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疏疏月又西194如愿

职场故事 阅读(700)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范美娟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屑,他压制着自己的所有情绪,对着范美娟微笑。他想打消范美娟对夏智勇抱着的希望,但同时他又怕范美娟不会信服自己的理由。他下意识地揉自己的额头。

  范美娟盯着苏子卿的脸看,她觉得苏子卿不过是个和远寒年岁相仿的孩子而已。苏子卿的家境极好,在顺境中长大的孩子,没有经过什么风浪。

  范美娟叹息,她近来愈觉得孙志刚的儿女不及乔远寒。她和孙志刚的儿女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他们的人生都被孙志刚安排好,家里出了事情,他们都出不上什么主意。她也试图和乔远寒谈解决办法,乔远寒却巴不得孙志刚早日受到惩罚。

  苏长海和孙志刚以前来往甚密,无非都是围绕着夏智勇。范美娟想到这里,看着苏子卿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就只是谈这些?”

  苏子卿笑了:“阿姨,我们不能站在大街上谈吧?”

  范美娟和苏子卿就近找了一家茶秀,苏子卿刻意要了一个包间:“阿姨喜欢喝什么茶?”

  “我这个人平日对喝茶没有什么讲究,就喝铁观音吧!也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观音?”范美娟弦外有音。

  苏子卿听懂范美娟的弦外之音,他细长的眼睛笑成弧线:“阿姨,比我的社会阅历多得多,你也信观音?这世间利来利往,墙欲倒,众人推,袖手旁观者已是有仁慈之心的。”

  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了笑:“推墙也要看推的什么墙?你听过伙墙吗?在农村有两家人共用一堵墙的,墙快倒的时候,两家人都会竭尽全力支撑和维修这堵墙!这样风雨才不会入侵。”

  苏子卿低下头喝茶。范美娟这一句话,堵死了自己要说的话。范美娟的言外之意是,孙志刚和夏智勇就是所谓的“伙墙”,他们有许多的事情都是共同而为。夏智勇不会不管孙志刚。

  苏子卿端起茶杯大口地喝茶。他心底不得不佩服夏智勇,夏智勇的驭人之术果然厉害。他放弃了拉拢范美娟,他只是和范美娟客套地聊了几句,便告辞。范美娟现在搞不清楚,苏子卿的真实目的。

  苏子卿并没有急着回户县,他开着车到了文艺路,他想看看姜寒云再回去。

  苏子卿到了文艺路,这条街上的人相对多些。昨夜的雪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夕阳的光被风摇碎,落得到处都是。

  姜寒云这会儿坐在店门口,给人做着裤边。她微微低着头,手指如舞着般:“您稍等,很快会好的。”

  “你这里做条裤子多少钱?”男人弓着腰,歪着脑袋看姜寒云。

  “十五块钱。”姜寒云低着头,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色眯眯的目光。

  苏子卿下了车走到男人身旁,他的手在男人肩上拍了拍:“有你这样看人的吗?”

  男人很不好意思地笑着,他把做裤边钱交给寒云,拿着自家刚做好裤边的裤子,也不让寒云帮他熨平,迅速离开。

  姜寒云忙把苏子卿让进自己店里面。她给苏子卿倒了茶水:“子卿,叶媚姐上班去了吗?”

  苏子卿点了点头:“我提拔她当我的秘书了。她现在的工作很忙,暂时不会到你这里来。”他怕寒云担心叶媚:“你现在是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晚上早点关店门,早上不要开门太早。”

  “嗯,谢谢你。”姜寒云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答。

  苏子卿沉默了一会儿:“师傅,我让你很不舒服吗?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让你……”他不由自主地问姜寒云,他承认在喜欢寒云这件事上,他无法理智。

  ”苏子卿,其实你很好,但是你的好不是我喜欢的好。”姜寒云又想提叶媚,但她看苏子卿的脸色很差便没有再提。

  “嗯,知道了。师傅,改天,我会带我未婚妻来看你,你给她量量尺寸,记得设计婚纱的事情。”苏子卿怔了一会儿才说话,他话音刚落,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竟然是夏沫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会儿,那电话挂断了。他刚张口要和寒云再说话时,手机又响了。

