么大。

  林玉霄持刀未动,他只是看着王不哭,再次笑道:“王帮主,你我皆是南宫兄的朋友,不如这件事就给林某人一个面子,放我们离开。”

  王不哭知道,人家这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他憋红了脸,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哈哈,当然,我们是朋友,自然要给足面子,大家都停手吧,让他们离开。”说完便转头背对着他们。

  林玉霄双手抱拳,说道:“谢王帮主!”便使了个眼色,让白羽生他们赶紧离开。

  只是这命运却总是喜欢与人玩笑,就在几人想要离开之时,忽然听到了几声惨叫,然后飞刀无情的几个手下从门外飞了进来,撞在石阶之上,气绝身亡!

  “今天我来了,你们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走!”门外之人说话声音沙哑却又有着一份威严。

  林玉霄眉头一紧,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仍然会节外生枝。

  王不哭听到声音后,瞬间转过头,眼睛一红,扑通跪倒在地,朝着门外连连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师傅,您终于来了。您要给徒弟做主啊。”

  这时一位身高五尺的老者缓缓地走进来,手持宝剑,一身湛蓝色布衣,头插红玉龙头簪。

  他的身后跟着四位小道童,同样一身湛蓝色布衣,手持宝剑。

  老者入门后,先是走向自己的徒弟将他扶起,叹了口气:“当初我就对二人说过,学艺不精,莫下山来。如今可好,你也真是丢尽了我华山派柳渝的脸呀。”

  听了他的话,王不哭再一次跪倒在恩师面前,说着徒儿知错了之类的话。

  柳渝摆了摆手,让他起来,便转头看向林玉霄等人道:“虽说我徒弟学艺不精,当毕竟是我华山派剑宗弟子,也不是什么市井的阿猫阿狗可以欺负的。”

  华山派主要分成两宗,剑宗与气宗。剑宗主修剑法、轻功,气宗则只修内功心法。

  多年来他们二宗在掌门叶九风的带领下越大光大门庭,华山派的江湖地位也越来越高。

  今天来的柳渝则是华山派剑宗宗主的四师弟,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威名。

  他此次前来许州,一是来替徒弟寻找凶手,二是来参加沈老爷子的大寿。

  柳渝的话,着实有些刺耳,背着南宫尚的张默听不下去了,居然回道:“哼,你那好徒弟绑了在下的好兄弟,我们只是来要人,怎么还成了我们的不是。”

  柳渝看了眼张默,说道:“你是何人啊?”

  “在下张默!”张默看不惯柳渝那套官僚做派,丝毫不畏惧地回敬道。

  “张默?”柳渝眼珠子一转,“莫非是铁拳北虎王一鸣的弟子?”

  “在下正是,敢问阁下与家师是旧相识?”听到柳渝提到了王一鸣,张默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哈哈哈哈,我与你家师何止是旧相识,凡是与张一鸣有交情的人,我都要将他们挫骨扬灰,来报答当年他对我的羞辱之恨!”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林玉霄等人经过几番周旋终于是在以和为贵的前提下,见到了南宫尚,自然心中窃喜。

  本以为事情到此也就告一段落,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大闹了王府,王不哭的面子肯定是折了,当然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也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而林玉霄等人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林玉霄最想看到的结果。

  圣手将双锤交于张默,便转身想要离开内堂,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路过大刀铁马身边的时候,大刀铁马突然发难,将手中宝刀握紧,猛然左脚一迈,跨到圣手身旁,寒光瞬间刺入他的身体。

  事发突然,在场所有的人都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而圣手更是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大刀铁马,这似乎就像是一种诅咒,诅咒着持刀之人不得好死。

  而大刀铁马则一脸的平静,甚至他那粗糙坑洼的脸上还淡淡地扬起一丝微笑,他看着眼前那发出呜呜声音的男人,不,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将死之人,抽回了宝刀,鲜血瞬间随宝刀的离去而喷涌开来。

  时间仿佛在此刻进入了慢动作,圣手诧异地看着伤口,瞳孔在一点点扩散,他的余光看到见了王不哭怒吼的表情,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直至眼前一黑。

  王不哭看着自己心爱的部下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怒气涨红了他的脸,他颤抖的抬起手指着大刀铁马,“你、你、你……”

  连说了三声你,之后却气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大刀铁马则冷静地很,他转身对王不哭说:“王帮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这手下前几日无缘无故地杀死了我手下铁麻子,这事你可知道?”

  “放屁,我不知!我只知道你大刀铁马竟然敢在我的府内,杀死了我的手下!你简直是找死!”说完王不哭抽出宝剑便冲了上去。

  王不哭的手下看到圣手的死也早已是满腔怒火,现在王不哭率先冲了上去,大家也跟着一拥而上。

  瞬间曾安静无比的内堂,变得极度吵闹,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二人背对背,用出浑身解数,来抵挡攻势。

  二人且战且退,尽量靠近门口的方向,只见飞刀无情看准时机,袖内飞刀一出,瞬间便有几人胸口展开了血雾之花。

  说时迟那时快,飞刀无情回头看向大刀铁马,喊了一声走!二人便纵身一跳,逃到园中。

  飞刀无情到了园中以后,并未选择继续逃走,而是从火中取出竹筒,朝着天空放出了一道红光。

  红光之速虽不快,但足以将周围映入赤红之内,然就在这道红光即将下落之际,突然炸裂开来,分成无数个小的红光四散。

  原本安静的街道在红光消散的时候,开始变得吵闹了起来。无数壮汉,手持兵刃,将王府团团围住。另外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撞击王府的大门。

