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想要迅速毁掉一个人,给他一个堕落平庸的理由就够了

职场故事 阅读(598)

  2019-08-18 18:23:27 趣趣搞笑说

  明明下定了决心早睡,结果一拿起手机就刷到了凌晨2、3点;每天都在告诉自己要减肥,话音未落,甜食已经到了嘴边;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周末要健身,回过神来,正在和朋友聚餐。

  为什么我们会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底线和约定?为何我们总是心甘情愿的颓废和堕落?

  

  合理化

  因为我们给了自己太多的理由,我们总是喜欢为自己的懒惰开脱,比如,明天应该去健身房,结果我的大脑里闪过了休息一天的想法,随后我脑补了各种理由,告诉自己休息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们不过是在试图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罢了。

  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当我们的行为不符合自我期待和社会规范时,我们便需要一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和过失,以此来掩饰自己受到的“伤害”,降低罪恶感,这里的伤害强调的是自尊层面。

  我们的一切论据和情感都是为了告诉自己,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们可能会告诉自己,明天用跑步来代替健身。这个过程中,我们将自己推到了一个舒适的载体之中,我们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其实,更低的要求同样难以实现,最后可能连跑步都省了。

  

  局部生境效应

  从心理学角度看,想迅速的毁掉一个人,只需要给他一个堕落平庸的理由就足够了。因为这些堕落平庸的理由可以营造出一种舒适区。正如局部生境效应(Flowerpots effect),那些长期在舒适安全的“花盆”中生长的“花”,一旦离开“花盆”就会陷入平庸。

  年轻人初出茅庐的时候都是充满斗志的,但是如果让一个充满激情的人每天重复一些简单的工作,时间一长,他会忘记提升自己的重要性,会永远停留在原来的那个“花盆”里。

  如何让一个充满梦想的人堕落?为他准备一个舒适的“花盆”就够了,因为人性,他最开始很难拒绝,并且时间一长,他也就很难再次站起来了。一个人如果停止了学习、固步自封,将自己束缚在一块舒适区内,只会越来越平庸。

  作家李尚龙笑谈:“在当代都市里,毁掉一个人的方式非常简单。给他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再给他一根网线,记得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他开始废了。”

  

  沦为情绪的奴隶

  那些心智坚定的人能够掌控自己的情绪,做生活的主人,而那些轻易便堕落的人则是情绪的奴隶,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活缺乏掌控力、决策力。

  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有一个经典的论断:生活中的事情,只有百分之十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的,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取决于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来决定的。因此,一个人如果常常深陷情绪当中无法自拔,这个人就是最容易被摧毁的那一批。

  

  有的人会认为,此文的观点过于狭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追求伟大,那些甘于平庸的人又如何呢?

  每个人成功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人能定义你的生活,即使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平庸,你可能生活得很快乐。真正堕落平庸的人其实是那些无法找到自己的人。

  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kson)认为,自我认同是人生最重要的任务,苏格拉底也曾探讨过认识自己的重要性。问大家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总会觉得迷茫?

  其实是因为他们不够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当一个人有了完整良好的“自我认同”后,他对于自己的优缺点,未来的方向,和自己与社会的联系,将产生一种相对稳定且持续的认知。

  然而自我认同的形成是复杂多变的,只有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后,我们才会找到那些我们信仰的理想,以及我们真正认同的价值。

  

  一个能被轻易摧毁的人必然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一个平凡的理由就能让他们陷入堕落平庸,原因在于他们习惯于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将自己置身于舒适区,最终在安逸中堕落。

  金字塔的顶端只能站下少数人,而被淹没的芸芸众生大多不得不面对自己逐渐平庸的事实,如果你想要摆脱这一切,唯有拒绝那些使人堕落平庸的理由。

  明明下定了决心早睡,结果一拿起手机就刷到了凌晨2、3点;每天都在告诉自己要减肥,话音未落,甜食已经到了嘴边;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周末要健身,回过神来,正在和朋友聚餐。

  为什么我们会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底线和约定?为何我们总是心甘情愿的颓废和堕落?

  

  合理化

  因为我们给了自己太多的理由,我们总是喜欢为自己的懒惰开脱,比如,明天应该去健身房,结果我的大脑里闪过了休息一天的想法,随后我脑补了各种理由,告诉自己休息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们不过是在试图合理化自己的行为罢了。

  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当我们的行为不符合自我期待和社会规范时,我们便需要一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和过失,以此来掩饰自己受到的“伤害”,降低罪恶感,这里的伤害强调的是自尊层面。

  我们的一切论据和情感都是为了告诉自己,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们可能会告诉自己,明天用跑步来代替健身。这个过程中,我们将自己推到了一个舒适的载体之中,我们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其实,更低的要求同样难以实现,最后可能连跑步都省了。

  

  局部生境效应

  从心理学角度看,想迅速的毁掉一个人,只需要给他一个堕落平庸的理由就足够了。因为这些堕落平庸的理由可以营造出一种舒适区。正如局部生境效应(Flowerpots effect),那些长期在舒适安全的“花盆”中生长的“花”,一旦离开“花盆”就会陷入平庸。

  年轻人初出茅庐的时候都是充满斗志的,但是如果让一个充满激情的人每天重复一些简单的工作,时间一长,他会忘记提升自己的重要性,会永远停留在原来的那个“花盆”里。

  如何让一个充满梦想的人堕落?为他准备一个舒适的“花盆”就够了,因为人性,他最开始很难拒绝,并且时间一长,他也就很难再次站起来了。一个人如果停止了学习、固步自封,将自己束缚在一块舒适区内,只会越来越平庸。

  作家李尚龙笑谈:“在当代都市里,毁掉一个人的方式非常简单。给他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再给他一根网线,记得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他开始废了。”

  

  沦为情绪的奴隶

  那些心智坚定的人能够掌控自己的情绪,做生活的主人,而那些轻易便堕落的人则是情绪的奴隶,他们对于自己的生活缺乏掌控力、决策力。

  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有一个经典的论断:生活中的事情,只有百分之十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的,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取决于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来决定的。因此,一个人如果常常深陷情绪当中无法自拔,这个人就是最容易被摧毁的那一批。

  

  有的人会认为,此文的观点过于狭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追求伟大,那些甘于平庸的人又如何呢?

  每个人成功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人能定义你的生活,即使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平庸,你可能生活得很快乐。真正堕落平庸的人其实是那些无法找到自己的人。

  心理学家埃里克森(Erikson)认为,自我认同是人生最重要的任务,苏格拉底也曾探讨过认识自己的重要性。问大家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总会觉得迷茫?

  其实是因为他们不够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当一个人有了完整良好的“自我认同”后,他对于自己的优缺点,未来的方向,和自己与社会的联系,将产生一种相对稳定且持续的认知。

  然而自我认同的形成是复杂多变的,只有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后,我们才会找到那些我们信仰的理想,以及我们真正认同的价值。

  

  一个能被轻易摧毁的人必然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一个平凡的理由就能让他们陷入堕落平庸,原因在于他们习惯于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将自己置身于舒适区,最终在安逸中堕落。

  金字塔的顶端只能站下少数人,而被淹没的芸芸众生大多不得不面对自己逐渐平庸的事实,如果你想要摆脱这一切,唯有拒绝那些使人堕落平庸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