  “师傅,我公司里有事,我先走了。”苏子卿站起来,他还是不放心寒云:“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号码,你若有事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来帮你。”他留的是小孙的电话。

  苏子卿匆忙走到车旁摁了接听:“夏沫,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苏子卿,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说说话。”夏沫唉声叹气。

  “你应该和王梓说说话,我得陪我未婚妻!”苏子卿很不耐烦。

  “苏子卿,你给我帮一个忙,找一个叫叶媚的贱女人!”夏沫很着急地说:“我今天喝醉了酒,胡乱说了话,被这个疯子拿去公安局说事了!”她已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消息。

  “是吗?那你是被抓了?判死刑了吗?”苏子卿现在不止是讨厌夏沫,他觉出夏沫的可憎。

  “苏子卿,你说这句话真亏了我们过去的情分,我以为你会安慰安慰我!”夏沫有些感伤。

  “我是商人,你要和我做生意可以。安慰你这事,我干不了。”苏子卿一口回绝:“你叔叔不是无所不能吗?这样的小事还用和我说?”

  “苏子卿,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帮帮我。我现在有家,有孩子。我女儿身体不好,我得陪着她。”夏沫几乎要哭了。

  苏子卿叹息:“你不是一直陪在你女儿身边吗?”

  夏沫哭了出来:“苏子卿,你帮帮我。”

  “你叔叔呢?”苏子卿坐上了车。

  “我下午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夏沫如实说了出来。夏智勇中午臭骂了夏沫一顿。夏沫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事情,是夏智勇告诉她的。夏智勇说,要尽快找到叶媚,免得事态扩大,影响不好。

  “夏沫,我这边还有事情,等我忙完了帮你找叶媚。”苏子卿挂了电话,迅速回户县。

  苏子卿到户县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四十分,他先到了总公司。他确定叶媚在公司的职工宿舍后,才回了自己办公室给黄岚的父亲打电话:“黄叔好。”

  “子卿啊,你找岚岚吗?”黄岚的父亲随口问。

  “黄叔,我找夏智勇说事情,可是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我想问一下您,他是出差去了吗?”苏子卿不敢问得太直白。

  “夏智勇下午刚给我们开完工作会议,被几个人带走了。并且直接指派了新的领导。”黄岚的父亲直叹息:“你最近还是不要给他打电话了。”

  苏子卿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期盼着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他竟有些懵。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次被调查,绝对不会再包庇夏智勇。有许多事情和自己递交的资料对上了?那么这次的事情是自己父亲多想了?并不是夏智勇的阴谋而是……

  夏智勇这边的事情,再过一周该会被许多人知道,那时会是叶媚的好时机。到那时夏沫失去了保护伞……

  苏子卿靠在椅子上想着,他觉得“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真好!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3.0

  2019.07.31 06:14

  字数 2407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范美娟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屑,他压制着自己的所有情绪,对着范美娟微笑。他想打消范美娟对夏智勇抱着的希望,但同时他又怕范美娟不会信服自己的理由。他下意识地揉自己的额头。

  范美娟盯着苏子卿的脸看,她觉得苏子卿不过是个和远寒年岁相仿的孩子而已。苏子卿的家境极好,在顺境中长大的孩子,没有经过什么风浪。

  范美娟叹息,她近来愈觉得孙志刚的儿女不及乔远寒。她和孙志刚的儿女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他们的人生都被孙志刚安排好,家里出了事情,他们都出不上什么主意。她也试图和乔远寒谈解决办法,乔远寒却巴不得孙志刚早日受到惩罚。

  苏长海和孙志刚以前来往甚密,无非都是围绕着夏智勇。范美娟想到这里,看着苏子卿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就只是谈这些?”

  苏子卿笑了:“阿姨,我们不能站在大街上谈吧?”

  范美娟和苏子卿就近找了一家茶秀,苏子卿刻意要了一个包间:“阿姨喜欢喝什么茶?”

