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职场故事 阅读(583)

  加德满都 是灰色的,而 博卡拉 是绿色的。仅是100公里外,却如此截然不同。 博卡拉 是一座并不大的小城,仅存在记忆中的也只有一 汪清 澈动人的费瓦湖和那若隐若现的鱼尾峰。但这在布满灰尘与雾霾的喜马拉雅山谷中却是绝对独特的清新之地了。

  推开清晨的门窗,熹微中透着凉意,前一日的云层终于散开,鱼尾峰的真容终于展露。这似乎已然成为了在 博卡拉 必须要了却的心愿。

  在我看来,雪山是 尼泊尔 的灵魂。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传说,对自然的征服野心,成为了信仰巅峰的勇者心中的执念,于是人们从世界各地纷纷赶到雪山脚下,实现心中的日月。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费瓦湖成就了 博卡拉 , 博卡拉 成就了雪域高原上的奇迹。喜马拉雅山谷中的漫漫尘埃在 博卡拉 突然停滞不前,将宁静与清新留给了 博卡拉 ,仿佛一道无形的屏障,留下了一片独特的天地。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小城看点并不多,是登山者的补给站,疲惫行者的终点,诗人与歌手的港湾。山的一侧,低矮秀气的楼宇围绕着小城中心与费瓦湖畔。地震并未给 博卡拉 造成太大影响,这也更加深化了世外 桃源 的名声。

  1952年 瑞士 探险家Tonitagen最先来到这里。接着,这位孤独的探险者离开了,接踵而至来到 博卡拉的西方人是一群嬉皮士,当时是20世纪70年代。景色美丽、生活节奏缓慢和拥有丰富大麻资源的 博卡拉 为他们的 南亚 陆路旅行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从此,这里迅速发展了起来。到了20世纪80年代,这里变成现代化的山区度假胜地,有上百家宾馆、商铺、酒吧和餐馆。于是,成就了今日的 博卡拉 。喧嚣未满,孤独不止。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清晨登上客栈的 天台 ,吸收着晨光流露出的清 新和 煦,经过连日来的阴雨,天际终于迎来了难得的笑颜。白雪皑皑的鱼尾峰渐渐在 博卡拉 冬日的清晨显露出雄姿倩影, 博卡拉 似乎瞬间在山谷中放出了光芒,就好比这似乎才是 博卡拉 的样子。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尘埃的尽头——加德满都是灰色的

  客栈的老板娘是个土生土长的 上海 女生Seraph,在 尼泊尔 旅行时徒步ABC认识了他的向导,于是便如故事里那般,他成为了她的爱人、丈夫、孩子的父亲,也成为了Seraph留在 博卡拉 的理由。

  Seraph有着 上海 生意人的精明能干,这也成就了她在鱼尾峰下的蒸蒸事业;同时,她有着 中国 姑娘特有的热心与亲近。