  果然不错所料,大刀铁马二人确实有备而来。这一下子整个王府变得无比的热闹。

  外面的人想要杀进来,里面人奋力抵抗。

  而王不哭和岭南四盗也向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发起了凶猛地攻势。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刀铁马二人的身上已经分别挂了彩,而王不哭则冷笑一声,锋芒毕现,一手华山剑法在他的运用下,处处杀机,滴水不漏。

  想到刚才他二人叫嚣的样子,王不哭的剑法越发的凶狠。丝毫想要在此结果了二人的性命。

  看着局势顺转直下,林玉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这次三方的算计中,没人真的胜出,但却又没有输家,可眼前这番场景若自己不出手,势必大刀铁马二人会陷入死境。

  林玉霄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些靠着一些武功在市井间生存的江湖人为了利益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至自己的性命于不顾。

  但他,林玉霄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倒在这血泊之中。

  林玉霄叹了一口气,说了句照顾好南宫兄,便抽出自己的黑色短刀,杀了进去。

  由于之前的虫蛊加强,现在的林玉霄内功深厚并且体魄强壮。

  只见他纵身一跃,跳到了双方之间,对王不哭说道:“王帮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之事确实是马兄有所得罪,希望王帮主大人有大量,放我等离开。”

  “哼!林兄弟好一个大人有大量,我要是量再大一些,估计今日我这王府便要血流成河了!林兄弟我看你与南宫兄弟是朋友,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恩怨,不然一会儿打起来刀剑无眼,要是伤到了林兄弟可就不好了。”

  话至如此,看来王不哭是不会退让了,林玉霄暗自叹了口气,今天他势必要站在大刀铁马这边,毕竟人是他请来帮忙的。

  而岭南四盗早就想要活动一下筋骨,看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四人一拥而上。

  今日的林玉霄早已今非昔比,他在江湖闯荡了这两年,明白了一个道理:话语权只掌握在强者的手中。

  所以他双目怒瞪,抽中黑曜宝刀,一跃而起。一式“春风渡玉关”斩向四人。

  岭南四盗看着他冲自己四人而来,不由得笑了,笑林玉霄的不自量力,笑他的以卵击石。

  一对四,林玉霄短刀迎击四把兵刃。

  轰的一声巨响,内力的比拼在此爆裂,只见岭南四盗如离弦的风筝,倒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人的丹田之气一阵翻腾,喉咙一紧,舌尖一甜,一口鲜血吐出。

  四人同时惊讶地看着站立在原地的少年。

  林玉霄一式破四盗,完全没有丝毫的破绽,身后的王不哭看到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他也无法同时击退岭南四盗,并且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

  他真的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起初若不是因为飞刀无情和大刀铁马的逼迫,单纯这几个小毛孩前来,他定不会为他们打开王府的大门。

  而林玉霄身后的二人则窃喜,因为当然夜里大战绿鳄人,他们已经见识过林玉霄的能耐,但是如今他们仍然暗自乍舌,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的年轻人本事居然这么大。

  林玉霄持刀未动,他只是看着王不哭,再次笑道:“王帮主,你我皆是南宫兄的朋友,不如这件事就给林某人一个面子,放我们离开。”

  王不哭知道,人家这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他憋红了脸,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哈哈,当然,我们是朋友,自然要给足面子,大家都停手吧,让他们离开。”说完便转头背对着他们。

  林玉霄双手抱拳,说道:“谢王帮主!”便使了个眼色,让白羽生他们赶紧离开。

  只是这命运却总是喜欢与人玩笑,就在几人想要离开之时,忽然听到了几声惨叫,然后飞刀无情的几个手下从门外飞了进来,撞在石阶之上,气绝身亡!

  “今天我来了,你们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走!”门外之人说话声音沙哑却又有着一份威严。

  林玉霄眉头一紧,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仍然会节外生枝。

  王不哭听到声音后,瞬间转过头,眼睛一红,扑通跪倒在地,朝着门外连连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师傅,您终于来了。您要给徒弟做主啊。”

  这时一位身高五尺的老者缓缓地走进来,手持宝剑,一身湛蓝色布衣,头插红玉龙头簪。

  他的身后跟着四位小道童,同样一身湛蓝色布衣,手持宝剑。

  老者入门后,先是走向自己的徒弟将他扶起,叹了口气:“当初我就对二人说过,学艺不精,莫下山来。如今可好,你也真是丢尽了我华山派柳渝的脸呀。”

  听了他的话,王不哭再一次跪倒在恩师面前,说着徒儿知错了之类的话。

  柳渝摆了摆手,让他起来,便转头看向林玉霄等人道:“虽说我徒弟学艺不精,当毕竟是我华山派剑宗弟子,也不是什么市井的阿猫阿狗可以欺负的。”

  华山派主要分成两宗,剑宗与气宗。剑宗主修剑法、轻功,气宗则只修内功心法。

  多年来他们二宗在掌门叶九风的带领下越大光大门庭,华山派的江湖地位也越来越高。

  今天来的柳渝则是华山派剑宗宗主的四师弟,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威名。

  他此次前来许州,一是来替徒弟寻找凶手,二是来参加沈老爷子的大寿。

  柳渝的话,着实有些刺耳,背着南宫尚的张默听不下去了,居然回道:“哼,你那好徒弟绑了在下的好兄弟,我们只是来要人,怎么还成了我们的不是。”

  柳渝看了眼张默,说道:“你是何人啊?”

  “在下张默!”张默看不惯柳渝那套官僚做派,丝毫不畏惧地回敬道。

  “张默?”柳渝眼珠子一转,“莫非是铁拳北虎王一鸣的弟子?”

  “在下正是,敢问阁下与家师是旧相识?”听到柳渝提到了王一鸣,张默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哈哈哈哈,我与你家师何止是旧相识,凡是与张一鸣有交情的人,我都要将他们挫骨扬灰,来报答当年他对我的羞辱之恨!”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