  “我这个人平日对喝茶没有什么讲究,就喝铁观音吧!也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观音?”范美娟弦外有音。

  苏子卿听懂范美娟的弦外之音,他细长的眼睛笑成弧线:“阿姨,比我的社会阅历多得多,你也信观音?这世间利来利往,墙欲倒,众人推,袖手旁观者已是有仁慈之心的。”

  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了笑:“推墙也要看推的什么墙?你听过伙墙吗?在农村有两家人共用一堵墙的,墙快倒的时候,两家人都会竭尽全力支撑和维修这堵墙!这样风雨才不会入侵。”

  苏子卿低下头喝茶。范美娟这一句话,堵死了自己要说的话。范美娟的言外之意是,孙志刚和夏智勇就是所谓的“伙墙”,他们有许多的事情都是共同而为。夏智勇不会不管孙志刚。

  苏子卿端起茶杯大口地喝茶。他心底不得不佩服夏智勇,夏智勇的驭人之术果然厉害。他放弃了拉拢范美娟,他只是和范美娟客套地聊了几句,便告辞。范美娟现在搞不清楚,苏子卿的真实目的。

  苏子卿并没有急着回户县,他开着车到了文艺路,他想看看姜寒云再回去。

  苏子卿到了文艺路,这条街上的人相对多些。昨夜的雪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夕阳的光被风摇碎,落得到处都是。

  姜寒云这会儿坐在店门口,给人做着裤边。她微微低着头,手指如舞着般:“您稍等,很快会好的。”

  “你这里做条裤子多少钱?”男人弓着腰,歪着脑袋看姜寒云。

  “十五块钱。”姜寒云低着头,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色眯眯的目光。

  苏子卿下了车走到男人身旁,他的手在男人肩上拍了拍:“有你这样看人的吗?”

  男人很不好意思地笑着,他把做裤边钱交给寒云,拿着自家刚做好裤边的裤子,也不让寒云帮他熨平,迅速离开。

  姜寒云忙把苏子卿让进自己店里面。她给苏子卿倒了茶水:“子卿,叶媚姐上班去了吗?”

  苏子卿点了点头:“我提拔她当我的秘书了。她现在的工作很忙,暂时不会到你这里来。”他怕寒云担心叶媚:“你现在是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晚上早点关店门,早上不要开门太早。”

  “嗯,谢谢你。”姜寒云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答。

  苏子卿沉默了一会儿:“师傅,我让你很不舒服吗?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让你……”他不由自主地问姜寒云,他承认在喜欢寒云这件事上,他无法理智。

  ”苏子卿,其实你很好,但是你的好不是我喜欢的好。”姜寒云又想提叶媚,但她看苏子卿的脸色很差便没有再提。

  “嗯,知道了。师傅,改天,我会带我未婚妻来看你,你给她量量尺寸,记得设计婚纱的事情。”苏子卿怔了一会儿才说话,他话音刚落,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竟然是夏沫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会儿,那电话挂断了。他刚张口要和寒云再说话时,手机又响了。

  “师傅,我公司里有事,我先走了。”苏子卿站起来,他还是不放心寒云:“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号码,你若有事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来帮你。”他留的是小孙的电话。

  苏子卿匆忙走到车旁摁了接听:“夏沫,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苏子卿,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说说话。”夏沫唉声叹气。

  “你应该和王梓说说话,我得陪我未婚妻!”苏子卿很不耐烦。

  “苏子卿,你给我帮一个忙,找一个叫叶媚的贱女人!”夏沫很着急地说:“我今天喝醉了酒,胡乱说了话,被这个疯子拿去公安局说事了!”她已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消息。

  “是吗?那你是被抓了?判死刑了吗?”苏子卿现在不止是讨厌夏沫,他觉出夏沫的可憎。

  “苏子卿,你说这句话真亏了我们过去的情分,我以为你会安慰安慰我!”夏沫有些感伤。

  “我是商人,你要和我做生意可以。安慰你这事,我干不了。”苏子卿一口回绝:“你叔叔不是无所不能吗?这样的小事还用和我说?”

  “苏子卿,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帮帮我。我现在有家,有孩子。我女儿身体不好,我得陪着她。”夏沫几乎要哭了。

  苏子卿叹息:“你不是一直陪在你女儿身边吗?”

  夏沫哭了出来:“苏子卿,你帮帮我。”

  “你叔叔呢?”苏子卿坐上了车。

  “我下午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夏沫如实说了出来。夏智勇中午臭骂了夏沫一顿。夏沫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事情,是夏智勇告诉她的。夏智勇说,要尽快找到叶媚,免得事态扩大,影响不好。

  “夏沫,我这边还有事情,等我忙完了帮你找叶媚。”苏子卿挂了电话,迅速回户县。

  苏子卿到户县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四十分,他先到了总公司。他确定叶媚在公司的职工宿舍后,才回了自己办公室给黄岚的父亲打电话:“黄叔好。”

  “子卿啊,你找岚岚吗?”黄岚的父亲随口问。

  “黄叔,我找夏智勇说事情,可是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我想问一下您,他是出差去了吗?”苏子卿不敢问得太直白。

  “夏智勇下午刚给我们开完工作会议,被几个人带走了。并且直接指派了新的领导。”黄岚的父亲直叹息:“你最近还是不要给他打电话了。”

  苏子卿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期盼着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他竟有些懵。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次被调查,绝对不会再包庇夏智勇。有许多事情和自己递交的资料对上了?那么这次的事情是自己父亲多想了?并不是夏智勇的阴谋而是……

  夏智勇这边的事情,再过一周该会被许多人知道,那时会是叶媚的好时机。到那时夏沫失去了保护伞……

  苏子卿靠在椅子上想着,他觉得“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真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范美娟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屑,他压制着自己的所有情绪,对着范美娟微笑。他想打消范美娟对夏智勇抱着的希望,但同时他又怕范美娟不会信服自己的理由。他下意识地揉自己的额头。

  范美娟盯着苏子卿的脸看,她觉得苏子卿不过是个和远寒年岁相仿的孩子而已。苏子卿的家境极好,在顺境中长大的孩子,没有经过什么风浪。

  范美娟叹息,她近来愈觉得孙志刚的儿女不及乔远寒。她和孙志刚的儿女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他们的人生都被孙志刚安排好,家里出了事情,他们都出不上什么主意。她也试图和乔远寒谈解决办法,乔远寒却巴不得孙志刚早日受到惩罚。

  苏长海和孙志刚以前来往甚密,无非都是围绕着夏智勇。范美娟想到这里,看着苏子卿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你今天来找我不会就只是谈这些?”

  苏子卿笑了:“阿姨,我们不能站在大街上谈吧?”

  范美娟和苏子卿就近找了一家茶秀,苏子卿刻意要了一个包间:“阿姨喜欢喝什么茶?”

  “我这个人平日对喝茶没有什么讲究,就喝铁观音吧!也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观音?”范美娟弦外有音。

  苏子卿听懂范美娟的弦外之音,他细长的眼睛笑成弧线:“阿姨,比我的社会阅历多得多,你也信观音?这世间利来利往,墙欲倒,众人推,袖手旁观者已是有仁慈之心的。”

  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了笑:“推墙也要看推的什么墙?你听过伙墙吗?在农村有两家人共用一堵墙的,墙快倒的时候,两家人都会竭尽全力支撑和维修这堵墙!这样风雨才不会入侵。”

  苏子卿低下头喝茶。范美娟这一句话,堵死了自己要说的话。范美娟的言外之意是,孙志刚和夏智勇就是所谓的“伙墙”,他们有许多的事情都是共同而为。夏智勇不会不管孙志刚。

  苏子卿端起茶杯大口地喝茶。他心底不得不佩服夏智勇,夏智勇的驭人之术果然厉害。他放弃了拉拢范美娟,他只是和范美娟客套地聊了几句,便告辞。范美娟现在搞不清楚,苏子卿的真实目的。

  苏子卿并没有急着回户县,他开着车到了文艺路,他想看看姜寒云再回去。

  苏子卿到了文艺路,这条街上的人相对多些。昨夜的雪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夕阳的光被风摇碎,落得到处都是。

  姜寒云这会儿坐在店门口,给人做着裤边。她微微低着头,手指如舞着般:“您稍等,很快会好的。”

  “你这里做条裤子多少钱?”男人弓着腰,歪着脑袋看姜寒云。

  “十五块钱。”姜寒云低着头,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色眯眯的目光。

  苏子卿下了车走到男人身旁,他的手在男人肩上拍了拍:“有你这样看人的吗?”

  男人很不好意思地笑着,他把做裤边钱交给寒云,拿着自家刚做好裤边的裤子,也不让寒云帮他熨平,迅速离开。

  姜寒云忙把苏子卿让进自己店里面。她给苏子卿倒了茶水:“子卿,叶媚姐上班去了吗?”

  苏子卿点了点头:“我提拔她当我的秘书了。她现在的工作很忙,暂时不会到你这里来。”他怕寒云担心叶媚:“你现在是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晚上早点关店门,早上不要开门太早。”

  “嗯,谢谢你。”姜寒云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答。

  苏子卿沉默了一会儿:“师傅,我让你很不舒服吗?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让你……”他不由自主地问姜寒云,他承认在喜欢寒云这件事上,他无法理智。

  ”苏子卿,其实你很好,但是你的好不是我喜欢的好。”姜寒云又想提叶媚,但她看苏子卿的脸色很差便没有再提。

  “嗯,知道了。师傅,改天,我会带我未婚妻来看你,你给她量量尺寸,记得设计婚纱的事情。”苏子卿怔了一会儿才说话,他话音刚落,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竟然是夏沫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会儿,那电话挂断了。他刚张口要和寒云再说话时,手机又响了。

  “师傅,我公司里有事,我先走了。”苏子卿站起来,他还是不放心寒云:“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号码,你若有事就打这个电话,会有人来帮你。”他留的是小孙的电话。

  苏子卿匆忙走到车旁摁了接听:“夏沫,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苏子卿,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说说话。”夏沫唉声叹气。

  “你应该和王梓说说话,我得陪我未婚妻!”苏子卿很不耐烦。

  “苏子卿,你给我帮一个忙,找一个叫叶媚的贱女人!”夏沫很着急地说:“我今天喝醉了酒,胡乱说了话,被这个疯子拿去公安局说事了!”她已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消息。

  “是吗?那你是被抓了?判死刑了吗?”苏子卿现在不止是讨厌夏沫,他觉出夏沫的可憎。

  “苏子卿,你说这句话真亏了我们过去的情分,我以为你会安慰安慰我!”夏沫有些感伤。

  “我是商人,你要和我做生意可以。安慰你这事,我干不了。”苏子卿一口回绝:“你叔叔不是无所不能吗?这样的小事还用和我说?”

  “苏子卿,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帮帮我。我现在有家,有孩子。我女儿身体不好,我得陪着她。”夏沫几乎要哭了。

  苏子卿叹息:“你不是一直陪在你女儿身边吗?”

  夏沫哭了出来:“苏子卿,你帮帮我。”

  “你叔叔呢?”苏子卿坐上了车。

  “我下午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无法接通。”夏沫如实说了出来。夏智勇中午臭骂了夏沫一顿。夏沫得知叶媚去公安局的事情,是夏智勇告诉她的。夏智勇说,要尽快找到叶媚,免得事态扩大,影响不好。

  “夏沫,我这边还有事情,等我忙完了帮你找叶媚。”苏子卿挂了电话,迅速回户县。

  苏子卿到户县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四十分,他先到了总公司。他确定叶媚在公司的职工宿舍后,才回了自己办公室给黄岚的父亲打电话:“黄叔好。”

  “子卿啊,你找岚岚吗?”黄岚的父亲随口问。

  “黄叔,我找夏智勇说事情,可是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我想问一下您,他是出差去了吗?”苏子卿不敢问得太直白。

  “夏智勇下午刚给我们开完工作会议,被几个人带走了。并且直接指派了新的领导。”黄岚的父亲直叹息:“你最近还是不要给他打电话了。”

  苏子卿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期盼着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他竟有些懵。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次被调查,绝对不会再包庇夏智勇。有许多事情和自己递交的资料对上了?那么这次的事情是自己父亲多想了?并不是夏智勇的阴谋而是……

  夏智勇这边的事情,再过一周该会被许多人知道,那时会是叶媚的好时机。到那时夏沫失去了保护伞……

  苏子卿靠在椅子上想着,他觉得“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